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神之踏上云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天地八荒我不许有人欺你
    孙艳梅也是惊讶的看了此人一眼,随后便暗示一个眼神,女子连忙拿起衣服,全部结账。
    “顺便麻烦你帮孩子带一份午餐,我想你楼上应该有洗澡的地方!”炎辰的话语根本就不像是询问她人,好似命令一般,不过孙艳梅知道,他这是在对自己说话,
    本来孙艳梅正考虑该如何多留住此人一会,听到此人说话,顿时笑着走了过来,“洗澡?好啊!楼上正好是我的房间,里面有洗澡的地方,如果不嫌弃的话,就让她去楼上吧!午餐正好,我马上就叫人给你送来!”
    刘启看了此人一眼,道了一声谢,便牵着小女孩朝着楼上走去。
    “去吧,别怕!”
    接过小女孩手中的黄狗,小女孩慢慢的走进浴室,这里的东西她都感觉很是好奇,摸摸哪里都是一种新鲜之感。
    正在小女孩呆立之时,炎辰轻敲房门,顺手抱着一堆衣服放在了一旁,“来,爸爸帮你洗澡!”
    一路上小女孩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语,只是静静的看着炎辰帮她脱去一件件满是泥泞的衣裳。
    本是稚嫩的肌肤上却是布满了鞭痕,甚至还有一片片青紫之色,尤其是脚踝处那道铁链的勒痕。
    炎辰颤抖着双手,轻轻的抚摸上去,一寸一缕。
    这是我的孩子...
    “痛么?”
    眼中的泪水已是不受控制的滑落下来。
    “是爸爸不好,爸爸没有保护好你!以后不会在有人伤害到你一丝一毫!”
    炎辰的低语让小女孩忍不住轻轻的抱住眼前之人,这一路上她真切的感受到了面前这个男人的爱意,就像妈妈对自己的爱!一模一样!
    “爸爸...你是妈妈说过的爸爸!”轻轻的一声呼唤,让炎辰再也无法控制,这简单的二字足以深入人心。
    “爸爸你不开心么?怎么哭了!”说着便伸出自己那双脏兮兮的小手,轻轻的抹掉炎辰眼角处的泪水,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凝望着眼前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爸爸。
    “好!爸爸不哭,以后爸爸答应你!一定会保护好你!”
    小女孩似懂非懂的看向炎辰,“我也要像保护妈妈那样保护爸爸!”稚嫩的童音久久回荡在这间小小的浴室之内。
    炎辰伸手打开墙上的开关,一道温热的水流缓缓的洒落下来。
    “王爷,东西买到了!”这时外面响起了小七的声音。
    “乖乖在这里等着爸爸!”炎辰走出浴室拿着一些洗澡有关的洗漱再次走了进来。
    刹那间的空虚让小女孩一刻都不想离开这个突然降临到眼前的爸爸。
    炎辰刚刚弯腰放好,背后便被一双短小的臂膀搂抱过来。
    “爸爸不许离开我!你陪我一起洗!”撒娇的语气让炎辰顿时满面化为了柔情。
    轻轻的回转身来,轻揉着她那湿露的头发,“好!爸爸以后不会离开你的!”
    “那我们说定了!”开心的笑脸也渐渐的融化了炎辰那满是仇恨的心灵。
    “爸爸,我想妈妈了!”
    小女孩用天真无邪的眼神望着炎辰,以前有妈妈的时候没有爸爸,现在爸爸回来了身边却没有了妈妈。
    “我也想她,宝贝你还记得妈妈的相貌么?”
    “我记得,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我的名字就是妈妈取的,可是他们都叫我小黄,我不喜欢,我叫宛央,妈妈说等爸爸回来就知道我是谁了!”
    她扬起那有些微红的小脸蛋骄傲的看着炎辰。
    “宛央!宛在水中央!”炎辰低吟一语。
    让他不由的想起婉儿最喜欢的那句诗词,她曾经说过,她喜欢古时候女子的柔美恬静,男子的驰奔沙场之姿,可自己荣耀归来之时,伊人却已不见!
    “爸爸我姓什么啊?妈妈说过等爸爸来了我就知道了!”
    稚嫩的声音直冲炎辰的灵魂深处,婉儿,我炎辰这一生定不会负你!
    “宝贝,你是我炎辰的女儿,以后你便姓炎,名宛央!以后这天地八荒我不许任何人欺你!辱你!”声声入耳,震慑人心。
    话毕,炎辰轻举自己的宝贝女儿,笼罩在这片水雾之下,一阵咯咯的笑声不时的从浴室内传来。
    炎辰已是好久都不曾这么开心过,小宛央也是如此,不停的拨弄着炎辰那有些长许的头发。
    “来!换好新衣服,肚子是不是饿了,爸爸陪你去吃饭!”
    说道吃饭二字,只听炎宛央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叫了一声,连忙用手轻揉了一下自己的小肚子,显然她是已经饿了很久。
    这时楼下早已准备好了丰盛的午餐,为了留住他们二人,孙艳梅可是足足买了好多的食物,只求能够拖住他们一段时间。
    换好新衣的炎宛央顿时让人眼前一亮,白皙的肌肤,秀气的鼻子,充满灵气的双眼透露着一丝顽皮与可爱,虽说脸上还有些憔悴,但那微湿的头发让她犹如那下落凡间的精灵一般,只可远观而不可亵渎。
    看着眼前的宝贝女儿,不由的想起了五年前的云婉儿,自己的孩子就如同缩小版的她。
    这一生,我炎辰有你足矣!
    看到王爷和小主的出现,小七内心顿时一叹!“王爷,我去把食物拿上来!”
    “爸爸,我也要去!”无邪的童音,让小七那颗时刻准备为王爷赴死的心也增添了一道牵挂。
    “小主您不用动了!我去就好!”小七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很是温柔的微笑,可是长期不笑的肌肉竟然让他感觉有些僵硬之感。
    寸许的短发,眼角处的一道伤疤,让小七的笑容看起来的确有些狰狞。
    小宛央愣愣的看着眼前之人,虽说他的笑容不及爸爸的万分之一,可是还是有一种温暖之感。
    这几年下来,炎辰从来没有见过小七的笑容,在看到这一幕时,心中也是不由的一暖,郑重的说道,“宝贝,这是小七叔叔,是爸爸最好的兄弟!”
    小宛央好像听懂了爸爸说的说话,顿时慢跑到小七面前,“小七叔叔!”
    犹如来自天边的一声呼唤,让小七顿时跪下身来,“王爷,小主不可,尊卑有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