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唯一的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五章 乱我修行
    公孙兰闻言一怔,随后难以置信地回过头来:“你……在?”
    随后,她的脸蛋便迅速地红了起来。
    一开始,她是有些怀疑,江亭云在听的,但是慢慢地,她讲得越来越多之后,便忘记了江亭云的存在。
    因此,在这期间,她讲了很多很私人的、平日里难以启齿的问题,而如今,这些话,都被江亭云听到了……
    一想到这个,她就有些不自在起来。
    “……我其实只是路过罢了。”
    慢慢地,江亭云便出现在了窗前,坐在窗台上。
    “我隐隐约约地听见,有人半夜不睡觉,在这里唠嗑,于是便过来听了一下。”
    他说这话的时候,笑容在黑夜中若隐若现。
    “……是这样吗?”
    公孙兰低着脑袋,轻声问了一句。
    “是这样。”
    江亭云点了点头。
    随后他想了想,又解释道:“白天的时候,帮你关窗的确实是我……不过你不要误会,我并非一直都在,只是,那个时候,机缘巧合,我恰巧路过而已……而那个时候,我要是出来解释,似乎时机也不太对,因此,便只是帮你关了窗。”
    公孙兰轻轻地点了点头:“我明白的……”
    随后,她在心中问了一个问题,那……早上的时候,你看到了吗?
    当然,这个问题她没有真的问出来,江亭云也没有提这件事。
    “你明白就好……事实上,我这时候出现,也有点解释一下那件事的意思。”
    江亭云笑了笑,说道:“虽然,这段时间,我可能确实会比较接近你们,但是,我也不是那种,会偷看女人洗澡的人……事实上,那种行为,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件足以乱我修行的恶劣行径,因此,如无必要,我是不会看的。在这方面,你不用担心。”
    如无必要吗?
    公孙兰细细地品味了一下这段话,之后,才笑着回答道:“郎君的为人,我是知道的。在这方面,我并不担心。”
    这当然是一句客套话,可是,也并非全都是假的。
    “那就好……”
    江亭云点了点头。
    “……”
    见气氛有些沉默,公孙兰便转移话题道:“郎君之前说,这次出现,’有点解释白天那件事的意思’。那么,解释白天的事情,并不是你这次出现主要原因啰?那么,我可以问一下,你这次出现,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吗?”
    “啊……这个。”
    说到这里,他也有好意思起来:“怎么说呢?嗯……你知道,人是有倾诉欲的……就好像你之前,不也对着空气讲了那么久吗?”
    说到这个,公孙兰又有些尴尬起来,低着头不说话。
    “那种欲望,我自然也是有的……在听你聊了这么久之后,下意识地就想找个人来聊聊天,因此,便不自觉地出声了。”
    公孙兰闻言一怔,随后又是一喜:“郎君的意思是……想跟我聊聊吗?”
    “啊……你可以这么理解。”
    “那好啊。”
    公孙兰一笑,说道:“聊什么?”
    “……这个啊。”
    江亭云抬头望天,喃喃地说了一句:“你等我一下。”
    之后,他便消失不见了。
    一小段时间后,他重新出现在了窗台,手里抱着两坛酒。
    公孙兰微微一怔:“这些酒……”
    “从你家拿的。”
    江亭云一笑,随后,他把其中一坛酒抛了起来。
    在那坛酒掉下来之后,他迅速地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银子,丢给了她。
    “这些是买酒钱,今天就算是我请你了……话说,你能不能喝酒?”
    “我当然是能喝酒的,只不过……”
    她说着,又把银子丢给了他:“还是我请你吧,毕竟,远来是客嘛。”
    没办法,江亭云只好用脚面托住银子,然后再次把酒坛子丢了起来,这才把银子收了回去。
    对此,公孙兰拍手笑道:“你这手抛酒坛子的功夫很是不错。”
    江亭云白了她一眼,说道:“接着。”
    说着,他上前一步,把酒坛子丢给了公孙兰。
    因为距离比较近的关系,她可以把酒坛子接住,只不过,还是有些手忙脚乱就是了。
    “我们去哪里喝?”
    公孙兰好不容易地把酒坛子接住,问道。
    江亭云想了想,说道:“女孩子的闺房,我是不能随便进的,那么,嗯……我们去屋顶如何?”
    “屋顶?”
    公孙兰微微一怔,随后迟疑道:“屋顶……我可能上不去……”
    “没关系,我抱你啊。”
    公孙兰闻言一怔,随后便轻轻地点了点头:“好……”
    随后,她也没有矜持,便大大方方地搂住他的脖子,让他抱了起来,从窗户飞出去,飞上了房顶。
    江亭云把她放下的时候,注意到,她的脸颊有些微红,随后,他便移开了视线,坐了下来。
    “咚!”
    他打开酒坛子,灌了一口,叹道:“酒果然是好东西……特别是在这种时刻。”
    这种时刻……吗?
    公孙兰没有说话,也学着他,打开了酒坛子,同样灌了一口。
    随后,她的脸蛋便慢慢红了起来。
    见状,江亭云微微一怔:“你……不怎么喝酒吗?”
    “……”
    公孙兰没有说话,再次喝了一口酒,之后才一摆手,说道:“怎么可能?我可常喝酒了。”
    说着,她的脸蛋便越来越红起来。
    江亭云想了一下,也没有揭穿她,只是再度喝了一口酒,笑道:“喝酒。”
    “喝!”
    哪曾想,她比他还要豪迈,酒坛子一举,便又是一大口酒喝了下去。
    以她这种喝法,很快便有了一些醉意。
    很快,她便盯着他,问了一个问题:“你之所以一直在偷窥我,是因为……喜欢我吗?”
    江亭云闻言一怔,一时之间,竟然分辨不出,她是真醉了,还是假醉了。
    不过,他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不是。”
    他对公孙兰,或许有些好感,但也远不到喜欢的地步。
    退一步说,他就算喜欢公孙兰,也不用会用偷窥的方式来接近她。
    事实上,他之所以暗中观察他们,还是想着,防止他们耍小动作。
    诚然,在自己的的超高武力值之下,公孙重肯定会写信给宋理理,宋理理也肯定会回来。
    但是他们回来之后,怎么做……可就有些难以预料了。
    公孙重想杀他吗?
    是想的。
    那么,宋理理想杀他吗?
    嗯……这个问题,有些微妙。
    宋理理是他的徒弟,但是自古以来,徒弟杀师傅的理智,也并不少。
    更不用是阻止她抱杀父之仇的人,这种人,在武侠小说里,肯定会被主角给杀掉吧?
    ……不过也不一定,这世间,武侠小说有很多,不报杀父之仇的小说,说不定也是有的。
    只不过,宋理理确实有杀他的动机就是了。
    说回公孙重,他想杀自己,那么,他能杀了自己吗?
    嗯……不好说。
    他若是在家里布置一些机关、弄一些毒气,说不定,也是可以杀掉他的。
    不管怎么说,江亭云也只是血肉之躯,不是真的剑仙。
    而要是,到时候,他们两个合伙来杀他……那么,他可能就真的有些麻烦了。
    因此,在这方面,他不得不防。
    “这样啊……”
    闻言,公孙兰似乎有些惆怅起来,随后,她喃喃地说道:“那么,也就是说,你果然是在防备我吗……”
    江亭云闻言,也是微微一怔,她知道?
    果然……在这种事情上,没有谁是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