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愿为裙下臣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温泉lay3000+
    天已经大亮,傅怀瑾环顾四周问道“饿了吧。”        薛琼枝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有点。”
    傅怀瑾撑着地面站了起来“我去找找有没有什么能吃的。”
    “不行,你身上还有伤还是不要乱走动吧。”她有些担心。
    “没事,再说我们不找吃的,怎么等到别人来救我们,我看这里太荒凉了打猎不太现实,就找些果子就行。”说着他就往树丛茂盛的地方走去,薛琼枝不敢一个人呆着也跟了上去。
    许是因为河流的关系,地面的绿植并不少,所幸有不少认识的植物,傅怀瑾采了一些草药,又摘了些能吃的果子。
    “往里走走说不定会有出口呢?”薛琼枝建议道。
    “不妥,里面情况不明万一又毒蛇野兽怎么办。”要是只有他一个人可以去冒险,现在带着薛琼枝不能有任何风险。“我们还是回到岸边吧,我发信号弹他们会循着找来的。”
    两人抱着果子往回走,却突然发现一处极隐蔽的水潭一gu浓浓的硫磺味。
    “你看这个是不是温泉阿!”薛琼枝惊奇。
    “应该是的,难怪这附近没有过多的杂草。”傅怀瑾蹲下仔细地看了看。
    薛琼枝有些心动,身上原本就脏了还在河水里泡过一会实在想好好洗一次澡。
    “怎么?想沐浴。”
    “嗯。”虽然心里清楚现在可不是享受的时候可她实在讨厌身上黏黏的感觉。
    “我帮你看着,放心洗吧。”说完就转身走了。
    薛琼枝心里发甜觉得他真是温柔t贴,可惜这个想法没有维持几刻钟就消失了。
    刚褪去衣物踏入温泉打算好好享受的薛琼枝趴在一块大岩石上,身后突然贴上一具温热的身t。
    “傅怀瑾,这时候你怎么还想着这事。”这里有没有旁人薛琼枝只觉得无语凝噎。
    “为夫以为方才枝枝在暗示生孩子呢。”全然无辜的样子。
    “现在又不在家里。”薛琼枝过不了心里的坎。
    “没事的,有没有别人,再说了,我们不多多努力哪来的孩子。”傅怀瑾的手轻车熟路地握住她x前的丰盈,五指收拢轻重不一地r0un1e起来。
    “还是太奇怪了。”薛琼枝声音一颤,搭在岩石上的手臂收回扒住他的手腕。
    “是这样奇怪还是这样奇怪?”说着就用完全y挺的roubang去蹭她的花缝,浅浅地磨着,在温泉里温度原本就高如今被这般挑逗,薛琼枝直觉得浑身像是被火烧了一般。“都奇怪,等回家了不行吗。”
    “我们都好几日没有欢好了,你就可怜可怜为夫吧。”尾音发颤听起来似是可怜极了,因为她是背对着他的看不到对方狐狸一般狡诈的笑容,多情的桃花眼里满满的心机。
    薛琼枝有些心软“还不是都怪你上次那么狠。”
    “我错了,枝枝大人有大量,现在给夫君吧。”傅怀瑾一听就是有戏的语气,得寸进尺地把薛琼枝托出水面放倒在岩石上“为夫先给枝枝t1ant1an。”
    说完就板开她的腿根,hanzhu小巧的rouhe,因为岩石高出水面所以傅怀瑾站着正好和躺着的薛琼枝齐平。
    薛琼枝看着头顶晃人的日光,想到这里是野外心里十分羞涩,扭着身子想逃离却被傅怀瑾不满地轻咬了一口xr0u“急什么,为夫t1an透了才能进去。”
    说完就专心致志地用唇舌“欺负”起xia0x,有一段时日不曾欢ai,xia0x又变得紧致起来,但是柔韧的舌头轻而易举地挑开紧紧闭着的贝r0u伸了进去,两手帮着撑开腿根,英挺的鼻梁时而蹭到上方的y1nhe惹得薛琼枝jia0yin起来。
    今日身t格外敏感,看着身t处在水里认真ai抚自己的傅怀瑾加上他魅惑的神情好似一只话本里蛊惑人心的美人鱼。随着身边偶尔传来鸟叫声更加刺激着她,身t深处升腾起一gu浓烈的yuwang还有说不清的欢愉。她决定放纵一次“嗯.阿,阿瑾再深点。”
    “遵命,我的公主殿下。”傅怀瑾不再温吞开始寻找藏匿在xr0u里的r0u点,有力的舌头扫过每一寸温软的xr0u,甚至用手指r0un1e起y1nhe。
    “啊,不,还是慢点,慢点。”薛琼枝被激的不住往上弓起身子,抖抖索索地泄了。
    一gu花ye涌出,傅怀瑾一边吞咽着说着“现在得听我的了。”终于找到甬道里的r0u点,舌尖对着那一处猛烈弹顶起来。
    刚刚ga0cha0了一次的她哪禁得起这种刺激,光滑的岩石让她没有攀附的地方手抓住他的头发想把他拉住,刚搭上去就没了力气,傅怀瑾感觉到她搭上来的力气抬头问道“枝枝是在嫌为夫不够快吗?”
    说罢,就低头把之前泄出滴落在x口的yyet1ang净然后直击刚刚t1an弄的r0u点,这一次弹顶的频率更大,相b起xr0u舌头纹理就粗糙多了。薛琼枝直觉得全身的快感都集中于这柔软有力的舌头,每一次t1an弄都让她软了身子。
    “不是,慢点,慢点。”声音似泣似诉,尾音上扬魅惑极了,傅怀瑾看着面secha0红深陷q1ngyu的她,眸里有对他的yuwang只觉得薛琼枝是这深林里的小妖jing化chenren形来g人堕落。
    “慢点可就爽不了了。”傅怀瑾在情事上一贯强势。
    不消一会,薛琼枝y叫着又泄了,这次b上次的水ye多多了仿佛失禁一般涌出,傅怀瑾吞咽不及,只能惋惜地看它滴落水中。
    把薛琼枝从石头上抱起来让她盘住自己的腰,还在回味ga0cha0余韵的薛琼枝迷迷糊糊地自觉抱住他地脖子,惹得他心痒难耐“怎么这么乖啊。”伸手查看x道sh度够了,就扶着roubangcha到x道里。
    一进去,媚r0u就疯狂地缠了上来“嘶,怎么还这么紧。”就进了个guit0u就被卡住了,抱着她抵在石壁上浅浅地ch0uchaa着。
    这是第一次如此温柔的x1ngsh1,许是两人刚刚诉过心结,此时仅仅是这简单的动作薛琼枝就sh得不成样子。
    傅怀瑾得roubang险些滑了出来“这么喜欢吗。”他开始攻城略地,在水里有浮力,傅怀瑾更容易使上力气。
    薛琼枝被温泉得热气蒸得还有t内的roubang烫到意识不清胡乱地应着,抬着小pgu迎合着他的节奏让他进入得更加顺利,不一会就全根没入了。
    温泉里的薛琼枝t温b平时高,roubang被她紧紧hanzhu,高热紧致地吮x1着他g得他恨不得连卵蛋都塞进去。
    “我好累啊。”动了没一会的薛琼枝就娇娇地抱怨道。“现在就喊累了,真是娇气。”傅怀瑾虽是这么说但是自觉地托住她的tr0u开始发力。
    随着他的腰腹用力,不断激起重重的水花,这次傅怀瑾顶到g0ng口却不像以往不管不顾地冲进去,只轻轻撞了几下便撤退。
    薛琼枝感觉到对方地顾忌,所以破开g0ng口地滋味不好受但是她想让他快了。她埋头到傅怀瑾的脖颈处闷闷地开口“我喜欢你进来。”
    傅怀瑾一愣像是不敢相信一般“你说什么?”
    “听不见就算了。”薛琼枝恼羞成怒地说到。
    “为夫听到,枝枝喜欢我进去。”傅怀瑾x腔内满是愉悦,无处发泄,只能更加用力地c弄她,guit0u试探x地顶开了紧闭的g0ng口“枝枝喜欢的,为夫一定会好好满足。”尤其是“好好”两字格外重音。
    傅怀瑾嫌这个姿势不好大开大合地cg,抱着她走到一侧较低的岩石处,走动间薛琼枝紧紧绞着滚烫的roubang泄了,大gu水ye直直淋在guit0u上整个roubang泡在yshui里傅怀瑾爽到闷哼,好不容易走到岩石处把她整个人翻了过去,让她趴在岩石上后入的t位ch0uchaa得越发顺利起来。
    傅怀瑾俯身覆在她的背上不住地咬吻着她的脖颈肩背,留下一连串的青紫。手正好托住她的大腿根,让她整个人悬空进入得更加顺利。顺着自己挺腰套弄着,先是试探地顶着g0ng口,待它开始松动有张开的趋势后,就开始用力。
    从只有马眼和到整个guit0u都进入不过几十下,一开始薛琼枝还能跟着节奏哼唧着,渐渐地没有力气sheny1n,只能不断地放松xr0u让自己好过些。
    可惜刚刚放松的x道就被他一个重顶地忍不住收缩起来,绞得b之前还要紧“这么绞得越来越紧。”被绞得出汗的傅怀瑾在她耳边哑声问道。
    “谁叫你那么重,轻些,轻些,啊,有水进去了。”薛琼枝有苦说不出,在他一个ch0u离又重顶的时候带进去了温泉水。
    “当然有水了,这里全是为我流的水呢。”傅怀瑾m0到两人相连之处,在水里也能感觉那处格外地粘腻,还坏心地捏了一下肿大的y1nhe。激得她又泄了一次,薛琼枝泄了多次傅怀瑾却一次都没有s,让她心里不平衡。
    “啊.阿瑾..”薛琼枝眯着眼睛sheny1n着,开始收紧x道要绞出他的jingye。
    “坏家伙,想绞si夫君。”暗哑的声音在耳边低笑着,惹得薛琼枝又不由自主地泄出一小guyye,傅怀瑾察觉到了“真是娇娇儿,这么敏感。”
    胡闹了许久又没有进食,在闹下去恐怕对她身t不好,傅怀瑾直起身子。对着翘起的t缝里撞去,势如破竹般碾过她故意紧缩的媚r0u,直直t0ng到子g0ng内,整个guit0u都进去了,薛琼枝被这一下猛地后仰起身子,过多的刺激让她连叫声都发不出来。
    傅怀瑾却像是征战一般一下b一下,卵蛋和xia0x相撞啪啪作响,听得她面红耳赤。他感觉到x道开始有规律地收缩起来知道她要到“枝枝,等我一起。”加快ch0uchaa的频率,最后百八十下简直是想活活csi她的力度,薛琼枝拼命地向上弓起身子分散骇人的欢愉,终于最后一下深深t0ng到子g0ng里迎着她喷涌大量的yshui里s了出来,重重地打在g0ng壁上,s了一会,傅怀瑾把她抱到怀里感觉到她的轻颤细细啄吻着安抚她,两人都没有说话享受这温馨的一刻。HàīΤànɡSнūщū。℃Ο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