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唯一的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我已经练出剑气了
    江亭云醒来时,天已经蒙蒙亮。
    他像往常一样从床上起来,洗漱完毕之后,便抓起挂在墙壁上的长剑,走出门去。
    山里的雾气是很浓的,特别是在这样的四月里,几乎看不见前方的路。
    但这些对江亭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与之相反,他甚至很喜欢这样的天气。
    他觉得,在这样的天气里,他反而能看清许多以前看不清的东西。
    这样想着,他便慢慢闭上了眼睛。
    村里人当然是建不起石梯的,从这里下山的路只有一条,是泥路,上山的路也只有一条,同样是泥路。
    而他现在,便往山上走着。
    春天是多雨的季节,而昨天晚上,山里正好下里一场雨,地是湿湿的,一般人走在这样的山间小路上,难免会心惊胆战。
    但是他不。
    江亭云此刻已经闭上了眼睛,神色悠然。
    他闭着眼睛,就像没有闭着眼睛一样,走在山间的小路上,脚步很平稳。
    他似乎,看得清周围的路。
    朝阳逐渐得升了起来,当第一缕朝阳刺破层层的云彩,照在山顶的青苔上的时候,江亭云已然安然地坐在了那颗老槐树下面。
    他盘躯而坐,那柄长剑,便横放在他的膝盖上。
    他依然闭着眼睛,入了定。
    如果此刻有人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他的“定”,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定。
    他的身体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颤动,只有随着呼吸声,微微扇动的鼻翼,以及缓缓起伏的胸口,提醒着,这里还有一个活人。
    他几乎,与这山、这树、这清风,融为了一体。
    他的面容逐渐恬淡,呼吸逐渐放松,他逐渐地,把握住了那一丝感觉,现在,他只需要等一个时刻。
    他只需要,等风来。
    “哗哗~”
    山间的清风并不需要他等太久,很快,就有一缕清风吹起,老槐树响起了“哗哗”的声音。
    有几片槐树叶,随着清风,慢慢地落了下来。
    “钦!”
    他动了,剑鞘中的长剑迅速出窍,随后,连出三剑。
    第一剑,把他面前的,离他一米三的一片树叶,劈成了两半。
    第二剑,把在他身后的,离他一米五的一片树叶,劈成了两半。
    而第三剑,他同样把一片树叶劈成了两半,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片树叶在他的右侧,离他足足有两米。
    而他的臂长,七十厘米,长剑,九十九厘米。
    也就是说,从距离上看,他的长剑,是够不到那片树叶的。
    把那片树叶劈成两半的,是剑气!
    随即,他便满意地睁开了眼睛,低头看着手中的长剑,自言自语道:“我终于练出了剑气……这下,终于有资格去江湖里闯荡了吧?”
    是的,他是个穿越者,而他穿越来的这个世界,是一个武侠世界,嗯……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十二年前,长江改道,上涌的江水淹没了沿江村,他在这个世界的双亲也都淹死在了那场灾难中。
    之后,他便靠沿江村剩下的村民的接济过活。
    十年前,他在山间漫无目的地乱逛,便发现了一个山洞,在那个山洞中,他看到了一具枯骨,以及他身下箱子里的内功心法《忘忧决》,剑法《凭虚剑》,以及一把保存完好的宝剑。
    那时他便明白过来,原来,我穿越过来的,是一个武侠世界!
    而只所以在江沿村没有听到关于江湖侠客的传闻,也只是因为这里消息闭塞罢了,这个世界,是有侠客的!
    之后,他便日夜苦练《忘忧决》,老实说,他的天赋不是很好,足足练了三年,才练出了气感。
    更是足足花了十年,才练出了剑气,也就是《凭虚剑》的入门阶段。
    这种天赋,在武侠世界中,无论如何都算不上好吧?
    不过,他也早已经看开了,没有天赋就没有天赋吧,能够亲身体会一遍当剑客的感觉,他已经很满足了。
    这样想着,他便从地上站起来,长剑入鞘,往山下走去。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明天就会下山去……真不知道,江湖是什么样子。”
    他喃喃地自言自语道。
    他此刻的心情,既有些兴奋、好奇,也有些紧张、害怕。
    他不知道传说中的江湖是什么样子的,而自己,在其中,又是什么样的水平。
    “剑气……一般来说,应该还是一种比较稀少的技能吧?如果从我看的那些武侠小说来看。”
    他皱了皱眉头,有些担忧。
    在山里,这么多年,他早已经习惯了自言自语,要不然,一直没有人对话的话,搞不好他都已经忘记这个世界的语言了。
    很快他又是释然一笑:“管他呢?人生哪有一帆风顺……未来是从来看不清的。我总不能,真的一辈子呆在山上吧?那可不是我想要的。”
    这么想着,他便坚定了下山的决心。
    但在这之前,他还有些事情要做。
    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与自己的“师傅”告别。
    他的师傅,自然是那一尊无名尸骨。
    他虽然实际上,没有受过师傅的教导,但终究,学了他留下来的剑术,那么,叫他一声师傅,就是应该的。
    而那具尸骨,也早已经被他挖了个坟,埋了起来,旁边竖着一块墓碑,上面写着:江亭云无名之师之墓。
    他走到师傅的坟前,跪下,磕了个响头:“师傅,我虽然不知道你的名字,我知道你的来历,也不知道,你是否有什么仇敌,需要我去帮你报仇,但是,《凭虚剑》,我会将它好好流传下去的,这也算是了了你的一个心愿……这应该算是你的心愿吧?”
    在武侠小说中,那些老剑仙一般都有这个心愿的。
    磕完了三个响头之后,他便起身,往山下走去。
    他要做的第二件事,就是与村民告别。
    沿江村的村民毕竟养育了他那么多年,他要是不告而别的话,那也太不是人了。
    很快,他就在下山的途中遇到了村民。
    “那是……是剑仙!唉,你看,那不是剑仙吗?”
    其中一个孩童眼尖,早早地看到了江亭云的身影,便拉着身旁的大人兴奋地尖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