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喜乐(重口,np)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霍颜
    喜乐的丧事大办,霍颜还没来得及回去让醉人阁里的人不要说时,吟秋已经从外面先知晓了,他焦急的赶回去,到了四楼推开门,屋子里荡着她吊起的身体。
    他只觉得心口一阵痛,任是这些年学了再多的武功,此时也使不上力,还是外面的人看见了过来搬凳子把人抱下来的。
    “还有气还有气。”
    听到别人这么喊,霍颜身上的力气忽然又回来了,扑上前把吟秋从那人手里夺回来抱在怀中:“吟秋,吟秋你醒醒。”
    他抬头声音嘶哑:“快去叫大夫。”
    假如知道告诉喜乐周钰的事以后,喜乐会去死,那他怎么也不会说的,他本意只是想让周钰成为喜乐跟李寒未之间一辈子的刺。
    旁边的人给吟秋灌了几口水,吟秋咳了几声,幽幽转醒,从霍颜怀里挣开:“放开我,我要跟着公主一起死。”
    霍颜追过去,伸手抓住了她的衣服,衣服撕裂开来,她就这么从他眼前跳了下去,外面一阵惊呼,霍颜疯了一样跟着往下跳,他会轻功,四楼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可楼下的吟秋满脸是血。
    “吟秋......吟秋......”霍颜小心翼翼的抱起她,泣不成声。
    大夫气喘吁吁的跑来,走上前伸手一探:“别哭了,有气。”
    他把吟秋抱到楼上,给她擦洗干净,灌下熬好的药,守在旁边期盼着她能醒来。
    犹记的第一次见到她时,是在大帐外,眼见找不到喜乐公主的李寒未狠厉的让人侮辱吟秋,他怎么都不敢上去,这时候如果告诉李寒未周钰逃了,他肯定会被骂个狗血淋头。
    霍颜不敢去触霉头,转身就要走了,却听身后被侮辱的小宫女一边骂着李寒未,一边说自己就是喜乐公主。
    她骂的极狠,被几个男人如此对待也不松口,非要说自己就是公主。
    霍颜驻足动容了,这个小宫女真蠢,怎么能那么忠心,可就是这份忠心不弃,让多年来孤独的他也想拥有,小宫女的脸,就这么被他默默记在了心里。
    实在搜寻不到周钰,霍颜跟临江去找李寒未如实禀报,眼见李寒未摔了最心爱的杯子,他心里一颤,莫名的担心起来,生怕李寒未又找小宫女的麻烦,李寒未挥手让他回都城,临江留下来,然后叫喜乐。
    他松了口气,不是那个小宫女就可以。
    本以为回去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她了,没想到李寒未让临江把人送过来,说是留在他这里打杂,好好看管,每个月可以让她去见喜乐。
    临江反复说要好好照顾她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临江喜欢这个小宫女。
    霍颜玩心大起。
    小宫女叫吟秋,性子直爽,还有些倔,霍颜每日都让吟秋来他房里收拾,她不卑不吭的就是不给他行礼,倒是很认真的干活,手脚也十分麻利。
    霍颜就更想逗逗她了,那日调教完一个阁里新来的人,他未穿衣服,半躺在床上,只用被角遮住了下半身,喊吟秋进来收拾房间。
    她进来就愣住了,低着头把房间里收拾的差不多,只剩下床,她站在床边犹豫着怎么下手,他伸手把她拉进怀里,笑着看她窘迫的挣扎,忽然见她脸上涂了东西,觉得新奇,用手擦了擦,她原本的肤色露出来,也是白皙的,只是脸颊上有道痕迹,非常非常浅。
    “这是......李将军做的?”霍颜想了下,只能是李寒未了。
    吟秋点点头:“是啊,是他做的,你放开我。”
    他的心里一下子难受了,又忽然发现,原来自己喜欢她,他轻轻亲吻那道痕迹:“疼不疼。”
    吟秋红了脸,第一次面对男人这么不知所措:“小人,放开我!”
    霍颜呵呵笑了两声,意有所指:“我可不小。”
    此后每日的乐子,便是跟在她身后堵住她逗她,看她被逗的羞红双颊,看她被吻的喘息连连,收起满身的刺跟他求绕。而他夜夜孤身,终究不想再独自一人面对黑暗。
    那日深夜,将吟秋骗了来,房中烛火跃动,她睡眼惺忪被他压到了床上,吟秋吓得大叫:“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嘘——”霍颜把手指放在她的唇上,妩媚的双眼含情脉脉,一边诱惑着她,一边褪下她的衣服:“你......有没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
    “我......”吟秋大概被眼前美色吸引住了,身上的衣服不见了都没察觉。
    他继续问:“喜欢我吗?”狐狸一样的眼笑着眯起,潇洒风流,勾人心魄。
    吟秋傻乎乎的点点头,他轻轻吻上那被他吮吻过无数遍的唇,小心翼翼的勾着她的舌头,观察她的表情:“今夜月色甚好,我们做点有趣的事吧。”
    吟秋不知道,这窗户关着,看的到什么月色?
    当他的唇舌移到了她身下时,她才总算清醒,低声呜咽:“不要......霍颜,不要......”
    他压住她的双手,不让她起来,不一会就用唇舌让她的身子软下来,张唇哭着求他停下。
    眼见时机合适,霍颜上来,亲吻她的脸颊,肉棒试探着挺进去,他一边动着一边哄她,从未这样满足过。
    而后,他几乎每天缠着她,一次,两次,叁次,直至最后她留在了这个房中,终于有人夜夜陪他安眠。
    可是他是个小气的人,非常非常小气,不容许他人觊觎吟秋,也不允许别人来伤害她,他对她脸上那道浅浅的痕迹耿耿于怀,也为她因为身子受损而无法生育怨恨起李寒未。
    不过恨又如何,李寒未跟他从小一起长大,同样无父无母,同样也是一个人,他不能杀李寒未,那么......就让李寒未不能跟喜乐在一起。
    “吟秋......醒一醒......”此时霍颜后悔万分,若是......若是早早就知道后果,他怎么也不会插手喜乐跟李寒未的事。
    他在床边每日呼唤她:“吟秋,不要抛下我。”
    “吟秋,还有霍零,我们还有霍零,你也不管霍零了吗......”
    终于某一日,吟秋睁开了眼,她虚弱的在他怀里哭:“公主死了是不是?”
    霍颜擦去她的眼泪:“没有,只是噩梦而已。”
    她抬起头,眼中都是希望:“真的吗?”
    他流下泪来:“真的真的,过几日你的身体好些了,我带你去见她。”
    吟秋放下心,止住了哭泣。
    喂她喝了药,把她哄睡下,阁里照顾吟秋的女孩一脸愁容:“霍颜,这过几日怎么办?你总不能不带她去吧。”
    霍颜叹声气:“肯定会有办法的。”
    他亲自去了莲山,躲过重重机关,在一个小女孩的指引下,见到了天医:“可有让人忘去一切的药?”
    天医罚小女孩去后山,淡淡的抬眼看他:“那是毒药。”
    霍颜抬起头,沉默了很久:“毒药也可以,只要忘记一切,对身体无其他伤害。”
    天医洋洋洒洒写了个方子:“这个方子我没试过,所以到底什么时候会让人记起来往事,我也不知道。”
    “多谢。”他接过,郑重的磕下响头,起身往回赶。
    “这个药怎么味道有点不对?”吟秋好的差不多了,捧着霍颜送过来的药碗,喝了一口皱起眉。
    “没有糖吧,我给你拿些糖。”他亲手熬下这个药,也有亲眼看着她喝下去。
    一碗药喝完,吟秋撑着头昏昏欲睡,没坚持多久就倒下了,霍颜把她抱到床上,眼巴巴的守到她醒来。
    “你是谁?”
    “你的夫君。”他露出了这几日里最开心的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