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神之踏上云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一吻无忧
    坏事做尽,自需恶人来磨。
    炎辰虽不是恶人,但是这么多年以来,炎辰闯下的赫赫威名早已被人灌上了阎王的凶名。
    随着夜幕的降临,孙氏庄园这里却是充满了一副紧张的氛围,所有人皆是白布缠身,满面悲痛神色,只为了告慰孙中的在天之灵。
    孙圣明原有三子,却以亡其二,还有一个大儿一直跟在李斯公子的身边,现如今有重要的事情一直在外未归。
    “孙族长,听说那个炎辰活着回来了?”豪华的大厅内一位头顶梳着分头的男子端坐其中,一身昂贵的西装倒是给他增加了几分儒雅之气,身旁两侧直排排的站着数名身材魁梧男子,浑身上下不时的散发着一股冷冽的寒气,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细白的手掌,不时的端起桌上茶水,轻饮一下便放回桌上的茶盏中。
    看着坐在中间的年轻男子,孙圣明现如今却是一副谄媚之色,“是的,李闲公子!不知什么原因那个小子竟然没有死,还习得了一身的功夫,就连我那小儿子孙中都不是他的对手!”
    “放心,你小儿子的事我已经知晓,明日只要那个小子敢来,我就杀了他!”李闲毫不在意的说道,他这次前来可是带了足足二十名武学者,对付一个小小的炎辰不在话下。
    “对了!我哥交代你的事情办妥了没有!”
    孙圣明赶紧弯腰再次媚笑着说道,“公子,快了,快了!”
    他可以不买眼前这个男人的账,但是对于他的哥哥李斯,孙圣明可是兴不起任何的反抗念头。
    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在炎氏灭亡之后,李斯是如何在海平市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逼得当时跟他共同合作的四大家族只有抱团才能取胜的狼狈模样。
    最终却是李斯夺得了炎氏的财富甚至还霸占了云家,留给其他四大家族的只有一些炎氏的空壳产业,这在当时也让众人看到了李斯的铁腕手段。
    “快了?”只见李闲的面色顿时一变。
    虽说李闲的武学宗旨并不太高,可这种长期生活在超级家族中的子弟,与生俱来身上带有着一丝贵气。
    孙圣明慌乱之中直接跪倒在地,慌不择跌的磕头认罪。
    “老爷,老爷!”只听外面传来一声老者的呼唤,听得那奔跑的脚步声,孙圣明赶紧站起身来,“公子!公子!来信了!”
    伸手接过管家递来的文件,转手便递交了上去,就在李闲翻开看了几页后,脸上这才露出了一抹笑容。
    “好!事情办得还不错!等杀了那个小子,我身边这几位便送给你了!”说着大手一挥,尽显豪气。
    就在这几人的到来之时,孙圣明便感觉到了他们身上那各个不凡气息,比之自己的小儿子还要强上不少,这时在听到此人的话语时,竟然要赠送自己几位,这可真是天大的福报啊!
    “谢谢公子!”
    此时的孙圣明却是喜笑颜开,只要有了他们,那自己在海平市的势力只会更加的强盛。
    翌日清晨。
    小七便把一份刚刚得到的消息告知了炎辰。
    “范家被灭了?”随后炎辰轻声一笑,“这有点像李斯的手段!”
    看到范家的一幕,炎辰并无任何同情之意,范进的药业公司,他早已了解,挣了不少的黑心钱,就连他的女儿都是那种蛇蝎心肠,坏事肯定做的也不少,能死在自己手上也算是她的荣幸。
    “王爷还有一件事,很是奇怪,那二十名武学者身上竟然有着一股野兽的气息!”小七再次说道。
    他这次的话语让炎辰引起了警觉,“野兽的气息?”随后他便想起了那个在狗舍被杀之人,同样身含野兽之气。
    “王爷,小主还没有醒,我们出发?还是等一会?”小七说着还不时的看向后面,唯恐小主又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虽说炎辰想把自己全部的爱都给她,可是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自己女儿那双泪眼婆娑的眼神。
    两个大男人在外征战多年,反而被一个小女孩难住了,走吧,不忍!
    不走!两人对视一眼,看来也就只有这样了。
    “爸爸!”
    一声清脆的声音瞬间终止了二人的谈话。
    小宛央睁开那双迷蒙的双眼,“爸爸,我想你了!”说着便迈着小短腿咚咚的朝着炎辰奔来。
    就在炎辰抱起的那一刻,一张带有清香的小嘴巴,“叭!”的一声亲在了炎辰的额头。
    完败!
    炎辰心头的挣扎全部放了回去,“乖女儿,爸爸今天又要出去杀人了!他们曾经都伤害过妈妈!你害怕爸爸是坏人么?”
    虽是说着平淡的问话,可是那深长的呼吸却证明着炎辰内心的不平,他担心会给自己的女儿留下不好的印象。
    “她们是坏人,爸爸在保护我!妈妈说过,爸爸是保护我们的天使,是我们的守护神,有爸爸在我什么都不怕!”说完便扎头埋进了炎辰的怀里,再也不肯出来,她感觉到爸爸差点又要丢下他不管了。
    清脆的童音震撼着炎辰的心灵,自己女儿一直幻想的爸爸竟然让她等了五年才得到,这五年自己亏欠她太多太多,有自己在,就绝不会在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孙家,我灭你满门都是轻的!”
    看着怀中的女儿,炎辰低吟一句,便再次小心的帮她整理了起来。
    “孙族长,你说的炎辰什么时候来!这都快晌午了!”
    倾躺在大厅中央的座椅上,李闲浑身的不爽,若不是这孙家有人死了,都带着白布,在加上电话里李斯的告诫过他,李闲定会招些女子过来服务自己,他自己可是足足倾躺了三个时辰,屁股都已经坐出疮了。
    反观孙圣明虽然跪倒在地,守着自己小儿子孙中的灵柩,可是面上却毫无悲伤。
    他恐惧的是没有小儿子的震慑,自己会没有能力扩充孙家实力,而现如今李斯公子竟然答应送给自己几个更加厉害的人物,心里哪里还会有悲伤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