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喜乐(重口,np)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Π2qq.COм 第三章
    李寒未没了兴致,拔出roubang,披上衣服,一抬头,就看到喜乐的花x里流出了血,他皱眉命人去喊来军医。
    他的军营里有两种军医,一种是给士兵看伤,另一种,则是给军营里的姑娘看伤。
    原来是之前的伤口裂开了。
    军医也不敢让李寒未别再折腾人家,  只是又给了药膏,让再继续涂抹。
    诵夏想从李寒未手里接过药膏,他却看也没看她:“出去。”
    她顿了一顿,有些嫉妒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喜乐,还是转身出去了。
    素净的小脸上,眉弯似新月,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y影,更是为她的脸增添了病意。
    李寒未分开她的双腿,手指抹了些药膏,先是在花x外涂抹了一层,接着又将手指cha进去,把药膏送了一些进去,手指ch0u出来时还有些血迹。
    他有些心烦意乱,洗了手过去捧着军书看了几页就放下来,叫来人传下去,喜乐不再是军妓,而是浣衣妇。
    直到大半夜喜乐才醒,李寒未躺在旁边睡着,呼x1均匀。
    不如现在就杀了他
    她盯着那张脸,心里蠢蠢yu动,忽然那双眼睛睁开了:“好看吗?”
    喜乐愣了一下,刚刚幸好没动手她掀开被子要下去,他从身后g起她的腰,把她揽在怀里:“继续。”
    什么?她想起了下身的疼痛,眼里充满了惊恐。
    李寒未坐起来,掀开被,roubang竖立着,“用嘴。”
    她犹豫着起来,“给y秋也看一下伤。”
    唇角g起冷笑,他的眼神y寒,伸手运起内力,把挂着的鞭子卷到手上:“可以。”
    喜乐低头,忍着反胃张开嘴,可是她对这些并不懂,所以动作很慢,牙齿偶尔还会碰到他的roubang。
    每碰到一次,他的鞭子就会在她的雪t上ch0u一次。
    她渐渐撑不住,嘴巴酸,身上疼,可是他的roubang还是那么凶狠的挺着。
    算了算,差不多又要涂药了,李寒未打开药膏涂在她的花x上,手指cha进去时,却不肯出来了,只是一根手指,应该伤不到她他把手指完全cha了进去,花xsh热紧致,他g着手指来回进去,渐渐g出了些水,满意的抹在她的脸颊上,“你可真y1ngdang。”
    喜乐被羞辱的想哭,y是忍着,此时只求他能赶紧s出来。
    李寒未用手指再次抹了些药膏,又cha了进去,这次他在深处扣挖,扣挖了一会便开始ch0uchaa,ch0uchaa不过几十下,又停在深处扣挖,果然听到了水声。
    她苍白的脸上起了些红晕,显然是q1ngyu所致,这样就好看了许多,他的roubang跟着涨大了些,还是没有要s的迹象。
    李寒未的手指幅度加大,水声也越来越大,他按着喜乐的头,自己挺动t0ngbu,在她嘴里上上下下的ch0u动。
    她受不住,张着嘴任由他来,泪珠挂在睫毛上,已经将要落下。
    而此时,他终于在她嘴里s了出来。
    白浊的yet从她嘴里流出来,她哭着要捡衣服穿,李寒未还不肯放过她:“t1ang净。”
    喜乐已经快要吐出来,她在心里让自己不要在意,继续去t1an他疲软下来的roubang。
    似乎是受不了她一直这么哭丧着脸,他踢开她:“行了,滚吧。”
    她胡乱的把衣服穿在身上,低着头小跑出去,帐外天已将亮,想到总不能让y秋看到她现在这幅样子,就找了处有水的地方把嘴跟脸洗g净,这才回去了。
    进了那个都是姑娘的大帐,一gu脂粉味扑面而来,有些帘子从里面掀开来,里面是浓妆yan抹俏丽的小姑娘,只是不知为何,都对她怒目而视。
    y秋等的一夜没睡,看到喜乐立马激动的扑过去:“公主公主你没事呜呜”
    y秋在她怀里哭,她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就这么互相抱着,她的心里忽然升起一gu暖意,有人如此关心她
    又涂了一次药膏,本想问问y秋哪里有吃的,帐外来人给她俩分活g,军医正好过来给y秋看伤,喜乐便自己出去了。
    她被领到了一堆粗布衣衫的nv人前,“以后跟着她们洗衣服。”
    分给了她一个大盆,一堆衣服,那些nv人一脸嫌弃,没一个愿意跟她说话,喜乐想到了原因,有些烦躁,这一切又不是她的问题,为什么要怪到她身上。
    没吃饭没力气,她自己抱着盆跟在那些nv人身后来到了河边,这已经用掉了不少力气,洗的时候使不上力,勉强洗了几件胳膊就开始发抖。
    喜乐并不想求人帮忙,她歇了会,自己慢慢洗,那些人洗完了要走,也没理她,全都走了。
    她看看四周,现在没人,似乎是逃跑的好机会,她起来想再观察观察,一起身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摔得实在疼,起来坐在地上,t0ngbu的鞭痕又疼,浑身似乎没个好地了。
    她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穿越到了这么个地方,扪心自问,她在现代不算是个好人,但也从来没做过什么害人的事,动物啥的也没害过,怎么就那么惨?
    上学那会看小说,那些小说里也经常有穿越成公主的,咋人家就都人见人ai,各种金手指大开,她一穿来就是军妓,还被这么折腾,难道她不是nv主?难道老天忘记给她开金手指了?
    喜乐长叹一声,再次站起来,举目远眺,跑不了远处不少人
    看来她真的不是nv主。
    一般的nv主肯定会遇到个翩翩贵公子来救她疼她,给她出气报仇,无数男配会为nv主倾倒,嫉妒nv主的nv配们全部si翘翘,完事男nv主俩人就过上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她的配置怎么也不会是nv主了。
    随便洗洗剩下的衣服,她抱着盆回去了。
    晾晒时还是有士兵过来,围着她不时的伸手m0一下,偶尔还会吹口哨。
    “还记得我的老二多大吗?”其中一个把下身往上挺,k子里鼓鼓囊囊,显然是y了。
    喜乐转身,另一个男人双手在空中做抓r0u的动作:“哎呀,真是软。”
    她缩着肩膀,厌恶又气愤:“一群狗男人。”
    “你们给我滚开!”y秋跑过来把喜乐护在身后,“离我们公主远一点!”
    y秋抻开一件衣服四处甩,那些男人被甩的一身水,不高兴的去夺衣服,喜乐帮着y秋一起,两人都被那些男人甩到了地上,十分狼狈。
    “你们在g什么?”旁边的营帐上蹲着个人,冷声斥道。
    几人看过去,那身衣服已经让他们吓破了胆,不知道他是g什么的,但是怎么也知道是李寒未的人,几个男人点头哈腰的说没什么,一溜烟就跑了。
    y秋扶起喜乐,柳眉倒竖,指着他:“李寒未让你跟着我们的?!”
    临江只是皱眉,同样也惜字如金:“不是。”
    说完他一纵身,轻功一展,一下便出现在了李寒未的大帐前,直接就进去了。
    两人一起晒衣服,喜乐想起似乎听到李寒未说过,她家欠他的,于是问y秋怎么回事。
    “这个啊”y秋歪着脑袋想了半晌:“好像我有听皇上说过,说李寒未是来报仇的,为他父亲报仇,他的父亲当年也是位将军,但是具t的,奴婢也不知道了。”
    喜乐叹了口气,她还想找出原因,让李寒未放她们走呢,现在看,难度不小。
    晒好衣服,端着盆,喜乐已经饿的前x贴后背,想去吃饭,此时却听到某个大帐内有摔东西的声音传出来。
    紧接着一个声音传来:“喜乐,将军要见你。”
    怎么又要见她
    y秋随着喜乐到了李寒未的大帐前,想到他冷着脸拿着鞭子ch0u她的景象,她下意识的缩了下肩膀,帘子从里面掀开,临江淡淡的看着她,似乎是特意为她掀帘子,她只好走进去,临江放下帘子出去。
    她站在那里看着桌子边的李寒未,此时的他还是没什么表情,却分明眼角眉梢都是戾气。
    他抬眼,眸底幽深,看不出任何情绪:“跳。”
    喜乐愣了下,踌躇着开口:“我、我不会”
    他靠在椅背上,收敛了戾气,似乎是在打量她:“一边跳一边脱。”
    她呆了半晌,只好瞎跳,偶尔会褪去一件衣衫,李寒未就在那里看着,又好像是在观察,面上看不出喜怒,也看不出到底在想什么。
    还剩下肚兜跟亵k,他没有要停的意思,她咬咬牙只好把肚兜也脱了,最后犹豫着把亵k也脱下来了。
    “过来。”
    李寒未手指敲着桌面,喜乐走过去,停在她面前,他伸手在她t上拍了一掌,声音清脆,tr0u诱人的晃动。
    她却因为那一掌正好打在鞭痕上而痛的皱眉。
    “坐上来。”他依然淡淡的看不出什么。
    喜乐跨开腿坐上去。
    李寒未又执了蜡烛,她恐惧的摇头:“不要”
    他似乎想了想,把蜡烛放下了,手掌从她后背一推:“坐上来的时候,要用这种姿势。”
    这种姿势喜乐的眼泪差点掉下来,自己的shangru几乎要送到了他的嘴边,她又不敢不从,只能保持这个姿势。
    “临江,”李寒未把临江唤进来,临江进来低头目不斜视,他把喜乐的头发全撩到了后背,“铃,酒。”
    临江赶紧去取,把两样东西放在了桌子上,低头退出去。
    保持姿势实在难受,喜乐稍微放松了一下,他的手掌又拍了一下她的t0ngbu:“不许动。”
    李寒未低头hanzhu她的rujiang,sh热的舌头来回拨弄吮x1着,喜乐不敢动,又害怕,rujiang迟迟未立起来,他换了个rujiang,手掌从背后撑着她的身t,脸埋在了她的shangru上。
    他x1shun的声音渐渐大起来,仿佛想去里面x1出些什么来,另一只手则在背后游走,来到了她的后x,手指在后x外划动,她敏感的抬起了t0ngbu,想要远离他的手指,他的手便又是一巴掌。
    喜乐乖乖的保持着他要的那个姿势。HαīΤαnɡShūщū。℃o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