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唯一的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夜未央
    公孙兰的生活是单调的。
    她练舞一直练到中午,才有了一点休息时间。
    而她吃完中午饭,小憩了一会儿之后,就又得起床,继续练舞了。
    一直夕阳西下,天气凉爽了下来之后,她才结束了繁忙而充实的一天。
    “你回去吧,明天,记得按时过来。练舞一事,务必持之以恒。万不可因为,如今有了些成就,就掉以轻心。”
    临走前,李秀兰又叮嘱了她一句。
    对此,公孙兰自然是点头称是。
    “呼……”
    她回到房间之后,这才得以松了口气,关上门,靠在门后,小小地休息了一会儿。
    “……”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脸上的表情,慢慢地,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她脸蛋微红,左手微握、放在胸前,双腿紧闭……似乎,有些犹豫?
    她在……犹豫什么?
    “咚咚!”
    这个时候,外面又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
    她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转过身来,说了一句。
    “吱呀~”
    门被推开以后,两名婢女一起,把一只巨大的木桶搬了进来。
    把木桶放下以后,婢女们站直了,轻声说道:“娘子,我们去打水了?”
    “好。”
    公孙兰点了点头,没有阻止她们。
    看着她们进进出出,浴桶里的水越来越满,公孙兰脸上的表情,也不知不觉地,越来越红起来。
    “娘子,可以了。”
    婢女说道。
    “好的。”
    公孙兰只是点了点头。
    “那娘子……我要不要留下来,帮你擦擦背?”
    其中一个婢女提议道。
    “不用了,你们出去吧!”
    说完了之后,公孙兰才注意到,自己的语气太急了些,不太正常。
    而果然,婢女们看着她的眼神,也稍微有些奇怪起来。
    但是,她们毕竟是婢女,不敢多加猜测主人的心意,因此,答应了一声之后,也很快就出去,出去时,顺手给她掩上了门。
    “……”
    很快,屋子里就恢复了平静。
    公孙兰看着水波微漾的浴桶,咬了一下嘴唇,依然没有想好,自己究竟要不要进去里面洗个澡。
    其实,如果是以往的话,中午她练完舞回来,就应该洗一个澡才对。要不然,她身上会一直黏糊糊的,很是难受。
    然而今天中午,她没有洗澡,以至于,她中午的时候,根本就睡不着。
    至于原因,那自然是因为,那位江郎君,此刻,有可能在暗中观察着她呢……
    “……你,在吗?”
    想到这里,她轻轻地问了一句。
    “……”
    这次,她依旧没有得到回答。
    “……
    而她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还是慢慢地靠近了浴桶。
    不管怎么说,她都一天没有洗澡了,身上粘粘的,很是难受。
    她感觉,自己要是再不洗澡的话,会死的!
    当然,在那之前,她需要做一些遮挡,她把帘子拉了下来。
    这样的话,依然可以透过帘子,隐隐约约地看到她的身形,不过,因为她是坐在浴桶里的缘故,因此,也看不到什么了,只是……对此,她依然感觉羞涩万分就是了。
    在可能存在的男孩子面前洗澡,她还没有经历过呢,这种感觉……好微妙……
    说起来,她早上的时候,也在房间里换过衣服,怎么就不怕江亭云观看呢?
    那件事,别提了!
    早上的时候,她睡得迷迷糊糊地,做什么事都不经大脑,竟然……竟然直接在房间脱了衣服,要是被江郎看到的话……嗯,果然还是好羞人啊……
    “啪啪!”
    她伸手轻轻地拍了拍自己滚烫的脸蛋,感觉心跳,都加快了一些。
    “呼……”
    她再次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地,脱下了外衣……
    “啪!”
    这个时候,她突然听到了一声轻响,回过头来,掀开帘子一看,是她房间的窗户关上了。
    而刚才,她的窗户明明是打开的……
    要说为什么,她洗澡的时候不关窗嘛,那是因为,她在房间在二楼,正常来说,从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
    当然,江亭云可以看到。
    那她为什么不防备江亭云呢?
    那是因为,她觉得,以江亭云的轻功水平,她就是关上了窗,也没用。
    他要是想看她的话,她别说关窗了,她就是裹在被子里,都没用。
    因此,与其关上窗,还不如大大方方地打开,这样,至少可以让他对她的配合感到满意。
    但是现在……这扇窗被关上了!
    而这里是二楼……也就是说,关窗的人,只可能是江亭云!
    想到这里,她的脸蛋,顿时越加滚烫起来。
    “也就是说,他之前,真的在看吗?”
    她喃喃地说了一句。
    “那他早上的时候,岂不是……”
    这时候,她简直无法可想了,又确认了几遍,窗户已经关上了之后,这才以最快的速度脱了衣服,跨进了浴桶里。
    “唔~”
    感受到热水的包裹,她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随即,脸上又是一片红晕。
    “他关上了窗……他是想说,自己不会偷看吗?”
    她喃喃地说了一句。
    随后,她回想了一下,觉得,江亭云不是一个会在这种事情上说谎的人,因此,内心的心慌意乱,还真的少了不少。
    这么想着,接下来,她便好好地洗了一次澡。
    ……
    很快,夜幕降临,而公孙兰这个时候,也已经上了床,准备睡觉了。
    只是,不知道怎么的,今天,她总是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很难受。
    没办法,她干脆坐了起来,走到桌子前,拿起火折子一吹:“呼!”
    很快,火折子的火光一闪而逝。
    在火折子的火光熄灭前,她点燃了蜡烛。
    看着蜡烛那摇曳的火焰,她呆了一会儿。
    随后,她才轻声问了一句:“你在吗?”
    “……”
    自然,这次她依旧没有得到回来。
    “嗯……既然你不回答,那我就默认你了?”
    她轻笑了一句,说道。
    “……”
    回应她的,依旧是一片沉默。
    她也不管了,自言自语道:“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睡不着……其实那个原因也不难猜吧?那肯定,是因为你的存在。”
    她想了想,才又说道:“说起来,这种随时随地都怀疑,自己被人盯着看的感觉,还真是新鲜呢……不过,总的来说,那种感觉,还不太让人讨厌。”
    随后,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微红:“当然,我洗澡的时候,你……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像今天这样,就挺不错……”
    说到这里,她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暧昧了,连忙补充道:“当然,我不是说,我喜欢你……事实上,那种事,对于如今的我们来说,已经不可能了吧?”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也有些苦涩起来:“我们……如今,已经是仇人的关系,再谈那些,确实有些太幼稚了……”
    想了想,她便聊起别的事情:“说起来,我真的很好奇,你的剑法,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那种剑法,真的是人类能使出来的吗?你……该不会真的是仙人吧?”
    接下来,她又唠唠叨叨地,说了很多。
    在这期间,一直没有人回答她。但是,她依旧说得很兴起。
    不,倒不如说,真是因为没有人回答她,所以,她会说得那么兴起。
    人啊,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心里总是藏着许多话的。
    就在她说乏了,准备吹灭蜡烛,去睡觉的时候,突然听到,窗外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