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神之踏上云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遨龙之姿
    海平市,碧江岸边。
    天渐阴沉。
    一席黑衣身影伫立在此,身后数名军装男子拱卫在侧,伴随着滚滚雷音,天色愈发阴沉起来。
    “这是何人竟然需要龙卫护随,难道我们海平市要来一位大人物。”
    不远处许多从船上徐徐下来之人,无不一一眺望,只敢小声私语几句便快速离开这里。
    龙卫护随乃是夏国最为重要的身份象征,他们肩抗龙章,腰系百炼钢刀,上至人皇下至三公无不以龙卫护其左右。
    有些人已是暗数了眼前这些龙卫的数量,得到的结果却是让人大惊失色。
    此人身边竟有百名龙卫护随,而人皇身边也不过如此。
    “王爷!”
    随着一道军装身影的到来,数名龙卫瞬间让出只容一人的通道,随后便再次恢复原样,举手投足之间无不尽显威严!
    “如何?”只闻一语,天空中滚滚雷音便嘎然而止,待话语说完,才敢再次响起。
    “王爷,只查到了福伯还活着,剩下的都...都死了!”小七忍耐着伤痛,还是直接说了出来。
    “死了...婉儿也死了!”
    微微跳动的肩章,如遨龙一般上下起舞,电闪雷鸣骤然而起。
    五年前也是在此。
    炎氏集团遭受到以李氏为首的五大家族联手围攻,一夜之间炎氏化为虚无,本是无忧无虑的炎辰便成了丧家之犬。
    随后父母被迫自杀身亡,就连炎辰的未婚妻婉儿也被李氏公子李斯夺走,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完婚以后,当天夜里炎辰便在此处遭到一阵毒打。
    那声声厉言恶语,让炎辰恨不得当场杀掉此人。
    可是...
    这一切已成徒劳。
    那一夜,在一阵狂笑声中,他形如死狗一般,被扔进了碧江之中。
    从此以后天这地间便再也没有了炎辰之名,炎氏也随之化为了一场虚无。
    奈何炎辰命不当死,被一游历的老者相救,收他为徒,传授武艺,当时他满心都是复仇执念,无奈之下被师傅送往了边域。
    五年时间他从一届无名小辈成长为执掌四域的大鳄,功成之后,特赐王爵!
    号称阎王!
    身影在此凝立许久,“退下吧!”
    淡淡的声音随着车流的驶去消散此处,碧江之岸便再次恢复如初。
    边郊之地一处破旧的民宅。
    砰!
    一声巨响!本是破烂的木门被直接踹倒在地,随后便传来几声凌乱的脚步声。
    “什么破门!福老头!我看你这次还怎么跑!妈的,这鬼天气!”随着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一名长相魁梧的汉子带着几人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
    听得一声巨响,正在院落里收拾麦谷的老者不安的朝着门口望去,脸上顿时挂上了一副凄凉的笑容。
    “风爷,您来了,我一个孤老头子孤苦伶仃的,你在宽松我几天,过后我一定把钱还给你,求你了!”卑微的神情让男子一阵暗爽。
    “卧槽,福老头你跟我装什么傻,还宽松你几天,你让风爷我喝水去啊,今天你必须给,不然你就给我滚蛋,要不然你用这块地皮抵债也行!”
    听闻面前的汉子竟然要取地皮,这可是自己留下的唯一东西了,福伯连忙拒绝下来,苦苦哀求。
    “老小子,没钱就要卖身,卖地,补上,不过!听说你以前很是风光啊,小的们!给我把这里拆了,我倒要看看这个老家伙是不是还藏着什么宝贝!”
    随着声音渐渐的散开,数名打着赤膊的汉子手拿长棍不停的抽打起来,本是收拾好的麦谷,也被他们再次弄散一地。
    “住手!”
    “什么人,敢管老子的事情!”随着话音落下,只见一道身影从门口缓缓而出。
    来人也不过二十四五,一身得体的中山装束,相貌倒是英俊,只是身上那不时散发的冷冽气势,却让人不寒而栗。
    “你他吗谁啊,在我面前装神弄鬼!老子就砸了,你能怎么滴!”说着只见风彪朝着身旁的一片瓦罐再次砸去。
    砰!
    不过一秒,只见人群中一道身影直接从原地飞出,落在地上不停的翻滚了几下,这才堪堪倚靠着墙角停了下来。
    “王爷的话你也敢不从!”小七栖身而上,凝望此人,双眼尽含杀气。
    风彪何时受过这样的待遇,他跟随孙硕多年,死在他手上的炎氏子弟不在少数,一身战绩甚是辉煌,发起疯来无人可敌。
    “玛德!你找死!”
    忍受着背部的剧烈疼痛,风彪缓缓站起,不屑的看了此人一眼。
    “呸!什么狗屁王爷!这朗朗乾坤还能冒出个臭虫来,还愣着干什么!上!把这小子给我剁了!”话语刚落,瞬间便摸出别在腰间的一把短刃,起身朝着小七扑去。
    杀人,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小七眼色一寒,又是一脚踢出,风彪手中的短刃断然离手,不等他再次反应过来,一只有力的手掌已是掐在他的脖颈之上。
    风停树止,这一刻的窒息让风彪感觉自己将要死去一般。
    “侮辱王爷!该杀!”手腕间突闪一道寒芒,直朝风彪的脖颈而去。
    “留他一命!”淡淡的话语瞬间让那道寒芒偏离寸许。
    如若不是这道声音,风彪早已成为了刀下亡魂。
    “啊!你!”
    顿响一声哀嚎之音,只见一片鲜血从他的臂膀之上瞬间弥漫开来。
    周围这些人等全部呆立在场,一向勇猛过人的彪哥竟然在此人手上没有撑过一个回合。
    福伯也是目瞪口呆,他没有在意这里的哀嚎之声,只是愣愣的看着门口那人,双眼微闭片刻随后再次睁开。
    “福伯!”
    “少爷?炎少爷!真的是你么?”
    福伯又再次轻柔双眼,不敢相信曾经被他一手带大的少爷竟然真的没有死。
    “福伯,是我!”
    熟悉的相貌,记忆中的感觉,让老者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竟然会是真的。
    “回来了好!回来就好!”
    蹒跚的步伐被一道黑影瞬间拦截了下来。
    “福伯,快下雨了,我们进去吧!”
    一句很是平常的话语,却让福伯落下了久违的泪水,双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少爷,五年了!
    “好!好啊!少爷你变了,也长大了!”
    沙哑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声,轻举的手掌也瞬间落了下来。
    外面电闪雷鸣,暴雨将至。
    “断一手,逐出这里!”淡淡的话语随着一声雷鸣传进了众人的耳中。
    此人是谁!一言断手!
    他有什么权利!
    既然王爷已经发话,小七一定会坚决的执行下去。
    寒芒划过,一只手掌齐腕而断。
    “我!我要杀了你!孙爷不会放过你们的!”
    小七根本没有理睬此人的哀嚎,转身看着眼前的众人,嘴角划过一抹玩味的邪笑。
    只见一道人影率先冲进了人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