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喜乐(重口,np)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Π2qq.COм 第八章
    雨下的非常大,一走进雨里,喜乐就被淋的全身sh透,她仰头,雨点打在脸上,隐隐有些痛。
    淋了会雨,她有点冷,又饿,手脚发抖,有一种即将撑不过今晚的错觉。
    抱着胳膊往前走,到了属于她们的帐外,她停在雨里没有进去,“y秋,对不起。”
    她绕到一个没有人能看到的角度,蹲在了帐外,任由雨淋着。
    si在这个雨里吧,哪怕回不到现代,仅仅只是这么si了,她也不要再受这种折磨了,至于被俘的昱朝皇室以及百姓,还有y秋,喜乐只希望她这一si,能了断跟李寒未的一切恩怨,能让李寒未放过那些人。
    即便穿越来的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大雨之中,y影之下,蹲在地上的喜乐,抱住自己的胳膊,全身都在颤抖着,好冷从里到外的冷她看不清这个世界了应该是要si了吧si了就好了
    混乱的光影里,她看到了现代那些冰冷的建筑,以及她穿越时站的那条街道,她以为自己回来了,往前跑,可是无论怎么跑,那些东西都是那么远。
    y秋一直哭,李寒未心更烦。
    下午的时候y秋找诵夏问喜乐的情况,因为喜乐一夜未归。
    他这才知道喜乐不见了,大雨里派人四处找,本以为她是逃了,没想到她竟然就躺在雨里,他过去的时候,只见到她蜷缩着躺在水里,浑身sh透,豆大的雨点还在不停的打在她身上,那张脸没有一丝血se,她就那么淋了整整一夜。
    李寒未抱起她,身上冰的不像活人,他心里没来由的慌了。
    军医说她身t太虚弱,且无求生的意头,很难活下来了。
    他不信。
    “喜乐,你们周家欠我的,还没有还完。”
    “我不会让你就这么si了的。”
    “我让你si的时候,你才能si。”
    喜乐闭上眼,周钰的吻就落下来,只是轻轻的吻着她的唇瓣,她觉得不够,抓着他的袖子讨要,她用舌头t1an着唇的样子实在是g引人,周钰又亲了一下:“水要凉了。”
    “一起洗好不好?”她又开始抱着他撒娇,她知道他一直没法拒绝她的要求,尤其是这样跟他说。
    周钰摇头,“不要闹。”
    “大哥”喜乐委屈的撅嘴,他叹了一声,宠溺的把她抱进了水里,自己也脱了衣服进去,两人ch11u0相对。
    他不是君子,只是不能对她做那些事,她的称呼,时时刻刻在提醒他,她是他的亲妹妹。
    哪怕他ai她ai到必须每天都要见到她,他也不能对她做那些事。
    “喜乐,”周钰箍住她,手只是m0着她的腰,没有往其他地方走,“喜欢大哥吗?”
    她仰着头,抿着唇,脸颊一红,声音轻轻柔柔:“喜欢。”
    她把脸贴在他的x膛上,感受着他的温度:“最喜欢的就是大哥了。”
    柔弱无骨的小手抚m0上他的x膛,她的脸已经红的似要滴血,“我想做,大哥的新娘”
    周钰浑身一震,难以置信,捧着她的脸。
    他笑过之后就是悲凉。
    只是凑上去,轻吻着她
    “去莲山找天医!”李寒未等到了半夜,她的气息越来越弱,派了几个人冒雨去找一个神医。
    军医在一旁跪下:“将军,放弃吧,这里去莲山,平时也要四五天,更别说现在大雨,她撑不过那时候的。”
    李寒未站在床边,她的x口染上血,是那个刺青,血止不住,换了好几身衣服,他的眼皮跳了几下,不安的感觉涌上来。
    他低头看着军医:“我不管你怎么做,让她睁开眼就可以,至于救活她,本将军自有办法。”
    军医头疼起来,看着李寒未那面无表情的脸,只好应下。
    一排针摆出来,军医让y秋脱掉了喜乐的衣服,斟酌着开始下针。
    她从周钰的那个梦里醒来,入眼就是李寒未y沉的脸。
    噩梦。
    她没si。
    李寒未看她睁开眼就是绝望的神情,走过去,推开军医,扯过y秋,拿出一把匕首,直接抵在了y秋的脸上。
    “喜乐,看清楚,你敢再闭上眼,我就一个时辰划一次她的脸,直到你睁开眼为止。”
    锋利的刀刃一划,血瞬间流出来,y秋没觉得痛,但是她感觉到血了,吓得大叫。
    喜乐的意识因为y秋的叫声,被完整的拉回来了,那道伤口很细,又细又长,血却异常多。
    “你”她没力气开口,头痛的似乎要裂开,她想要李寒未住手。
    军医收针,扯过喜乐的手又把了次脉,要活下去实在渺茫
    “将军,喜乐姑娘已经很久没吃饭了,可能没力气说。”军医退到了一边。
    李寒未松开了y秋,“去弄点吃的。”
    y秋来不及收拾脸,直接就跑出去,军医也退出去。
    没多会y秋就回来了,跟诵夏一起喂喜乐,喜乐闭着眼,嘴里进了东西,稀稀的粥,很容易吞咽,她咽了几口,嗓子里一道暖流滑进了胃里,再逐渐温暖起她的身t。
    一碗下去,手脚也稍微热了些。
    李寒未坐在桌子那里,y沉着脸,一直没有往这边看。
    y秋又盛了一碗过来,喜乐吃不下去了,她想起了周钰,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升起一丝委屈,“我想吃甜的。”
    那gu情绪不是她的。
    y秋的眼泪掉在碗里。
    公主一直ai甜食,已经很久没吃过甜的了她的公主受了那么那么多的苦
    y秋放下碗,跑出去,淋了一身的雨回来,她小心的从怀里掏出纸包着的糖,撒在碗里搅拌开来,喂给喜乐。
    入口是淡淡的甜,糖不够,这种环境下,这样的甜太难得,喜乐回味着嘴里的甜味,眼泪顺着眼尾滑落。
    难过的情绪,想念周钰的情绪,仿佛是从心里某个深处传来的,喜乐捂着x口,刺青在痛,心在痛。
    李寒未走过来,“退下。”
    y秋捧着空碗,看了几眼喜乐,走出大帐。
    大帐内只剩下他俩。
    他掀开被子,去看刺青,喜乐没有力气,任由他摆弄,拿掉血纱布,擦掉多余的血,李寒未为刺青涂上一层薄薄的止血药粉,那些药粉有些刺激,她痛的握紧手哼叫,意识再次模糊。
    “李寒未,”喜乐凭借最后的意识抓住他的手,“醒来我要看到y秋完好的脸。”
    她的手掉在床上,歪着头失去了意识。
    李寒未抿着唇,起身去帐外喊军医。
    喜乐的气息还是那么微弱,x口几乎没有起伏,军医真的没有办法了:“天亮如果能退烧,就有希望,如果没有退烧”
    他平静的让众人都退下,坐到了桌子边,看着远处床上的人,他知道,她会醒。
    眼前好像有光闪烁,有些刺眼,她眯起眼。恍惚中辨认出那是个吊坠,她回来了吗?
    真的回来了吗?
    她伸手往前抓。
    “喜乐,喜乐,快醒醒。”
    有个声音,像是在耳边,又像是在灵魂深处,轻柔的传来。
    “你是谁?”她疑惑的问。
    没有人回答。
    “你是喜乐吗?”她又问。
    “是。”那个声音虚无缥缈。
    “你是喜乐,那我是谁?”她再次问。
    她陷入了头疼的思索中,她是谁?到底是谁?
    睁开眼,是熟悉的帐顶。
    “公主!”y秋扑过去。
    喜乐头有些沉,看着y秋的脸,想到了之前的事,仔细的看着她的侧脸,只是一道淡淡的痕迹。
    y秋发现了喜乐的动作:“公主,我没事了,再涂几次药就好了。”
    没想到李寒未听进去了。
    “疼吗?”她用指腹轻滑那道痕迹。
    y秋摇头:“不疼了,公主,你饿吗?”
    看到喜乐点头,y秋为喜乐盖好被子,出去给她弄吃的。
    李寒未在桌子边,只是在看书,仿若她不存在。
    “等你好了再启程回大显,”良久之后,他放下书,没有看过来:“这段时间你就在我帐里。”
    y秋这次弄了不少带甜味的菜过来,开心的喂给喜乐吃。吃到一半,喜乐总觉得下面似乎有热流涌出来,她捂着肚子,y秋掀开被子,“公主,你的葵水终于来了,可b以前晚了不少天呢。”
    李寒未听闻,看过来,长眉一挑,眸se不清,不知道在想什么。
    喜乐感觉到他在看自己,转过头去看他,他已经转开了目光。
    把衣服换掉,垫上东西,喜乐松了口气,有葵水就代表没怀孕
    之后喜乐就在李寒未的大帐里待着了,每晚睡之前李寒未都是在桌子那里,大多数时候醒来也在,偶尔早上他是躺在她身旁的。
    大约过了十天左右,喜乐基本好的差不多了,帐外连下了几天几夜的雨也停了,李寒未下令回大显,她打开厚重的帘子,外面晴空朗朗,日头正好,军营里一片忙碌,要收拾好一切动身去大显了。
    “不知道大显什么样。”她去找y秋,想让y秋在路上陪着自己。
    y秋想了下:“听说过一点,b我们那儿繁华。”
    这段未知的旅程,未知的国度,让她有些期待。
    只是她如何也不会想到,大显,才是她命运真正改变的开始
    作者
    之前忘记说了,大显王朝这个名字,是我百度上找来的。
    骨科指的不是周钰,周钰的内容目前已经结束。
    大显的前半部分依然nvenv主的身t,nv主被安排跟各种人睡某些情节可能会引起不适,大家可以跳过
    人物的长相我就不描写了,免得我写着写着又忘记人物长什么样了…就记住全场nv主最美就行了_(′`」  ∠)__HαīΤαnɡShūщū。℃o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