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喜乐(重口,np)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4500字,嘤嘤嘤,求收藏求珍珠。
    进了里面,只有一层,空间也不是很大,被一扇门一分为二。
    外面布置的简单清爽,一个小火炉,一个小书架,小窗边铺着席子,席子上有凭几,两个拼在一起的矮桌,一个桌上是棋盘,瓜果,另一个桌子上是文房四宝。
    小安点开火炉烧了一壶热水,尹清允开门把喜乐领到了里面,里面更简单,只有个小床,床下有一个木箱,尹清允m0着下巴,叫小安:“小安,你的衣服也是放在箱子里吗?”
    “对,”小安翻着白眼,端着水盆走过去,明白自家少爷什么意思,他打开箱子,把自己的衣服翻出来,放在床上,“哝,擦好身上的水穿吧。”
    尹清允r0u小安的头,两人往门外走,关上了门。
    只有一盆水......喜乐就着这盆水,擦擦身t,擦擦头发,把小安那身衣服换上,算是正好合t,她打开门,尹清允盘腿坐在窗户边,指间夹着一枚棋子,看着棋盘沉思着,棋子迟迟未落下,似是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他转过头来,,没有过分打量她,眉眼温柔,唇角微微含笑:“正合适。”
    喜乐走过去,坐在尹清允斜对面,小安的旁边。
    “多谢你们。”她整个人都轻松不少。
    尹清允提起茶壶,为她倒了杯茶,放在她面前。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大拇指上一枚剔透的玉扳指,执着那瓷白的小茶杯,颇为赏心悦目。
    喜乐拿起茶杯,这竟是花茶,她饮了一口,入口清香,“你......叫什么。”
    “尹清允。”他又执起棋子,此时是黑子,执在指间,薄唇开合,声音低沉清缓,吐字慢且清晰。
    外面忽然吵闹起来,小安出去,不多时又跑了回来:“少爷,是庞魏的人,要来找人。”
    “带她躲进去。”尹清允坐在那里不慌不乱。
    小安领着喜乐又进了里面,在门后扣了几下,一个暗门出现,里面挂着几把剑以及一些其他的武器,剩余的空间刚好站一个人,小安让喜乐站在里面,把小门从外面弄好,这才出去让那些人进来。
    木板的缝隙能看到外面的情况,进来几个人,明显都愣住了,恭敬的过去对尹清允行礼:“尹大少爷,没想到是您的船,得罪了。”
    尹清允点点头,那些人开始搜,却不敢放肆,搜完了以后又行礼,出去了。
    待人都走了,小安才把喜乐放出来。
    三人还是那么安静的坐着。
    “我叫......喜乐。”
    “没人问你哦。”小安直接不客气的回道。
    尹清允却是一顿,目光望过来:“喜乐?”
    小安被自家少爷这么一重复,似也想起了什么,“是那个yan名远扬的喜乐公主?!”
    “yan名...”喜乐脸se一白,苦笑着自语:“倒是对的,李寒未做了那么多......”
    尹清允放下棋子:“姑娘,对不住了,我们不能留你。”
    喜乐自是理解:“没事,到了岸上,我自会离去。”
    “不,我的意思是,要把你送还给李寒未。”
    喜乐瞪大了眼睛,连连摇头:“不,我不要回去,李寒未他根本就不是人。”
    尹清允为她添水,“喜乐姑娘,今晚我们救了你的事,一定会被李寒未知道,倘若你不回去,他绝对会来尹家找人。”
    尹家......喜乐脑子一闪,抓住了个名字:“尹恕?”
    小安声音高起来:“哎,这是我家老爷名字,你怎么能直呼呢?!”
    想起那天的情况,以及李寒未那句“尹恕的狗”,喜乐彻底失去了希望,双手把茶杯圈在掌中,感受着唯一的温暖:“你们有恩怨?”
    尹清允放下了棋子,也拿起了茶杯,袅袅热气里他的面容如他的声音一般,沉着柔和:“真要说起来,我们倒是跟李寒未没什么,只是......我父亲算是其中一个因。”
    “当年李寒未在营中,父母皆逝,无权无势,亦无人依靠,可他又行事作风嚣张大胆,只为引得皇上注意,我父亲手下的人觉得不能让他抢了我父亲的风头,就总是处处为难他,其实他当时吃了不少苦。”
    尹清允语气淡淡的,眉眼也淡淡的,平静的像在叙说别人的故事:“那时候,我父亲知道手下的人都做了什么,却没有阻止,也没有亲自去打压,或者说没有亲口下令让人去打压李寒未,我父亲认为,李寒未做不出来什么,他掉以轻心了几年,李寒未已在京中立足,已有忠心将领无数,那些人,个个强过了我父亲手下的人,李寒未也强过了我父亲。”
    “李寒未把当初的帐全算在了我父亲头上,在他有一次立了个大功后,拒绝了金银财宝土地美人,只要位子,皇上当然给,给了他一个大显开朝以来独为他一人特设的职位,镇国大将军,与我父亲的辅国大将军平起平坐,”尹清允屈指敲起了棋盘,“如今,我父亲也要让他三分。”
    四下一时寂静。
    手中的茶杯凉了,喜乐放下,不知是心里冷,还是泡在水里太久身t冷,她抱住胳膊搓了搓,明明觉得自己够坚强了,被折磨了那么久都挺过来了,可开口时眼泪还是掉在了杯子里:“我明白了,谢谢你们帮我躲过庞魏。”
    她拿起茶杯送到嘴边,尹清允抓住她的手腕,拿下杯子倒掉茶水,重新倒上新的,“小安,把炉子挪过来。”
    小安以为是自家少爷冷,就把火炉放在了尹清允旁边,尹清允却推到了喜乐的身旁。
    喜乐看向他,他的眼睛也望过来,那双深邃的眼中只有平静,与世无争的平静,她低下头:“谢谢。”
    等到了深夜,外面的船舫全都灭了灯火,尹清允才带着喜乐出去,他们的马车也不是很大,里面铺着毯子,很是舒适,喜乐在颠簸里有些昏昏yu睡,额头上被覆了一层东西,她惊醒过来,目光便撞进了的尹清允眼中,他的眉眼在淡淡的灯火里清雅温柔,“你的脸se不太好,恐是在水里染上风寒,等会回去记得让大夫看一下。”
    喜乐捂上额头,一块冒着热气的布,她把手拿下来,隐约闻到了药香味:“公子看脸se就能判断出来了?”
    “久病成医。”他自嘲的笑笑。
    她愣了下,想起那船舫里有gu浅淡的花香,可花香里又夹着其他的什么味,这么一想才反应过来,是中药。
    马车此时停下,尹清允先下去,伸出手把喜乐接了下去,小安睡着了,迷迷糊糊的转了个头继续睡。
    下去看到的就是李寒未,他背着手,一身黑衣,在将军府门口灯笼微弱的光下,紧盯着喜乐,他像是早就料到她会回来。
    “看来什么都瞒不过李将军。”尹清允走过去。
    李寒未看了他一眼,再次看向喜乐,“过来。”
    喜乐没动,低头避开李寒未y翳的目光,李寒未握紧双手,咬牙一字一字道:“喜乐,过来。”
    她更冷了,这回是害怕的,抬脚慢慢的挪过去,李寒未的眼睛随着她的动作移动,一直牢牢盯在她身上,即便走过去了,她也不敢靠他太近。
    “进去。”他终于不再看着她。
    喜乐回头看看尹清允,对方对她笑了一下,她也回以微笑,朝将军府里走。
    “十三年前,她不过就是个小娃娃而已,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又何必迁怒于她。”尹清允认真的看着李寒未,低声道。
    李寒未的指甲掐到了掌心的r0u,他不知道自己怎么那么生气,又在气什么,听闻此话,走近了尹清允:“周家所有人我都不会放过。”
    “冤冤相报何时了?”尹清允摇摇头。
    李寒未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冷哼了一声,“代我向尹将军问好。”说罢转身回府。
    尹清允看着那块匾额,李寒未府上的事,他还是不要搅进去的好,夜风掠过,手捂住嘴咳了两声,他转身上了马车。
    喜乐边走边想着刚刚隐约听到的一句话,十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让李寒未非要灭了昱朝不可?她应该问谁呢?
    她低头想的太入神,一下撞上了东西,抬头一看是李寒未,不知他怎么就到了她的前头,低眸冷冷的瞧着她。
    喜乐后退两步,垂在两侧的双手不安的攥紧了衣服,她有一gu不安的感觉......
    李寒未上前,抓住她的胳膊,快步的朝另一个方向走,男人的步子总是迈的很大,喜乐跟不上,近乎小跑,又被他拽着,脚步跑的凌乱,有几次都差点自己把自己绊倒,她用另一只手去拍打胳膊上他的手:“李寒未,你放开我!”
    打了几下他不为所动,喜乐一咬牙,手掌弯曲,亮出指甲,对着他的手背一抓,李寒未吃痛松手,看着手上的伤口,转过身手就朝着她的脖子伸来。
    他的动作太快,气势也狠,喜乐愣在那里,可他的手停下了,就那么停在她面前,李寒未皱着眉头,手收了回来,一步步b近她,“这身衣服是尹清允的?”
    “是。”她下意识的回答,还没有听出他语气里的不对劲。
    李寒未扬唇笑起来,唇角的弧度在这样的夜里有些狰狞,他的手迅速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唇压了上去,用力啃咬着她柔neng的唇瓣,喜乐闭紧嘴巴,双手抵在他的x口推拒着他,隐约中似乎听到布料撕裂的声音,这才发现他另一只手居然在撕扯她身上的衣服。
    喜乐不想就这么在院子里,她还是有羞耻心的,只好停止了挣扎,任他的舌头撬开她的唇齿,闯了进来。
    李寒未也发现了她的变化,吻逐渐温柔,逐渐深入,逐渐控制不住自己。
    他横抱起她,走进了屋子里,把她放在了床上,在她的双腿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尹清允那个病秧子有我厉害吗?”
    他伸出双手,从x口直接把衣服撕开,b0起的roubang隔着布料顶了一下她的下身,喜乐瞪大眼睛:“你有病是不是,为什么要这么说尹清允。”
    李寒未的目光y翳起来,继续去撕下半身的布料,喜乐用脚踢他,他压下她的脚,俯身在她脖子上啃咬,手没有闲着,几下就把她的衣服完全褪尽,全扔到了床下,roubang抵在了x口。
    喜乐用手背压着眼睛,认命的不再抵抗,只希望他能早点结束。
    “喜乐,”李寒未拿开她的手,掐住她的下巴,b迫她看着自己,roubang缓缓推进,还有一半的时候,猛地完全进入,她被顶的整个人都往上仰,他的目光含着些q1ngyu,停住不动:“是尹清允进入的深,还是我进入的深?”
    他松开手,去亲她的唇,喜乐才明白过来,原来李寒未是以为她跟尹清允有什么,在李寒未离开她的唇以后,她扬手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李寒未,你以为尹清允跟你一样吗?你以为他也会对我做这些事吗?”
    “尹清允是正人君子,不是你可以b的。”
    李寒未双手撑在她的脸边,目若寒潭的看着她,她害怕,却笑出来,眼泪从眼尾落进了头发里:“况且,你已经让我跟那么多男人睡过了,还怕多这一个?”
    “闭嘴!”李寒未的气势突然弱了下去,低头以唇封住了她的唇,架起她的双腿,roubang在她t内律动起来,他吻着她的唇,吻着她的锁骨,吻着那片刺青,roubang一次一次将她顶的sheny1n出声。
    他每一次撞上去必定会发出声音,仿佛那样就能让她知道,此时她在被他占有,被他完完全全的占有。
    喜乐扛不住他如此攻势,咬着唇偶尔溢出一两声sheny1n,缩着脚趾缩着媚r0u,在他身下迎来一波又一波的泄身。
    洗完澡,喜乐躺在床上连根指头都不想动了。
    李寒未撑着头,手放在她的腰上,就那么看着她,没有跟尹清允发生什么就好......
    喜乐不习惯此时的他,勉强挪了挪身子,离他远一点,他手一用力,又把她挪进了怀里,喜乐没法子,只好背对着他,“他们没有为难如诗吧。”
    李寒未用一根手指在她的肩头滑动,滑到了她的x口,捏玩她的shangru:“如诗已经给了庞太傅。”
    “什么意思?”喜乐没听明白。
    “总要有个人承受太傅的怒火。”李寒未语气不明。
    喜乐转过身来:“李寒未你还是不是人”
    下一刻,他已经又压在了她身上,细密的在她唇上吻着,让她无法言语,一条腿滑进她的双腿之间,磨蹭着她。
    他的唇舌往下移动,在她身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火热的痕迹,来到了她的x前,张口hanzhu她的rujiang,手分开了她的腿,那根y挺的roubang再次进入了她的身t,她的里面此时还是sh热滑腻的,跟她皮肤的冰凉呈现了两种极端。
    “喜乐,是你做错事。”他言外之意,是她害了如诗。
    喜乐在他身下轻轻啜泣,担心如诗,也是身子承受不了他的第二次索取。
    尹恕站在黑暗里,看着尹清允从门口走过来,遣了小安,只剩父子俩。
    “爹。”他喊完就沉默。
    “你居然去动李寒未的nv人。”
    尹清允握紧了手,自己的父亲都不先问问他情况......
    他在黑暗里,紧盯着尹恕的双眼,“那也b喜欢自己的妹妹要好得多。”
    尹恕直接一巴掌过去,哪怕上了年纪,曾经的武将力气仍不容小觑,尹清允嘴角流出血,手捂着嘴咳了几声,尹恕后悔的伸出手,尹清允侧头躲开,转身回自己的院子。HαīΤαnɡShūщū。℃o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