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名侦探修炼手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毫无意义的文字
    周言的双眉皱了起来,他的视线集中在了书的作者上......
    “肥瓜?”
    这不是犯病的时候,自己对自己的称呼么?
    瞅着这两个字,周言的脑子一时之间懵逼了......如果【肥瓜】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人格,那怎么会出现在这本书上?
    所以说,肥瓜这个人,在这个世界里是真实存在的么?
    揣着一脑袋的问号,周言将书翻开。
    书上的字迹很密集,而且全是印刷体。
    【二流_刀客:来了!第一!】
    【安迷修啊:来了来了!】
    【奇宣之虾:来了】
    周言刚刚看了三行,就更加的懵逼了,首先,从文中的冒号“:”来看,这些文字应该全都是对话,而【二流_刀客】【安迷修啊】这些字,应该代表着的都是不同的人。
    可是谁会叫这种名字啊,如果说二流刀客还说得过去的话,那【安迷修啊】这算是个什么啊?根本就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几个字嘛。
    而且这些人一直在说【来了来了】,所以他们要去哪?
    周言挠了挠脑袋,继续往下看。
    这不看还好,一看,更加的头疼了。
    【残酷骑士:没有,留爪,我就是烤面包机】
    【万吨匿名信:那我岂不是要承包这本书的所有糖】
    【现实与虚拟的精神交汇:真名?】
    【jakson刘:哈哈哈,怕怕】
    周言叹了一口气,他发现这些文字似乎没有任何的意义,感觉就像是在某个聊天软件上胡乱截图下来的,而且还不连贯。
    更荒唐的是,有些话还被某些人用黑色的笔给涂上了。
    就比如一个叫【杨阳洋扬鸯】的,他后面的文字是:胡思乱想:前████前发生的事情,███████书█而是大███意识——██████这个位███,卑微的篡写者███原因在███上写下了一██,导███......
    这他娘的本来就看不懂,还涂上了,子良用手使劲蹭了蹭上面的黑色墨迹,发现根本就蹭不掉。
    无奈之下,周言又往后翻了翻,结果发现,最后一行字是【九风龙族:啊这】
    再后面的就都是空白的了。
    周言又将书拎起来抖了抖,又确定了,书里面也没有夹着什么。
    总的来讲,这就是一堆废纸而已......
    如此一来,周言也就不再浪费时间读那些奇怪的文字了,他将书合上,视线再次落到作者栏之上。
    【肥瓜】......
    看着封页上的这两个字,周言觉得,自己应该陷入沉思了,可是很尴尬的是,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沉思些什么。
    在自己穿越之前,这具身体的主人似乎是得了某种精神分裂症,一直说自己是肥瓜。
    遗憾的是当时没有人知道【肥瓜】是谁。
    不过现在周言倒是知道了,这个【肥瓜】十有八九是个作家。
    起码这本《名侦探修炼手册》就是他写的。
    周言又摸了摸书的封皮,这种质感应该不是某个闲着蛋疼的人在家鼓捣出来的,而是出版社用特定的机器做出来的。
    可是.....既然是出书,那为什么里面会是一堆莫名其妙的文字呢?
    难道这本是残次品?
    想到这,周言又看了看书的内外封页,结果发现......这书上没有标明出本社是哪家。就好像是印刷的时候出了纰漏,导致里面的内容全印错了,但是厂家却没有发现,就直接贴上了封皮,开始发售了。
    嗯......这么一想,好像是也说得通。
    那这本书为什么会出现在监狱里呢?是上一个犯人带进来的么?
    额,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上一个犯人也是很悲剧啊,带进来一本书,结果却发现是个残次品。
    好吧,不管怎么说,暂时是解释了这本书的内容为何如此混乱了。
    那么接下来,还剩两个问题。
    其一就是......自己之前犯精神病的时候,为什么会一直说自己是肥瓜,这和这本书的作者有什么关系么?
    其二是......这本书刚才到底是藏在哪了?明明天花板上没有藏书的地方啊
    关于第一个问题,周言又很草率的给出了一个答案。
    他觉得自己之前肯定是也看过这个【肥瓜】写的书,而在犯病的时候,就正好把自己和肥瓜这个家伙搞混了。
    可是,为什么自己看过肥瓜的书,而这个牢房的上一任囚犯也正好看过肥瓜的书呢?
    只是单纯的巧合么?
    emmm.....这个解释有点牵强啊。
    还是说,肥瓜是一个很有名的作家,几乎所有人都看过他的书?
    这么说也不对啊,如果肥瓜很有名,自己犯病的时候,那些医生不可能都不知道【肥瓜】是谁啊。
    似乎所有的推想都不成立啊。
    “那么就换个思路吧......寻找一下自己和上一个囚犯的共同点。”
    周言自言自语道,而下一秒,他就找到了答案。
    他自己和这个囚犯最大的共同点就是,都在这个监狱里关着。
    照着这个思路往下想,问题似乎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了。
    可能是几个月前,这个监狱进购了一批书,即使是犯人也是需要阅读的嘛,这很正常。
    而这一批书里,就有很多很多肥瓜写的书。
    原因很可能就是.......【肥瓜】这个人写的书很烂,卖的不好,所以出版商索性就低价全都卖给了监狱,这也就正好解释了,为什么这本书里会有残次品。毕竟都是卖不出去的书,谁还会多花心思去检查质量啊。
    啧,这么一想,似乎就顺利的解释通了啊。
    周言点了点头,似乎很满意。
    ......
    其实,以上的这一连串的设想,都是没有任何依据的,周言只是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凭空的给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而且还很神奇的能够自圆其说。
    他自己都不知道,刚才的这一通胡思乱想,若是用一个名词来解释的话,叫做【空想推理】。再细致的解释一下,就是需要推理者用及其稀少的线索,来构建一个完整的事件线。
    这种能力虽然听起来不是那么炫酷,但是如果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是很难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完成的。
    当然,周言并不知道自己还有这种能力,他也不在乎。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那就是这书刚才藏在哪了?
    他躺在了床上,让脑袋陷入枕头之中。
    望着没有任何装饰的天花板,思考着......思考着......
    过了一会儿~
    “艹,想不出来,睡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