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气运守护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章 方羽当关,万魔莫开!
    “刷!”
    还好这时,一道萧索的身形一闪落在他们身前,伸手一招接下了手镯。
    “咔嚓嚓……”
    不过方羽两人可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明显可以感觉,一股恐怖的力量,从老道长体内倾泻而下,令得观外的大地再次龟裂起来。
    显然表明老道长无法自如的化去手镯上的力量,就像一开始他强行战力,无法收放自如,使得前方的大地裂开一般。
    “快进去!”
    果然,老道长马上急切的道。
    随即便顾不得两人,扬起拂尘向天顶击去。
    方羽一边转身跑向观内,一边回头往天顶看去。
    只见不知什么时候,那只崩裂了的魔掌,再次凝聚在一起,向道观狠狠拍了下来。
    威势虽然大不如前,但也足够抹杀他们千万次的。
    “轰隆!”
    方羽进到观内,就听到一道旱雷般的声响在天顶炸开,然后整个道观像暴风雨中的小船一般剧烈晃动起来。
    等到道观的震荡平息下来,贴在道观各处的灵符至少熄灭了三成。
    “老道长!”
    方羽顾不得考虑其他,松开段紫衣,快速向门口冲去。
    刚刚老道长的状态可是非常不好,双方的交手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恐怕老道长凶多吉少。
    来到门口一看,就见观外的大地都深深塌陷了下去,老道长正艰难地向门口走来。
    “老道长。”
    方羽马上冲出门外,跑过去搀扶起老道长,向道观中走去。
    幸运的是,这一次门外无形的尽力减弱了好几倍,以方羽还胜过段紫衣的基础力道,勉强可以承受得住,所以顺利回到了观内。
    “听……听我说。”
    老道长脸上弥漫着一股死气,一回到观内,马上虚弱而急切的道:“我的房间中还有一箱灵符,你们必须在两尊邪魔恢复过来之前,把熄灭的灵符替换好,否则整个太玄国都在劫难逃。”
    “哇……”
    说完,就哇的吐出一口淤血,昏迷了过去。
    “老道长!”
    “老道长你醒醒!”
    方羽连忙摇着老道长道。
    连段紫衣也顾不得自己的伤势,跑过来急声叫道。
    可任他们怎么叫唤,老道长都气若游丝,没有半点转醒过来的迹象。
    “你把老道长的嘴掰开,我看看能不能喂他服下一些丹药。”
    这时,段紫衣抹干嘴角的血迹,对方羽说道。
    不等方羽回答,她就从腰间掏出九子圣莲,想从里面掰下一颗喂老道长服下。
    “不要浪费,九指圣莲是提升血脉的,对疗伤没什么作用!”
    见状,方羽顾不上掩饰身份,制止段紫衣道。
    《太虚》书中有类似的情形,最终证明九子圣莲对疗伤效果甚微,即使给老道长服了也不会让他的伤势好转一些。
    “哦!”
    段紫衣没有问方羽为什么知道九子圣莲的功效,将莲蓬收好,飞快的从一个玉瓶中取出几颗丹药,喂老道长服下。
    “叮!锁定关系到人族存亡的毁灭级劫难,化解劫难,可以获得10倍的奖励,并可以选择一门功法或一件武器升级,只扣除1/10的气运值,建议宿主接受。”
    扶老道长靠在银杏树下坐下,方羽正在思索该怎么度过眼前的难关,脑海中忽然响起系统的提示音。
    “接受!”
    没有任务也要面对,方羽自然不会拒绝,马上回答道。
    然后他想了想,对段紫衣道:“接下来肯定不太平,反正布置灵符的事我不熟悉,就由你来负责,其他的事都交给我。”
    “你没问题吗?”
    段紫衣有些不确定的道。
    两尊魔头既然是武王境,手底下的邪魔肯定不弱,方羽看上去气息平平,能应付得了吗?
    方羽道:“放心吧,我应该比你强一点点,快去布置灵符吧,我能不能撑到最后,就看你布符的速度了。”
    “这是七宝灵玉丹,对武王境以下的伤势都有不错的效果,受伤的时候,可以服用一颗。”
    段紫衣显然对方羽的话不服气,但她也知道自己伤的不轻,现在的战力不一定比得上方羽,最终没有多说,从玉瓶中取出几颗灵丹递给了方羽。
    “多谢。”
    帮你接过丹药,转身向道观门口走去。
    段紫衣也不再耽搁,背着老道长去了后院。
    随后,方羽坐在门口镇守,段紫衣则快速更换起灵符来。
    “桀桀桀……”
    平静的时间并没有维持多久,片刻后,方羽只看见山崖下的黑云再次涌动,一道诡异的怪笑传出,无数阴魔鬼物窸窸窣窣的从崖下爬了上来。
    “终于来了吗?”
    方羽微微抬头,向山崖下看去,眼中透过一抹寒光。
    他从来不想当什么英雄,但要是谁想杀他,那就要看本事够不够硬了。
    “小的们,给我灭了这小东西,把那老牛鼻子从里面揪出来!”
    这时,那道怪笑声止住,阴森森的叫嚣一声,爬上山崖的鬼物顿时全张牙舞爪向道观冲了过来。
    “嘭!”
    “咔嚓!”
    还好雷符阵的功效仍在,实力稍弱的鬼物一冲到寺庙10丈之内,马上被无形的屏障震飞了出去,即使是武将级别的鬼物冲入屏障中,也被雷符阵降下的雷霆劈杀,只有小部分幸存下来,冲到方羽身前。
    “他能行吗?”
    道观瓦面上,看着几头气息不弱于自己的邪魔冲向方羽,段紫衣不由焦急的想到。
    “锵!”
    这时,却见方羽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从腰间抽出青锋剑,向冲在最前的一头邪魔迎了过去。
    这些邪魔身体破破烂烂,身上到处都是腐烂的血肉,散发着阵阵恶臭。
    它们的手中大多抓着腐蚀得像锯子一般的武器,走动起来摇摇晃晃,就像随时可能倒下一般。
    但没谁敢小看他们,因为他们身上翻涌着浓浓的魔气,凡是被魔气接触到的事物,都被快速腐蚀,很快变成一滩污水。
    “哇哇!”
    冲在前方的邪魔,毫无意义的哇哇乱叫着,挥起残破的魔刀向方羽斩了过来。
    “咻!”
    魔刀顿时化作一道黑线,似乎要将虚空都割裂,一闪就斩到了方羽跟前。
    “小心啊!”
    段紫衣的心不由悬了起来,在心中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