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名侦探修炼手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
    说这些话的时候,医生的目光始终没有从周言身上移开过。
    没爹没妈没媳妇,这种话是带有很明显的刺激性的。别说对一个精神病患者了,就算是对某些单身狗说,他们指不定都能突然歇斯底里的冲上来咬你。
    然而周言看起来,似乎是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打击,这起码证明,此时此刻,这家伙的精神状态还算是稳定。
    ......
    “所以说,我是一个精神病喽?”周言问道。
    “更准确的来说,是精神分裂症患者。”医生回应着:“你在原本的人格之上,又幻想出了一个虚拟人格,并且这个人格渐渐的有压过原本人格的趋势。”
    周言一听,心中忐忑:“听你这话,‘周言’这个人很可能在某一天醒来后,就消失了,完全的被那个什么【肥瓜】给代替了?”
    “是这个意思。”医生肯定的说道:“其实宽松点说,你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就已经分不太清楚自己是谁了......不过......”说到这,医生再次打量了一下周言。“不过看你现在的状态,好像是病情缓解了不少。”
    周言点了点头,看起来,重生之前,原本这个世界的自己应该是正在犯精神病,结果自己过来了,顺道就把原本的精神病给治好了。
    就在这时......
    那医生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他忙不迭的站起来,走到旁边的书柜前开始翻找,过了一会,他拽出了一沓子纸,然后又坐回了椅子上。
    “现在我提一些问题,你试着答一下。”
    “这是测试患者是否患有精神疾病一类的问卷么?”周言问道。
    “是的,这是mmpi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由于之前也有过精神分裂症患者突然出现好转迹象的案例,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再给你重新做一下。”
    “重新?我之前做过这个?”
    “当然,住院的这几个月里,你一共做了三次。”
    “我的成绩怎么样?”
    “一次比一次差,最后一次已经可以被定义成【重度精神分裂】了......”医生语重心长的说道,同时还不忘用怀疑和谨慎的眼神再次瞄了瞄周言。
    周言叹气道,示意别说了,开始吧。
    ......
    《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这玩意算是精神疾病问卷里最权威的了。抑郁焦虑,精神分裂,疑病,癔症,妄想,精神病态等等,它几乎都有相应的测试方法,而且这测试还都是很隐晦的,它不会问一些十分显而易见的问题。
    就比如“你是否有幻想过虐杀一只猫?”这种送分题是绝对不会出现的,相对应的,它会问一些你根本不知所谓的题目。
    例如:
    【你的手脚是经常感到很暖和?】
    【3,10,15, 22,这四个数字中,你比较喜欢哪个?】
    这些题目占据了问卷的极大篇幅,所以答题者很难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窗外的阳光渐落,等到周言做完了最后一题,已经差不多黑天了。
    医生整理了一下手上的问卷,开始计算分数。
    许久之后,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怎么样?”周言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医生抬起头看了看还绑在椅子上的周言。
    “从这套问卷来看,嗯———你已经不再符合‘精神分裂症’的诊断了。”他说道。
    周言忐忑的内心总算是稍稍的平静了一点。
    “那是不是说明,我现在已经不是精神病了,可以出院了?”
    医生又犹豫了一下:“没错,但是按照流程,你还需要起码三次测验,外加上两个月的观察期,这段时间内,你必须不再有任何的复发迹象,才能出院。”
    “还得最少两个月?”
    “是的,这是规定。”医生说着,可是紧接着,他就话锋一转:“但是你属于特殊情况。”
    他扬了扬手中的测验试题:“只要这份试题能证明你现在的精神没问题,那你明天就能出院了。”
    周言一愣,没想到幸福来得如此突然。
    “你说真的?”
    “当然了,我没有理由骗你。”医生回应。
    “真是......太感谢了!”周言有些小激动的说道:“不过......你刚才说我属于特殊情况,是怎么回事?”
    “这个啊。”医生寻思了一下。“因为只要能证明犯人没有精神疾病,那就可以按正常流程执行死刑了啊。”
    ......
    ......
    翌日,一辆警车停在了精神病院的大门口,在两名警员的押送下,周言被推上了车。这整个过程中,周言的脑袋上都扣着一个黑色的头套,手脚也都被拴上了镣铐。
    就像是昨天说的那样,周言出院了,只不过前脚出了院,后脚就要进监狱了。
    坐在囚车里,周言的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他寻思着,自己这重生就跟闹着玩一样,竟然是重生成了个死刑犯。
    先是被车撞死,紧接着又要挨枪子,这他娘的和鞭尸有什么区别,还不如死个痛快呢。
    昨天周言做完《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后不久,门外的那两个警察就进来了。周言自然是使出吃奶的劲想要解释,怎奈何根本就没人理他,甚至于最后,他连‘我刚重生啊!我还不了解情况啊!’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但是依旧无济于事。
    唯一让周言有那么点欣慰的是,他在警察和医生的对话中,大概缕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样起码自己能死个明白。
    事情经过大概是这样的......
    自己是一个杀人犯,本来已经判处了死刑,可是就在四个月前,自己突然地就查出了精神病。
    这个世界的法律和周言重生之前的那个世界差不多,想要枪毙一个精神病,是一件特别麻烦的事情。
    虽然所有人都认为周言这家伙是在装病,想要逃脱制裁,但是没办法,诊断都下来了。
    无奈之下,警方也只能把周言转移到了精神病院。
    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周言的病症还真的越来越重,按照这个架势下去,他估计还真的就能在医院里躲一辈子了。
    可万万没想到,昨天的周言突然就良心发现,不再装了。
    至于原因嘛......是良心发现了也好,装不下去了也罢。没人会在意。
    总之他现在没有了精神病患者这个身份的庇护,那判罚,也就能如期执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