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唯一的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江湖夜话
    江亭云出了门外,很多人看了过来。
    “各位,幸会了。”
    他看着众人,拱了拱手,笑道。
    众人都是一怔,随后也便只好回了一句:“幸会、幸会……”
    不过,众人看向他的眼神里,却有些怪怪的味道,在心里想着,这人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不过江亭云没有注意这些,他一下子就注意到了,这些人的腰间,大都挂着腰刀。
    腰刀啊……
    江亭云不禁有些兴奋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遇见过这么多的带刀客呢。
    果然,江湖在人群密集的地方,他这一靠近扬州,就遇到传说中的武林人士了。
    不过……根据他看的那么多武侠小说,一般来说,去当家丁的人,大都不会有太高的武功,因此,他也不觉得,这些人就是什么高手了。
    不过,这总是一个突破不是吗?
    今天他能遇到小喽啰,明天就能遇到武林盟主!
    因此,他的心情还是很好的。
    不一会儿,便有一个丫鬟模样的人扶着一个女子从马车上下来,快步往破庙里走去。
    不过,她那时候低着头,因此看不太清她的长相。
    见他往那个方向看了几眼,便有一个家丁模样的人走了过来,调侃道:“怎么?你是不是看上我们小娘子了?”
    “啊?”
    江亭云一怔,随后摇头失笑:“怎么可能?”
    他连对方的长相都没有看清。
    “没有就好。”
    家丁笑眯眯地说道,随后,似是警告,又似是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知道,我们家小娘子是美若天仙,没有男人见了不动心的。不过,人贵在自知之明,像她那种人,不是我们这种人可以高攀的。”
    说到最后,他自己都有些惆怅了起来。
    “额,确实如此。”
    江亭云只能这么说。
    随后,他转移话题道:“不知兄台怎么称呼?”
    “我吗?”
    家丁模样的人爽朗一笑,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说到:“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郑金雄是也!”
    他的这番自我介绍颇有豪侠风范,对此,江亭云肃然起敬:“在下江亭云,久仰久仰。”
    虽然他从来没有听过对方的名字就是了。
    很快,郑金雄就发现,这位江亭云小兄弟虽然言行举止有些古怪,像是传奇小说里的人物,不过,为人倒是很亲切随和,不一会儿,就熟络了起来。
    这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只有破庙里,发出来橘黄色的温暖光芒。
    管家模样的人走了过来,笑道:“都进来烤烤火吧,外面下着雨,天气已经转凉了,不要冻着。”
    “好的好的。”
    “多谢王管家。”
    众人答应了几声,便都一股脑地拥了进去。
    只见,破庙里已经燃起了两堆篝火,其中一堆篝火,围坐着两个穿着华丽衣裳的女子,而另一堆篝火空无一人。
    家丁们不约而同地拥向了那堆没人的篝火,在周围坐了下来。
    见状,江亭云若有所思,也许,这是某种规矩?
    下人不能跟主家在一起烤火?
    他这么想着,便也跟着他们,围坐在了那堆原先没有人的篝火周围。
    “江兄,喝不喝酒?”
    郑金雄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他一个酒壶,凑到他面前笑道。
    “喝!”
    江亭云一点头,便接过酒壶,仰头喝了一口酒。
    “哈哈,小兄弟果然是个妙人。”
    郑金雄爽朗一笑,接过酒壶,同样喝了一口酒。
    江亭云是有些干粮的,只不过,因为暴雨的缘故,现在都湿透了,需要烤一下火。
    江亭云一边烤着自己的干粮,一边试探道:“不知……郑兄最近有没有听到什么……江湖传闻?”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用了“江湖”这个词。
    “江湖?”
    闻言,郑金雄一怔,随后疑问道:“江湖是什么意思?”
    “额,就是天下吧……应该是这样。”
    江亭云打了个哈哈,随后说道:“你最近有没有听到什么这方面的传闻?”
    “天下啊……”
    不一会儿,郑金雄混不在意地摸抹了抹嘴,把酒壶放下,笑道:“这天下之大,传闻不可胜数,听是听不完的。而我,俗人一个,从来不关注这些!”
    “啊?”
    江亭云一怔,随后便有些失望起来。
    他还以为,可以从郑金雄这里,听到什么江湖传闻呢。
    比如说,现在的天下第一大派是哪一派,现如今的天下第一高手是谁。
    这样的话,他也好有个目标可以追赶。
    谁知,郑金雄竟然一问三不知。
    这时,有人看向了他,嘲讽道:“老郑,你这一整天的,除了吃喝拉撒,还有什么意义?”
    郑金雄挺直了胸膛,很是骄傲:“对,我这一生,除了吃喝拉撒,艹婆娘,便什么意义都没有了!怎么?有问题吗?”
    “哈哈!”
    众人都哄笑起来。
    “当然没有问题。”
    那人笑眯眯地说道:“只是,你有婆娘吗?”
    “额……”
    郑金雄顿时尴尬起来,挠了挠头,说道:“这不是暂时还没有嘛……”
    “哈哈。”
    众人又嘲笑了他一番。
    随后,那人看向了江亭云,笑道:“这位小兄弟,你有什么想要打听的,尽管跟我说!你可知道?在下人称’无不知’,这天下,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东西!”
    “哦?”
    江亭云稍微有些意外,看向了他,心中想到,莫非,这人还是个扮猪吃虎之辈?
    虽然他看起来是个家丁,但是,家丁前面还得加上极品二字?
    不过,从他的神态,以及周围人的反应来看,他也回过神来,那就是,他在吹牛。
    果然,很快就有人说道:“小兄弟,别听他的,什么吴不知?我看,他除了知道邻家的媳妇什么时候洗澡以外,便一无所知了!”
    “哈哈……”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喂!你说完我一无所知,那你又知道什么?”
    可是那人却不服,反问道。
    他并不否认,自己知道邻家的媳妇什么时候洗澡。
    “我吗?我有什么不知道的,想当年,我也是菜市场一霸!那天,我举着两把杀猪刀,从东市砍到西市,连砍十数头猪!人称,猪霸王,就问你怕是不怕?”
    “你就吹吧……”
    很快,众人便开始各自吹嘘起来,而且越来越过分,到后来,江亭云都有些恍然的感觉:原来,我在这群人中还是最弱的那一个吗?
    我真是太菜了!
    不过,在这种气氛中,他也先把打探江湖情报这件事情放下了。
    他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地笑容,想到,其实这样也挺不错的……
    这群人喝了酒之后,便开始比谁更会吹牛,江亭云听着他们的喧闹声,第一次觉得,江湖原来离自己这么近。
    这时,他突然听到了脚步声传来。
    他微微一怔,往那个方向看去,只见,那位神秘的小娘子与丫鬟往这边走了过来。
    而王管家跟在她们后面。
    她们两个,小娘子倒是挺欣然的,只是,那位丫鬟却似乎很别扭,看向他们这边的眼神中,有些嫌弃。
    很显然,她并不想过来,靠近这些臭男人,她是被自家小娘子强拉过来的。
    “各位,可以给我让一个位置吧?”
    小娘子柔声说道。
    顿时,众人喝酒吹牛的声音一顿,往她的方向看去,一时说不出话来。
    “可以给我让一个位置吗?”
    小娘子再次说了一遍。
    “哦哦,好的,请坐!”
    那位仁兄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连忙站了起来,往旁边移了两个身位。
    另一边的仁兄同样往旁边挤了挤,给她们两个人留下来四个人的位置。
    于是,那位小娘子便盈盈坐下,丫鬟不情不愿地坐在了她旁边。
    至于王管家,则站在他们身后,用眼神警告着众人。
    其实也不用他警告,自从那位小娘子坐下以后,众人便都像是被阉了一样,低着头不敢说话,也不敢看她。
    那位小娘子微笑道:“各位,你们不必太在意我……我就是想着,我那边没有几个人,太过无聊了,所以就想过来凑凑热闹。”
    哦?
    江亭云微微一怔,这才认真端详了她几眼。
    不得不说,她确实是一个大美人,特别是在这样一个化妆术落后,更加没有ps技术的年代,更是难得。
    而他,说来也已经有十多年没有见过美女了。
    因此,对于她,他也稍微有些惊艳。
    当然,只是“稍微”。
    而这点稍微,从表面上看,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这个,小娘子。”
    这时,有人呐呐地开口道:“我们都是一群粗人,聊的东西也很……不堪入耳,恐怕会污了你的耳朵,所以……”
    “可是我刚才好像听到……”
    那位小娘子打断了他,试探道:“你们,在聊一些民间传闻?”
    众人一怔,随后有人点头:“是。”
    “那太好了。”
    那位小娘子兴奋道:“我最喜欢这些民间传说了,你们给我讲讲吧?”
    见众人有些懵逼,她便掰着手指头说道:“我最喜欢那些传奇小说了,嗯……像是《聂隐娘》,《虬髯客》这些,我都很喜欢。话说,你们看过那两篇小说吗。”
    众人面面相觑,随后都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