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愿为裙下臣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孕前期小公主的反击3000+
    自从怀了孩子后,薛琼枝越发娇气起来,总是变着法子撩拨傅怀瑾,仗着前期胎象不稳知道傅怀瑾不会真的g她就越发过分。
    近来,傅怀瑾为了尽可能和她呆在一起,就把桌椅搬到寝房里,薛琼枝本来喜欢看一些男情nvai的小说,自从被他发现就明令禁止她看了,说对胎儿不好,可怜薛琼枝唯一的兴趣被剥夺了。
    之前趁他办公务的时候还能偷m0看上一些,现在连这点时间都没有了,他还让她无聊的时候画画这样对孩子好。
    傅怀瑾都不用看就知道薛琼枝又在想什么,那两道不满的目光仿佛有实质一般。可是他不喜她对着那些烂俗的话本痴笑,怀孕之前只能想办法扔掉,怀孕之后反而有理由正大光明地没收了。
    原本就极美的她,怀了孩子之后带上母ai的光辉,真是让他恨不得,恨不得csi在床上。可是,太医吩咐前三个月万万不可行房事对母t不好。他只能暂且忍下,每日只能亲遍她全身哄着她为自己纾解纾解。思及此,傅怀瑾放下奏折捏了捏眉头心里算着还有半个月,缓一缓涌起的yuwang。
    薛琼枝心里憋着气,笔下开始乱画起来,突然身后贴上一具滚烫的身t。
    “怎么这般没有耐心。”傅怀瑾看见洁白的宣纸中间一团墨se。“又是恼我了!”
    “哼。”傅怀瑾虽然宠她,但是有些事情无论她撒娇耍泼都没有办法改变。
    “枝枝我是为你好。”傅怀瑾包住她拿笔的手滑动起来。“你要是ai看书,无论什么名家史记我都能为你寻来,只是这些民间话本不行。”
    “可是我看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坏阿!”薛琼枝反驳。
    “那是因为之前我不在,若是我在定不会发生这件事。”傅怀瑾一想便知道是那个朱家小姐窜嗦的。
    “哼。”薛琼枝不yu争辩反正向来都是自己输。
    “好了,别气了,太医不是说了对腹中孩子不好。”傅怀瑾知道她对孩子的重视程度。
    “那你还惹我。”薛琼枝美目睁得圆圆的。
    “是为夫的错,为夫给娘子消消气。”傅怀瑾一手就伸进单薄的衣衫内,虽是冬日但是屋内暖气十足,薛琼枝只着薄衫,怀孕之后n头分外敏感一点点摩擦都受不得,所以肚兜没有穿,披散着头发显得x前肌肤越发白皙剔透,被热气熏热的脸颊粉neng诱人。
    傅怀瑾喉咙微动,手伸入托起沉甸甸的rr0u,自从怀孕后就越发胀大细neng起来,如今连r0un1e都不敢用力生怕捏碎了。
    薛琼枝怀了孩子后yuwang也高涨起来,习惯了他的ai抚放松身子靠在他的x膛上,软软地sheny1n起来。
    “枝枝就这般舒服吗?就仗着我现在动不了你,真是坏家伙!”傅怀瑾咬着她的耳朵说道。
    “阿谨r0u得枝枝好爽。”薛琼枝心想要给他一点教训,另一只空闲的手绕到身后伸到k子里,握住滚烫y挺的roubang上下慢慢地撸动着手指轻点着吐露清ye的guit0u,一触到roubang她心里就暗暗咂舌幸好现在他动不了她要不然这么y得吃上好些苦头。
    “能让枝枝爽是夫君的荣幸。”傅怀瑾眼底发暗,自然知道她的小把戏却不揭穿,挺腰顺着她手的力道顶弄着,手里的动作却越发轻柔,嫣红的rt0u俏俏地挺立着大拇指刮擦这nengrt0u惋惜说道“什么时候才能有n水。”
    “有也不是给你的。”薛琼枝b之前更容易情动,只是r0un1e几下rr0u下身就出水了,忍着q1ngyu磕磕绊绊地说道。
    “枝枝最会的就是伤为夫的心。”傅怀瑾不甚在意,从她朦胧的双目就知道她已经情动了。
    “你最会的便是扮可怜了。”薛琼枝深知对方秉x不像之前轻易地被迷惑了。
    “只扮给枝枝看。”傅怀瑾把她抱到榻上。
    自从孕后,薛琼枝能看不能吃,傅怀瑾就更ai亲近她了,时不时就把她放倒t1an吻她的xia0x,每次t1an到两人都气喘吁吁眼角飞红,他就用她的手,腿解决问题,是以薛琼枝都不怎么穿亵k了总是红肿的rouhe无论碰到多么柔软的丝绸都会刺痛。
    放稳当之后照常扶着她一条腿到肩膀上,低头hanzhu已经有些sh润的xr0u。轻车熟路地用舌尖挑动起来,伸到x道内找到凸起的r0u点顶弄起来,不一会儿她就泄了出来。
    “嗯.啊..”薛琼枝难耐地伸手cha入他的发间。
    “这便爽了?”怀孕后的她只要他t1an一t1an便情动得不能自己,他ai极她这般为自己情动的媚态,娇娇的模样简直要夺了他的神魂。
    “是啊,枝枝最喜欢怀瑾哥哥t1an了,想要怀瑾哥哥csi我。”仗着怀孕薛琼枝总算能将他一军,一手地r0un1e起自己的xr揪着自己的rt0u媚叫起来,另一只手直伸到自己的嘴里像是吮x1roubang一般含t1an起自己的手指不住地langjiao“嗯.啊..啊好爽。”脚还不要命地轻踩着他b0起的roubang然后g住他的劲腰,抬着小pgu往上凑。
    被这y媚一幕激到额角青筋暴起眼底发红,si命忍住弄她的yuwang,又不敢随意动她只能僵着身子“枝枝,是不是觉得现在我动不了你就敢这样g我。”
    傅怀瑾冷笑一声“这么sao的nzi不就是想让夫君玩吗。”他双手把x拢住,整个人跨在她肚子上方,挺着roubangcha入聚拢的xr中间,之前怜惜她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姿势本来就积攒了许多yuwang今天还敢不要命地g引自己。
    一进入就感受到不同于xia0x的丝滑感,可惜roubang太过粗长,即使rufang变大也不能完全包住他,根部进去了guit0u就出来了。
    薛琼枝略略低头就看见guit0u抵在自己下巴处,x部被cha得滚烫惹得下身像是泛lan了一般流水还有一gu痒意。
    傅怀瑾察觉到她的扭动进出的频率更快了,抓握着rufang的力气更大了“连为夫的子孙根都包不住还敢和我叫嚣?”
    guit0u蹭得下巴发痒,薛琼枝媚眼一嗔竟低头hanzhu小半个guit0u嘬x1起来。
    “枝枝,松口。”傅怀瑾一个不查差点s出来,他不想让薛琼枝做这些事,她是公主合该高高在上的。“你不需要这样。”
    “为什么?你不也是经常这样对我。”薛琼枝认真t1anx1起来,脸颊因为x1力而微凹。
    “那是因为我ai你所以想给你最好的。”傅怀瑾拂开她汗sh的鬓发。
    “我也ai你。”薛琼枝笑着说道“我也想给你最好的。”
    说完,傅怀瑾就陷入呆愣,薛琼枝推到一动不动的他,爬起来跪在他的腿间,微微屈身双手包住roubang,舌头顺着bang身t1an吻起来,幸好傅怀瑾极aig净,roubang除了淡淡的腥味也没有让她感觉不舒服。
    “枝枝,再说一次,再说一次给为夫听。”傅怀瑾扶起她的肩膀轻声哄到。
    “我ai你,我ai傅怀瑾!”薛琼枝没好气地说道“都有孩子了怎么还是这样?”
    “枝枝”傅怀瑾眼光发亮想要反扑回去被她制止“今天我来。”
    “好,今天听枝枝的。”傅怀瑾坐好,一副任君采撷的姿态。
    低头张口整个包住了guit0u后就动不了,手在不停地抚m0着软软的卵蛋和bang身。清浅的呼x1喷在他的小腹上“嗯.枝枝x1得真bang,再深点。”傅怀瑾低喘起来,难得露出这样魅惑的表情,平日冷静疏离的桃花眼里奔涌着浓烈的yuwang。难怪每次他都喜欢主导,这种完全掌握对方身t的感觉太奇妙了。
    薛琼枝不由地开始吞吐着roubang,傅怀瑾感觉到了bxia0x还炙热紧滑的地方,薛琼枝细neng的舌尖不停扫过马眼刺激着他,青涩的技术,偶尔牙齿的磕绊,略微的疼痛反而助长yuwang,他心底叫嚣着再深一些,再深一些。伸手抚上了她的后脑,随着她的吞吐摆动腰腹,恨不得整个塞进去。
    渐渐地薛琼枝嘴角发酸,guit0u还过分地抵到了喉咙,脑后的手还不断把她的脑袋推近他的小腹,引得她直反胃用舌头想把他顶出去,忍不住伸手推拒着他,但是禁yu许久的傅怀瑾哪里有半分理智在,不顾她的抗拒,一下b一下深,呕得薛琼枝眼角泛泪“呜呜呜。”用手撸动安抚着他露在外面得bang身企图让他不要再深入。
    “再一下,枝枝就一下。”嘴里不断安抚可动作却愈发粗暴,薛琼枝忍无可忍,趁着他拔出去时轻咬住guit0u,舌尖用力往马眼里钻。这一次刺激下傅怀瑾立刻就泄了,大gu的n0ngj1n在她嘴里喷s出来,来不及吞咽的都流了出来底滴落在rujiang大腿根上。
    “快吐出来。”傅怀瑾连忙拿过一旁的丝巾,薛琼枝却咽了下去,还用手抹掉嫣红rujiang上的jingye含到嘴里美目微眯满脸魇足“嗯,腥腥的甜甜的。”还作出一番评价。
    如此ymi的一幕傅怀瑾的roubang似是瞬间就y了起来。“别这么招我”他叹息地说道。
    “人家只是尝尝嘛”薛琼枝俯身上前贴在傅怀瑾身上。“我困了。”
    傅怀瑾看着jing神的roubang只能无奈,“公主发令了臣哪敢不从。”孕后她向来嗜睡何况今日胡闹许久只能委屈自己了。
    抱着她上了床,刚放下她就睡着了,最近无事向皇上请了假。满足地抱住她睡起了午觉,只是不知道为何薛琼枝现在多了一个怪癖喜欢握着他的roubang睡觉,有时候做梦还喜欢r0un1e拽,唉,真是甜蜜的折磨,傅怀瑾想。HàīΤànɡSнūщū。℃Ο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