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愿为裙下臣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N2qq.てǒм 画眉
    温存了片刻,薛琼枝受不了温泉的热量,催促傅怀瑾拨出去。      傅怀瑾拨了出去却用手堵住x口不让jingye流出,从一旁找出一个眼熟的塞子作势要塞上。
    “不要,你怎么随声带着啊,而且塞着太奇怪了。”薛琼枝拦下。
    “不是想要孩子吗,塞上效果更好。”一本正经地骗人。
    薛琼枝只能含含糊糊地答应了,然后她别扭地走回原来河边,傅怀瑾洗了果子给她吃“刚刚我又发s了一枚信号弹他们很快就能来了。”
    薛琼枝向上看去白日里这悬崖并没有那么深,“那你还敢……要是他们提前下来怎么办。”
    “放心,我怎么舍得让别人看见你的身子呢。”
    看着对方一脸笃定她有火也没处发只能自己咽下。
    两人简单吃了些,到了接近傍晚的时候远处传来呼叫声“傅大人!公主!”
    薛琼枝连忙跳起来应着,很快人就到了面前“卑职救驾来迟请公主降罪。”
    “无事,本g0ng也没有大碍。”薛琼枝紧紧握着傅怀瑾的手终于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那请公主殿下随卑职离开这里吧,此地地形险绝没有办法使用轿辇,如公主不嫌弃卑职愿背您上去。”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薛琼枝拒绝了,要是同意了还不知道傅怀瑾又会成什么样子。
    刚一迈步就感觉到xia0x里的塞子要滑出来一般,立即把腿收回去求救似地看向傅怀瑾。
    “我是公主的驸马,公主自然只想和我在一起。”傅怀瑾摆出官场上人畜无害的模样“是不是啊公主?”
    “自然。”薛琼枝愤愤地说道。
    “可您的身子。”将领担忧道。
    “无碍,照顾公主的能力还是有的。”说完就利落地背起了她“你们走在前头带路。”
    “是。”
    双腿大张的姿势薛琼枝感觉塞子又要滑出来了,傅怀瑾在她群纱的掩饰下,用手指把塞子推得更进去了。
    薛琼枝搭在他脖颈处的手臂不由收紧
    “枝枝是想要谋害亲夫吗!”傅怀瑾控诉道。
    “还不是怪你!”
    “可是公主说要孩子,臣只是想尽办法帮你而已。”
    “现在就是公主臣了,床上的时候怎么不这样?!”
    “要是公主喜欢,下次我们就玩这种的。”耍流氓的方面她可b不过她。
    薛琼枝g脆不说话了,原来还心疼他劳累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软nengx部在他背部蹭来蹭去,蹭出小腹一团火,可惜现下不是什么好时机。
    幸好一路上士兵砍去了大部分的杂草,歇了两次就到了顶,此刻天已经大黑了,所以傅怀瑾腿间的异样不是很明显,他刚放下薛琼枝。
    “阿枝,你没事吧。”就看到一脸焦急的顾南征迎了上来。
    “无事,还有以后还是称我公主吧。”此时的薛琼枝看着面前的人心里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你是不是生我气了,你听我解释。”顾南征看着她淡淡的神se感觉他是真的失去她了“云溪她怀有身孕,我本想着救下她就和你一起下去的。你要相信我阿!”
    “不重要了,顾南征我们早就,不,或许我们从未真的懂得感情。我不怪你,真的。”薛琼枝表情真诚“我现在过得很好,希望你也是。”
    说完转身走到准备好的马车里,顾南征还想上前就被傅怀瑾一把拦下“从前我一直好奇枝枝心仪什么样男子,没想到只是一介懦夫,是我高估你了,枝枝心善不代表我也是,若是你再敢来打扰她,我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人间。”说完松开拉住他的手,用手帕擦了擦仿佛沾上了什么脏东西似的,径直走向薛琼枝的马车。
    上了马车看见已经熟睡了的薛琼枝摇了摇头,经历确实太累了。上前抱住她,马车悠悠走了好一阵才回到公主府。
    他抱着她下来马车就看到泪汪汪的木槿迎上来,木槿刚想说话就被他示意薛琼枝睡着了,轻声安排抬热水倒房里。
    到了房间把她轻轻放在床上,衣服早就破破烂烂的了,洗过温泉身上还没有那么脏,他把她的衣服剥下,拿丝巾仔细擦洗了一下,x前和腿根处有明显的指印。把塞子拨出一gugu稀释过的jingye涌出打sh了丝巾,换了好几块才擦g净上了药后,被子盖好了,自己才去沐浴。
    带着一身热水汽进了被子把她紧紧地拥在怀里。
    第二天一早薛琼枝就醒来了,浑身清爽一定是傅怀瑾帮自己清理过了,感觉n头痒痒的一睁眼就看见傅怀瑾头埋在自己x里“你啊”一张嘴就是sheny1n。
    “枝枝想要了?现在不行太后娘娘要我们进g0ng一趟。”傅怀瑾含着rt0u含糊地说道。
    “谁想了,是谁一大早撩拨我的。”薛琼枝毫不留恋地推开他,唤木槿进来侍候起身。
    傅怀瑾不舍地捏了捏她的翘t“真是狠心呐。”然后半倚在床头看着她穿衣。
    因为要入g0ng木槿选了繁杂一些的衣服,幸好现在是秋天不会热,倒了梳妆时傅怀瑾才起来穿衣,木槿正要给薛琼枝画眉被傅怀瑾阻止“我来吧。”
    “你行嘛,今日可是要入g0ng的。”薛琼枝向来对自己的容颜很在意。
    傅怀瑾不说话直接上手,细细地描摹起来,眼神缱绻看得薛琼枝有些脸热“看,夫人满意吗?”他把镜子转了过来,镜子里的少nv面容yan丽两根柳叶眉不浓不淡地弯着。
    “真好看!”薛琼枝左右打量起来,笑眸里璨若星辰。
    “是啊,夫人真好看。”傅怀瑾对她向来不会吝啬夸奖,薛琼枝心中不断回味“夫人”两字,心里满满胀胀的觉得b“公主”还动听。HàīΤànɡSнūщū。℃Ο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