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喜乐(重口,np)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Π2qq.COм 第十一章(略)
    喜乐几乎是被如珠推进去的,进去的这一路上,无论喜乐怎么问,如珠都缄口不言。
    跟随府里的人指引,如珠把喜乐带进了一个小楼里,她一进去门就被关上了。
    “如珠,这是g什么?你快开门呀”
    她在里面拼命的拍门,一直叫如珠,这里除了如珠,她谁也不认识。
    喊了好一会,门动了,从外面打开,一个男人站在门口,身边还围着两三个nv孩。
    男人跟那几个nv孩进来,门又从外面关上了。
    “小美人,怎么这幅表情啊?”方丞相伸手去m0喜乐的脸。
    喜乐嫌弃的闪开:“你谁啊?”
    “我?”方丞相嘿嘿笑,“我是能让你快活的好哥哥呀。”
    他搂着那几个nv孩,往楼里走,喜乐这才注意到这个小楼内部的样子,一楼没有窗户,垂着很多纱,飘荡间露出了后面墙上挂着的各种工具,右边有楼梯通往二楼。
    那几个人进去没一会,喜乐就听到了惨叫,一个nv孩尖声叫着“丞相饶了我吧”。
    她咬咬牙,想要救人,绕过一层层的纱,看清了里面正在发生的事。
    惨叫的那个nv孩趴在一条木凳上,方丞相从后面把roubangcha进了花x之中,手中又拿着一根粗大的玉具,在nv孩的后x中ch0uchaa,另外两个nv孩在方丞相的后面与他轮流舌吻。
    喜乐本能的后退,上楼梯想找个出路,二楼的地板是红的
    她越来越觉得这个红不对劲,停了下来,手指用力蹭了几下,放在鼻子下闻,血腥味
    天呐,她到底是到了什么地方
    她抬眸四顾,二楼较为空荡,只有最里面有一张极大的床,床的三面是厚重的纱,床下沿着木阶铺着皮毛。
    楼下的惨叫中似乎又多了一个nv孩的声音。
    喜乐跑到窗户那里,推开窗户往下看,下面种的好像是铁海棠,这不是把人往si里b吗
    她在窗户边来回踱步,头上急出了汗,一点办法都没有。
    “喜乐公主。”
    喜乐回头,那个方丞相光着身子y笑着站在楼梯口看着她,她爬上窗户:“别过来!”
    他不怕,走过去:“楼下可是铁海棠,小美人,你这要是跳下去了,不si也要毁了脸啊。”
    眼见那幅猥琐的r0u条快要到自己这边了,喜乐咬牙,心一横,闭上眼脚一蹬。
    方丞相连忙伸手,及时抓住了她的手,他力气很大,一个用力就把她拉上来了。
    喜乐惊魂未定,腿有些软,方丞相却y沉了脸,抓过她就往床上扔,他扯掉腰链,珍珠全部散落,接着又掀开裙子撕开亵k,一系列动作快且狠,喜乐根本来不及反应。
    等她回过神来,方丞相已经跪在她的双腿之间,抓过一个软包垫在了她的pgu下面。
    “瞧瞧这颜se多好看,”他欣赏着她的花丛,分开了花瓣,手指伸进花x中,“里面真热。”
    “滚开!”喜乐扭动身t挣扎。
    方丞相狞笑,抓了一把床上的珍珠,一颗一颗塞进了花x里,不知道最后到底塞了多少颗,他扶起roubang,顶着x口的珍珠,cha了进去。
    “不要”珍珠不大,却被顶到了深处,隐隐一丝疼痛从花x最里面传来。
    方丞相哈哈笑了几声,大掌按上她的小腹,“怎么样?这样是不是很好玩?”
    他的言语里根本没有把nv人当回事。
    喜乐抓着床边的纱想让自己的身子往后移一些,方丞相自然察觉到了,手离开她的小腹,转而抓着她的双腿,用力分开,摆动t0ngbu开始大开大合的ch0uchaa。
    里面被顶的非常痛,她抓着纱的手松了下来,手捂住腹部,在皇g0ng刚经历的胃痛,这会又被折腾的里面痛,她不禁觉得今晚这条命可能要没了
    不过几十下,方丞相的动作就慢了下来,嘴里也喘着气,显然有些t力不支了。
    喜乐看准时机,腿用力挣开,一脚踢他脸上,让他从床上滚到了地上,她爬起来,肚子里疼的她在原地停了会,才捂着肚子踉踉跄跄的往楼下跑,花x里的珍珠因为她的动作也掉了一地。
    跑到门口,她双手拍门摇门:“如珠,我求你了,开门好不好”
    方丞相从楼上下来,胳膊一捞便将她夺腰抱起,把她扔到了后面,后面三个nv孩一脸惊恐,战战兢兢缩成一团。
    喜乐被扔在地上,背有些痛,肚子痛,只能蜷缩在地上,她眼睁睁看着方丞相从墙上取下一把造型怪异的小刀,拉过一个nv孩,当着她的面,把nv孩按在地上,他转头对她一笑,刀尖抵在了nv孩的额头上,顺着脸部轮廓划下去,然后
    取了一张完整的脸皮。
    nv孩在地上打滚,凄厉的哀嚎。
    原来二楼的地板是因为这个。
    喜乐吓得动也不敢动。
    方丞相把脸皮挂在了墙上,踩着一脚血过来,分开喜乐的双腿,roubangcha了进去,他的手指在她脸上温柔的抚m0着:“可惜了,这么美一张脸,要不是李寒未让我玩完了一定要送回去,你这个脸可就是我收藏的所有脸里最好的一个。”
    李寒未
    竟然是李寒未
    她早该想到的,穿越来的第一天,她不就被他贬为了军妓,而他坐在一旁观赏
    他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看到喜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方丞相ch0uchaa的动作缓慢下来,伸手把她的上衣也都脱下来,看到她x前的刺青时,忍不住的赞叹:“啧啧啧,这手艺,是李寒未?”
    喜乐躺着,不说话,不回答,眼神没有焦距,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他不气恼,嘿嘿一笑,低头在刺青上亲了几口,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搅动,“小美人,以后我会经常去李寒未府上找你的。”
    以后我会经常去李寒未府上找你的。
    她的眼泪终于落下来。
    身t晃动中,她看着头顶,没有光明,没有前路。
    方丞相喘着气停下,躺在了地上,对着喜乐道:“上来。”
    喜乐不情不愿的跨上去,方丞相伸手r0u起她的shangru,不怀好意的看着她的脸:“我要看到你泄身的脸。”
    她赶紧动起来,摆着腰把roubang全都吞进去,动着动着她忽然停住了,一瞬间恍然大悟,原来李寒未做的那些是让她来服侍方丞相的。
    他从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所以才一直调教她。
    见喜乐停了,方丞相一掌打在她的xueru上:“快点!”
    喜乐气的发抖,她用手背边抹眼泪边用花x上下吞吐roubang,良久心情才算平复下来,她觉得自己很悲哀,可是没办法,她现在只能努力的动作着,让自己快点泄出来。
    泄身的感觉好一会总算上来了,她闭上眼,仰着头,身t抖动着
    “李寒未教的不错啊。”
    再次睁开眼,明明她没有晕过去,就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到了马车上,似乎在听到那句话时,她的大脑就突然陷入了一片空白。
    喜乐看了下身上,已经换上了一身新衣服。
    如珠在马车里很安静。
    她挪了下位置,想要靠在马车上,动作牵动了花x深处的疼,她捂住肚子,一guyet也随之从花x里流出来,不知道是血还是那个方丞相的yet
    回到将军府,大概是深夜,里面寂静又漆黑,如珠带着她回院子里,她总觉得自己太脏,非要洗一洗,如珠没办法,叫人烧水。
    她一个人泡在水里,拼命的用手扣着花x,意图把方丞相留在t内的yet跟痕迹全部都扣出来。
    没用吧肯定没用她的手从水里出来,好像手也脏了
    哪里都脏
    喜乐从水里出来,没有拿屏风上的衣服,直接走到了梳妆台前,翻找东西的手一顿,她转头,看见李寒未不知何时坐在了床上,就那么看着她。
    他的脸上没有表情,眼神里也没有任何情绪。
    “李寒未,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没有回答,她的手m0索间握住了桌子边的小花瓶,往桌子一摔,拿起一块碎片就往自己脖子上割。
    李寒未用暗器打在她的手腕上,过去搂住她,手掌在她光lu0的背上来回摩挲:“我不是说过吗,我舍不得你si。”
    他把她抱起来,放在她身后的桌子上,双手扶着她的腰,低头疯狂的吻着她x口的刺青。
    “李寒未,”喜乐睁着眼睛看着前方:“你肯定在后悔。”
    他顿住,抬头看向她,这才看清了她的眼,只是去了一趟丞相那里,她的眼神就不复之前的灵动,双眼此时在烛光下暗淡涣散,映不出他,似乎也映不进这世间的一切。
    “不。”他淡淡的吐出一个字,不想再看到她这样的眼神,他闭上眼,吻上她的唇。
    喜乐微微一笑,在他唇间轻语,“刚被方丞相的嘴亲过,你不恶心吗?”
    李寒未的唇舌停住,皱起眉头,又吻向了刺青,roubang刺进花x中。
    她搂住他的脖子,被他压在桌子上,承受着他的撞击,“我这个身子,明天要去伺候谁呢?”
    李寒未的动作停了一下,立马加重力道惩罚似的撞着她,喜乐的唇间溢出轻y,小腹还在隐隐作痛,她的指甲划伤了他的背,李寒未停下,手往身后一m0,手上有血迹,喜乐只是看着他。
    他的兴致一下就灭了,ch0u出roubang。
    喜乐跳下桌子,shangru在空中摇晃了几下。
    李寒未过去又把她圈在怀里,伸手r0un1e她的rr0u,roubangb方才又y了许多,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明天你就知道了。”
    把她推到了床上,他从后面进入,把她的双腿并起来,roubang每一次ch0uchaa花x,同时也会在双腿上摩擦,双重的快感下,他的动作急促起来,低头亲她的耳垂,她一侧头避开。
    李寒未亲在她的肩头上,速度开始加快,喜乐捂着嘴压住叫声,哭着泄身
    黑暗中,李寒未坐在椅子上,看着床上睡着的喜乐,她睡得很不安稳,把身t缩在角落里,隔一会惊醒一次。
    门打开一道缝,有人进来,跪在地上:“整个都城都查过了,没有。”
    李寒未把玩着手里的簪子,赫然就是当初喜乐在大帐中要杀他的那根荷花簪,他低低的笑起来,看着簪子:“我就不信,他一次也不出现。”
    “将军,”临江接着道:“要加大范围吗?”
    “可以,不要这么明目张胆了。”
    霍颜从门缝轻盈的执扇而来,听闻李寒未如此说,扇子往掌心一敲:“那我的那些探子也继续蹲守吧。”
    李寒未挥手:“行。”
    见李寒未赶人了,两人一起悄无声息的出了门。
    霍颜在前面走着,想到那日把情报给李寒未时,他气的在大帐内摔了喜欢的杯子,“看来李将军是非要抓到周钰了。”
    临江似在想什么事,半晌才转头看向霍颜:“y秋在你那儿怎么样?”
    霍颜转眸瞧他,眼波流转,一丝妩媚自眼角而起:“好的很。”HαīΤαnɡShūщū。℃o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