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唯一的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三章 公孙兰的日常
    “……”
    江亭云看了她一会儿,随后笑着点了点头:“是。”
    “此外,我之所以不杀你们,还有另一个原因。”
    他背着手,走向窗台,喃喃地说了一句。
    “另一个原因?”
    公孙兰闻言一怔。
    “对,另一个原因。”
    江亭云回过头来,笑道:“我之前说过,我此次过来,是为了寻找宋理理的踪迹……不管怎么说,如今我已经找到了。我如今要做的,就是留着你们的性命,然后,等她回来。”
    公孙兰闻言一怔,随后低着脑袋想了想,点了点头:“确实……这对你来说,或许才是更重要的事情吧。”
    然而,等她抬起头时,已经不见了江亭云的踪迹。
    他的声音从窗外远远地传来:“因此,我们一直留在公孙府,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你们的……希望你们不要搞什么小动作。”
    “当然。”
    公孙兰连忙回答了一句。
    过了一会儿,她才又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你还在吗?”
    “……”
    没有人给她回答。
    因此,也没有人知道,他在不在。
    ……
    江亭云其实已经离开了公孙兰的房间,他接下来,要去找公孙重。
    毕竟,只有公孙重才知道,更多的,关于宋理理的信息。
    而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公孙重叫醒之后,睁开眼睛,立马就看到了他,顿时吓了个半死。
    之后,他们便友好地交流了一下。
    确实挺友好的,在江亭云的超高武力值面前,公孙重就是想不友好,都不行。
    而在江亭云表演了一遍剑气削书桌后,公孙重更是便对自己之前的行为表示“后悔莫及”,痛哭流涕起来。
    对此,江亭云只觉得,从某方面来说,他的演技比公孙兰还好……
    该说果然吗?
    演技这种东西,父女相传……
    之后,公孙重便对他们的计划,全盘托出。
    他们的计划跟江亭云猜测的差不了多少,只不过,细节多了很多而已。
    而且,据他说,宋理理此刻正在某个地方杀人……
    他们最主要的仇人是李隆基,但是,并非只有李隆基。
    对此,江亭云的感觉有些复杂。
    按理来说,他作为“绝对公正”的剑仙,应该对于她的这种行为进行谴责才对。
    毕竟,她杀的那些人虽然是她的仇人,但是,未必该死。
    然而,他毕竟不是真的仙人,对于她的这种行为,并没有太多的反感。
    说起来,那也不过是因为,他对于她要杀的那些人,并不熟罢了……
    最后,江亭云便让他尽快联系宋理理,让她回来一趟。
    公孙重自然是点头称是。
    江亭云撇了他一眼,便自窗口飘然而去。
    对于公孙重会不会使一些小动作,比如说,让宋理理不要回来之类的,他并不担心。
    因为他知道,公孙重一定会通知宋理理,而宋理理也一定会回来。
    公孙重虽然有些人生理想,但也绝不是不畏生死的。
    如今,他的性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他不可能,会不通知宋理理。
    而宋理理在接到通知以后,也必然会回来,不管公孙重在信件中究竟跟她说了什么。
    因为她知道,如果她不回来,她的计划,也绝不会成。
    如果自己想要阻挠她,有一万种方法。
    如今,她最好的选择就是,回来见自己一面,然后,再讨论别的。
    想到这里,他便轻轻地落了下来,踩在了某处屋檐的一角,看着头上的月亮,轻轻地叹了口气。
    “该说果然吗?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徒然……”
    他呆呆地想了一会儿,随后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再次飘然而去。
    ……
    第二天,公孙重在床上醒来时,下意识地往窗台看了一眼。
    她昨天没有关窗,此刻的窗户,也依然开着,从这里看过去,可以看见橙红色的天空。
    朝阳将起,新的一天到来了。
    “……”
    只是,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江亭云不在……
    公孙兰从床上起来,出了门。
    在院子里洗漱完毕以后,她回到房间,慢慢地,脱下自己的衣服。
    “……”
    这个时候,她再次看了一眼窗台,轻声问了一句:“你……在吗?”
    “……”
    她的房间很安静,就像往常一样,没有人给她回答。
    随后,她咬了咬嘴唇,继续脱下自己的衣服。
    此刻,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照在她的半边身子上。
    因为她背对着窗户的缘故,阳光照在了她的颈背上。
    她的颈背线条优美,腰很细,被金色的阳光染色之后,有一种回忆般的美感。
    她脱下睡衣,换上常服之后,有人敲了她的门。
    “进来。”
    她轻声说了一句,之后,便有一个丫鬟拿着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是她的早餐。
    “放在桌子上吧。”
    公孙兰随口说道,她此刻正坐在镜子前,给自己盘着头发。
    “是。”
    丫鬟答应了一声,随后把食盘放了下来。
    她看了公孙兰一眼,迟疑了一下,问道:“娘子,要不要我来帮你?”
    公孙兰盘头发的动作顿了一顿,随后轻轻地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一个人就好。”
    “那……我便先出去了?”
    “好。”
    丫鬟走了出去,随手掩上了门。
    公孙兰盘完头发以后,左右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
    她也没有化妆,便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梳妆台,回到桌子前,吃饭。
    “你……吃早餐了吗?”
    这时候,她又问了一句。
    “……”
    而这次,她依旧没有得到回答。
    对此,她意外不以为意,轻轻笑了一下之后,便吃起了早餐。
    “我出门了。”
    吃完饭以后,她推开门,回过头来,再次说了一句。
    见没有人回答,她便轻轻地掩上了门。
    ……
    “对,手要直,背要弯,左脚在后,右脚在前,剑尖直指侧后方,不要动。”
    一个中年女子站在一旁,指导道。
    而那些女子,便都咬着牙,维持着这个动作。
    中年女子从女孩子们中间走过,一一指导了她们的动作。
    “对,就是这样。”
    “……你左手,不要握拳,松开!”
    “对,就这样……”
    她越过人群,在一个单独练习的女子面前停了下来,满意地点了点头:“你很不错。”
    公孙兰勉强地笑了笑,说道:“谢谢。”
    此刻,她跟众人进行这一样的动作,唯一的不同是,她的剑尖,托着一个小小的茶杯。
    不要小看这么一个茶杯,根据杠杆原理可知,阻力臂如此之极端的杠杆,需要极大的力气,才能举起来。
    而且,她还不是举起来就完了。
    她必须要保持茶杯不动,不能让里面的茶水洒出来,而如果洒出来的话……
    这个年代,学生可没有什么人权可言,犯了错,老师把学生打得头破血流,家长还要拍手叫好呢。
    公孙兰小时候,可没少被打,可如今,那样的遭遇,已经很少了。
    “只是……”
    老师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一顿:“只是,这距离我们的目标,还很远。”
    她看着公孙兰,面容平静地说道。
    公孙兰缓缓地点了点头:“我明白的。”
    老师她也是他们计划的知情人,与参与者。
    她叫李秀兰,曾经是一名宫廷舞者。
    只是,由于那次事件的牵连,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
    在她之后,她偷偷地离开京城,然后,偶然之间,遇见了公孙重父女。
    而之后,她敏锐地察觉到了,公孙兰的舞蹈天赋。
    再之后,她便跟公孙重提出了那个计划——因此说起来,她才是他们这个计划的发起人。
    “你明白就好。”
    李秀兰点了点头,随后背着手,往回走。
    她还不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被封锁了这件事。
    而公孙兰公孙重两人,都没有想过要告诉她。
    毕竟,他们是知道她的,她不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
    这样的人,还是让她一直蒙在鼓里比较好。
    这样,她至少能够一直保持复仇的热情。
    至于其他的事,也就只有由他们来思考解决的方法了。
    正当她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注意到,李秀兰停了下来。
    她快走了几步,揪住一个女孩子的耳朵,骂道:“小吉!你又偷懒!”
    李十二娘捂着耳朵,一脸委屈:“我没有~”
    “还说没有!今天晚上,你没饭吃了!”
    “啊!不要啊!按理来说,你不是应该打我吗?怎么能不让我吃饭?”
    “从今天往后,你再偷懒,我不打你了,就不让你吃饭!”
    “怎么能这样……”
    公孙兰看着远处发生的一切,稍微怔了一下之后,情不自禁地笑了一声:“呵……”
    小吉是个极有天赋的女孩,学什么都快。
    只不过,她没有那么勤快罢了,而且,也并不怕打。
    ……当然,以她这个年纪来说,也不能叫做懒惰了。
    她跟自己不一样,她除了练习剑舞以外,还要练习杀人的剑术。
    按照原本的计划,她会在几年之后,成为自己的伴舞兼侍女。
    她,是刺杀李隆基的主要人员之一。
    只是目前看来……已经不需要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