返回

名侦探修炼手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三个小时,生死一线(下)
    就在这时,只见周言一秒入戏,直接就大呼小叫的:“妈呀!那群要债的来了,怎么办,啊啊啊......”
    林溪皱着眉,看着在黑暗中傻了吧唧嚷嚷的周言,一时之间似乎真的觉得,这家伙的病没好利索。
    周言入戏很深,正嚷嚷着,突然,他好像是在地上摸到了什么。
    “啊!锁头!”周言无比浮夸的喊道,赶紧冲到门前,用锁将大门从内部锁上。
    这大门的里侧和外侧不一样,并不是那种【门栓】的设计,只是一左一右,镶嵌着两个铁扣,只要将锁头从中穿过,就算是锁上了。
    做完了这一套之后,门外的人就正好开始撞门了。
    一边撞还一边喊:“咋回事,打不开呢”
    “妈的,那俩人把门从里边锁上了!”
    “开门!开门!不然有你好瞧的!”
    林溪揉了揉太阳穴,她听出来了,外面叫唤的,就是那两个警卫。
    “搞什么,只是个场景复原,需要演的这么认真么?”
    她无奈的想着。
    过了一会,外面那俩戏精好像是也演够了,将门栓从外面一锁,骂骂咧咧的就走了,临走时,还不忘嚷了句:“等着明天的,老子找个电锯,看我进去怎么收拾你们!”
    到了这会儿,这个双重密室就算是形成了。
    周言很满意,接下来,他又往林溪的方向凑了凑。
    话说这仓库虽然有门缝透进来的一点光线,但是只能照到门口的一小块,里面还是很黑,所以周言双手下意识的往前摸索,无意间,他碰到了林溪的身体。
    具体他也不知道碰到哪了,只是感觉到,在对方看似柔软的身体下,肌肉结实得有点超乎自己想象......他赶紧将手缩回来。
    “然后呢?”林溪好在也没有在意,她问道。
    “现在要债的人走了,按照案卷上的记录,你在紧张和醉酒的状态下,很快就睡了过去。”
    “所以......我现在要睡觉?”
    “那倒不必。”周言说着,掏出了布袋子:“但是你需要带上这个。”
    林溪皱了皱眉,她当然不怕周言跑掉,不过还是犹豫了一小会儿:“你真的能证明自己是无辜的?”
    “还不确定,但是我会努力。”周言很诚实的回答。
    “那祝你好运。”林溪看似随意的说道,然后很配合的戴上了布袋。
    ......
    黑暗中,林溪听到了周围有一些窸窸窣窣,叮叮咣咣的声音。
    她很是好奇,有几次,她想要拿掉布袋,看看这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但是她没有......既然说了要配合,那就应该按照对方的要求去做,甚至于,她都努力的不去听那些声音,毕竟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在惊恐中昏睡过去的人。
    当然了,她之所以这么配合,除了职业素养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她对这个案件也存有疑惑。
    也许在其他人的眼里,这个案件已经尘埃落定了,但是如果从一个侦探的眼光来看,这个案件还有一些微妙的细节没有搞清楚。
    比如动机......虽然说一个醉汉在紧张的情况下杀人,是可以说得通的,但是这毕竟是小几率事件。如果非要将这个当做动机,那单单凭借陈浩提出的那些证据,显得有点单薄。
    还有那些要债人的行为,看起来虽然都合情合理,但是却透着一股子别扭。
    而最关键的,还是陈浩对于这个案件的态度。
    自信,这是一个合格侦探应该拥有的素质,但是陈浩表现得似乎是过于自信了些。
    所以林溪的心里,总是有个疙瘩,她觉得这个案件似乎并不是看上去这么简单。事后,她也试图越过陈浩,去调查一下这个案子,但是很不幸的是,这个案子的接手人员只有陈浩一人,而她自己,只是扮演了一个‘侦探的助手’一般的角色。
    所以,她一直没有办法接触这个案子,时间一拖再拖,眼看着,所有的事情就即将随着囚犯的死刑,永远掩埋在厚重的案宗之中了。
    可是没想到,这个叫周言的家伙,突然的就自己跳了出来!
    并且,他似乎还真的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这个家伙......”林溪就这么想着,突然,他听到了一阵刺耳的嗡鸣声。
    而伴随着这声音,还有几个人的大喊大叫:“哈哈哈——老子拿到电锯了,看一会你们俩还往哪躲?”
    紧接着,就是电锯与铁器激烈接触的声音。
    到了这个时候,林溪自然是也不会再带着头罩了,她一把将布袋子扯下来。
    在昏暗的仓库内,她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一般的,震惊的盯着躺在地上的那个人。
    就算是再看不清,他也知道,这个人肯定不是周言......而是那两名随行警卫中的一个!
    此时,这警卫正平躺在地上,双手握在胸前,那手中,还立着根木棍,似乎是在代表那根作为凶器的铁钎子!
    “周言呢?”林溪有些茫然的望向四周,然而就像是之前说的,这个仓库太小了,根本就没有能藏人的地方。
    就在这时———“哐”的一声,门被踹开了,门外的阳光射了进来。
    林溪下意识的望了过去。
    几个人影站在门外......
    其中周言穿着囚服,双手已经重新戴上了手铐,垂在身前。
    但是迎着刺眼的阳光,林溪看到他那略显消瘦的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从这一刻开始......这个仓库,已经不再是密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