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唯一的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打死白学家
    他最后这句话,是对老板娘说的。
    老板娘闻言一怔,把手放在了门杠上,依然还有些犹豫:“郎君,外面可不止一个人……”
    而这个时候,外面的人也听到了他们的声音。
    “甘嘉,开门吧。”
    这是金章的声音,他的声音有种古怪的温柔感:“你知道,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想要教训一下那小子罢了!他现在,应该在里面吧?”
    徐甘嘉闻言一怔,随后冷声道:“甘嘉不是你叫的!我们之间,早就两清了!而且,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你死心吧!”
    “……”
    金章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突然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凭什么?当初明明是我先认识你的!凭什么,你最后选择了他?当初如果不是阿福抢先下手的话,现在,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
    “……”
    徐甘嘉不再说话,她已经不想跟对方有任何的交流了。
    “呵……呵呵……”
    金章突然怪笑起来:“我知道,你为什么喜欢他,不喜欢我了,不就是因为,他比我长得帅一点吗?如果我也长得好看一点的话,你是不是就喜欢我了?”
    徐甘嘉摇了摇头,冷声道:“你不懂。”
    “我不懂吗,呵……”
    金章又怪笑了一声,随后又冷声说道:“白天,那个小白脸,他长得可比阿福帅多了,所以,你现在又喜欢他了,是也不是?”
    徐甘嘉闻言一怔,脸蛋微红,不过,她还是冷声说道:“你还不明白吗?这就是我不喜欢你的原因。”
    金章并不理会她说了什么,只是自顾自地喃喃说道:“没关系的,终有一天你会明白,男人靠脸是没有用的……就像阿福,他不就是个没用的早死鬼吗?
    还有里面的那个小白脸,他除了长得好看一点,还有什么用?你看现在,他只会躲在里面,不敢出来!这种男人,根本就是废物!”
    这时候,外面又传来了另外几个男人的嬉笑声:“对啊,老板娘,你看我们金章多好,像他这种男人,才能给女人安全感啊!你以前的老公,根本就是一个废物!”
    “对,对,还有躲在里面的那个小白脸,你到底出不出来了?该不会真的一辈子躲在女人的裙底下吧?”
    “哈哈哈哈……”
    外面的几个男人哄笑起来。
    当然,金章没有笑,他并不是很喜欢他们的比喻。
    这时候,老板娘脸色铁青,抓着门杠的手微微颤抖。
    店小二跟厨师也起得不行,纷纷跟对方叫骂起来。
    见状,江亭云叹了口气,走过去抬起了门杠,一推,门打开了。
    他此刻有些无奈。
    你说你们要搞白学,那就自己搞好了,为什么非要牵扯到我呢?
    “郎君……”
    见江亭云突然把门打开了,徐甘嘉微微一怔,一时之间没有回过神来。
    其他几个人,也都被他突然的举动镇住了,一时之间,没有人说话。
    于是,江亭云便笑着跟金章他们挥了挥手:“嗨,我们真是好久不见了。”
    闻言,金章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眼睛往客栈里面瞄去。
    江亭云这么有恃无恐,他本能地觉得,对方有什么底牌。
    江亭云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室内,笑道:“你在担心什么?担心我在客栈里藏了数十刀斧手吗?嗯……怎么说呢?你完全没必要这么担心,毕竟,对付你们,用不着那么多人……”
    说到最后,他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生怕这样会伤害到对方的自尊心,虽然这是事实。
    金章又看了他几眼之后,终于确认下来,他不是在开玩笑。
    顿时,他有些恼羞成怒起来:“你在耍我?”
    江亭云闻言一怔,随后摆了摆手,笑道:“如你所见,并没有……”
    虽然江亭云话没有说完,但金章分明从对方的动作表情中读出来那句话“对付你们,用不着那么麻烦”……
    顿时,他就是一阵怒火攻心,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底牌!敢这么看不起我?”
    这时,他旁边的一个小混混却嗤笑出声,说道:“他能有什么底牌?你看到他穿的衣服没有?那种做工,根本就是自己缝的!一个穿着这种衣服的人,能有什么底牌?总不会,他是那种戏曲中扮猪吃老虎的世家公子吧?”
    说罢,他便与其他几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哄笑起来:“哈哈哈哈,太好笑了!他以为他是谁?”
    听到他们这么说,老板娘却是心下稍安,想起来了江亭云是“世家子弟”这个设定。
    她有些担忧地看向了江亭云,不知道他能不能应付这件事,以及……他到底是不是真的世家子弟?
    该不会,世家公子这个身份,只是你们在耍我吧?
    江亭云当然注意到了他的眼神,便转过身来,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金章当然也注意到了他们之间的这点小动作,顿时妒火中烧,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盯着江亭云的眼神,冷声说道:“说吧?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
    其实说起来,江亭云也只是冒犯了一下他,用不着以死谢罪,大不了打断手脚就好了。
    但是,这时候,徐甘嘉看向江亭云的眼神却深深地刺痛了他。
    他已经在暗暗盘算,要好好地折磨这个小白脸了,他不仅要打断对方的手脚,最好,还要往他的脸上泼点硫酸!看他以后还怎么招惹女人?
    江亭云打了个响指,说道:“简单,只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他低头想了想,接着便笑道:“那么,不如我们去那边仔细地讨论一下,应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怎么样?诺,就是那边。”
    他给他们指了一个方向,那边是一处偏僻无人的胡同。
    长乐帮的小混混们往那边看了一眼。
    有人笑道:“好啊,难得你那么识趣,那么我们就过去吧?”
    说罢,他用撇了江亭云,想看到他惊慌失措的表情。
    只可惜,他注定要失望了。
    “好啊。”
    江亭云答应得很痛快,他快步上前,伸手搭住了金章的肩膀,笑道:“来来来,我们换个地方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