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唯一的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命
    听到他这番话,老板娘也是心中一震,喃喃地说道:“是啊……这一天总会到来的……”
    她、她老公、金章三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
    她知道,金章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她,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她后来的丈夫……
    而三人,也在不久后,彻底分道扬镳了。
    这里面有许多故事,不过,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因此,就先不提了。
    “对吧?”
    见老板娘终于同意了他的意见,店小二也是一喜,说道:“老板娘,我早就说过,应该这么做的!”
    随后,他看向了江亭云,感激道:“这位兄台,真是太感谢你了。刚才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又要被姓金的羞辱了!”
    江亭云只是微微一笑,说道:“不用,我也只是顺手而为罢了。”
    “对啊,我这位江兄弟,可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好人啊!”
    这时,郑金雄便跳了出来,竖起大拇指赞道:“像他这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在如今这个世道上,可不多见了。”
    “额……”
    对于他的尬夸,江亭云有些不适应,而且“好人”也不是什么好词吧?
    不过,这种话要是反驳的话,也只能让人觉得虚伪,因此他便只能当没听见了。
    店小二转头看向了郑金雄,同样感激道:“这位大哥,我同样也要感谢你!在场的人中,可就只有你们二位站了出来。”
    他这话,还暗暗地讽刺了围观的人群。
    一时之间,围观的人群不由得都有些不自在起来,有人讥笑道:“你这话说得……你不也是被老板娘的一巴掌扇回去了吗?怎么好意思说我们?”
    “额……”
    这话有些难以反驳。店小二撇了老板娘一眼,也不说话了。
    “而且,你莫不是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吧?我记得你好像是刚来扬州城的?所以这才不清楚长乐帮的可怕吧?”
    说这话的人贼眉鼠眼的,语气中满是讥笑。
    见店小二还是一副不知悔改的表情,他又补充道:“而且,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我们这群人,刚才可也是有人开口了的,只是,你猜他们现在后不后悔?敢不敢站出来?”
    他话音刚落,不少人的视线便朝着那两个人的方向看去了。
    那两个人隐藏在人群中,金章一时之间难以辨别,但对于他们来说,刚才的话是谁说的,可都心知肚明。
    其中一个人见众人望过来,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我……”
    只是,众人都眼神分明在说,就是你。
    那位年轻人很快就明白了过来,知道这种事情抵赖不了了,于是便低下了头去,脸色发白。
    而另一个人,反应更加激烈。
    见众人望过来的时候,他立马捂住脸,站起来,往外跑!
    他跑得飞快,很快就没影了。
    “这……”
    见了他的反应,众人一时之间都怔住了。
    明明你刚才还很勇敢的……
    这时,人们好似突然之间才意识过来,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了。
    他们都回想起了长乐帮的可怕。
    有不少人都站起来,收拾了东西之后,快步走出了客栈。
    留下来的那小部分人,也不再说话,只是脸色各异地快速扒拉着面前的早餐。
    他们之所以没有立刻走,只是舍不得早餐。
    他们只想赶在长乐帮的人过来前,把饭吃完!
    吃完之后,他们跑得比谁都快。
    有一位老先生喝完了最后一滴酒,拄着拐杖,走出门去,长叹一声:“唉,以后啊,我恐怕就不能来这里吃饭了。”
    说罢,他便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所有人都知道,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这也太……”
    店小二看着空空如也的客栈,终于有些微妙的惊慌起来,很显然,他确实低估了长乐帮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
    这时,老板娘却看向了江亭云,认真地给他施了一个万福,笑道:“客人,对于你刚才愿意给小女子出头,小女子很感激,只是,你还是听我一句劝吧?现在,你赶紧离开!现在可不是什么耍英雄的时候了。”
    江亭云还没有开口,店小二便先反驳道:“凭什么啊?老板娘,就算他长乐帮再可怕,也不可能完全不守规矩的吧?这里是扬州!可不是什么小县城。
    而且,这次明明是姓金的理亏,就算他是长乐帮的人,长乐帮也不可能为了这点事,就出手对付我们的吧?”
    老板娘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不太了解长乐帮,而且,也不太了解金章。”
    “我……确实不太了解,那你跟我说说,他们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长乐帮……并不只是一个普通的江湖帮派,我听人说,他们跟官府有勾结。不过这个也只是传闻,我也不是很知情,不过,金章是什么样的人,我可太了解了。”
    她的眼神中有些恐惧:“金章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小时候,有人跟他吵了架,他一定要找个时间,往对方的米缸里扔点蟑螂啊蛇啊之类的东西。后来……他就更加过分了。总之,有人不顺着他的意,他是一定要报复回来的。
    当然,这里是扬州城,他们也不敢做得太明显,比如,他们就绝对不会直接过来砸我们的店,不过,在暗地里,他们可就什么都做得出来了。”
    这时,店小二终于也有些惊慌起来,喃喃道:“不会吧?这……也太不讲理了吧?怎么能这样……”
    老板娘轻轻叹了口气,往前走了几步,看着外面暗淡了不少的天空,喃喃地说道:“这或许就是命吧……我的命,也就这样了。”
    “命?”
    可是这时,江亭云却突然开口了。
    “老板娘,你信命吗?”
    江亭云笑道。
    老板娘微微一怔,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你……不信吗?”
    江亭云一摇头,笑道:“当然,我不信。”
    他同样上前两步,看着依旧湛蓝的天空,笑道:“我一直觉得,所谓的’命’是个很搞笑的东西。当然,我不是说,所谓的命就一定不存在,也许真的有人在暗中安排好了我们的一生呢?那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但是,我们毕竟只是普通人,不是神,我们并不能知道,自己的’命’是什么样的。你又怎么知道,你的命不是抗争,没有一个幸福的结局呢?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要假定自己的命运就一定是悲惨的?
    为什么,我的命运,就不能有一个好的结局?”
    听完这段话,老板娘怔了好一会儿。
    她看着江亭云俊秀非常的面容,不由自主地移开了视线,轻声说道:“可是,这次,我们又能往哪里逃呢?”
    “逃?为什么要逃?”
    江亭云一笑,随即在一盘的椅子上坐下,说道:“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我是在这间客栈住下了。”
    这时,他心中想的是,我要是现在逃走了,那么之前的计划岂不是打水漂了?
    是的,他之所以出这个头,并不是为了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至少不单纯是。
    他原本,是不确定自己要不要出手的,可他最终还是出手了,那个关键的节点就在于,他听到了长乐帮这个名字。
    长乐帮唉!
    这个名字,一听就是江湖帮派了吧?
    那其中,一定有武林高手的吧?
    而且他越想,就越觉得,自己应该出这个头。
    首先,根据他前世看武侠小说得来的经验来看,像这种地痞流氓组成的所谓帮派,帮主的水平都不怎么样,大不了二流高手罢了,很适合作为新手怪来给自己练练手。
    也好让自己知道,自己在江湖中,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水平。
    而且,如果自己推测的“江湖黑暗森林理论”是真实的,那么,自己改应该尽量隐藏自己的武功水平,以免被有心人盯上。
    而像现在,刀疤男金章眼中的他,只是一个喜欢出头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罢了,这就很好。
    为了对付自己这个一个傻小子,长乐帮的人肯定是不会派出真正的高手来的。
    这样,自己就可以一步一步地,慢慢试探出长乐帮的水平。
    这世间,还有比这更加安全的计划吗?
    当然,即便是这个计划,也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
    但是,之前说了什么来着?
    江湖的魅力,就来自于它的危险。
    而江亭云,天生就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
    听了他这话,老板娘已经完全怔住了,过了好一会儿,她这才连忙上前,拉住了他的手,焦急地说道:“客人,你说什么呢?你要是留下来的话,真的会……”
    可是江亭云听了她这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带着淡淡的笑意,静静地看着她。
    渐渐的,老板娘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老板娘,其实你不用太担心。”
    这时,郑金雄却走了过来,开口笑道:“我这位江兄弟,可是有……嗯,有身份的人,不是那什么长乐帮惹得起的。”
    他原本想说,江亭云是有张大小姐罩着的人,不过他很快就意识过来,张大小姐未必希望,江亭云知道她对他额外的关注,因此,很快就换了一种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