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愿为裙下臣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落崖
    这是薛琼枝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公主殿下,您。”薛琼枝头胀胀的,迷迷糊糊睁眼发现自己被绑在悬崖边上,脚底是呼啸生风的万丈深渊。眼前一堆黑衣人在说话。
    “蠢货,我不就只让你绑了蒋云溪,怎么多出一个!”
    “她们穿得一样谁知道哪个是。”
    “这是哪儿啊。”薛琼枝不知道被绑了多久嗓子沙哑极了。
    “不知道,我也是刚刚醒来,他们会不会杀了我们。”蒋云溪哪见过这个架势吓得眼泪直流。
    “别哭了,对孩子不好。”薛琼枝被吵得心烦“既然他们只是绑着我们说明我们还有利用价值。暂时不会动我们的,侍卫发现我们不在了一定会找我们的。”
    “真的吗。”蒋云溪哭得颤了起来。
    “两位醒了。”发现两人在轻声说话,一个黑衣人走到薛琼枝得面前“其实我们没有想绑你的,谁叫你们穿的衣服一样,要怪就怪顾南征吧。”
    “你知道我是谁吗,敢绑我!”薛琼枝怒视。
    “原本是不知道,但是整个京城有如此美貌又和顾南征有所纠缠想必是琼枝公主。”
    “现在放了我们,我可以既往不咎。”
    “这恐怕不行,小公主还是乖乖在这等着吧。”黑衣人话锋一转“不过听说顾南征可是你的青梅竹马,不知道他是救妻子还是青梅竹马。”说完便大笑起来。
    “卑鄙。”薛琼枝骂道,话音刚落远处就出现了一个骑马的人。
    “哟,顾将军还真是准时啊。”黑衣人看到顾南征独自骑马来,围了上去。
    “阿枝,云溪。你们没事吧。”顾南征神se焦急“官场上的事不应该牵扯到无辜的人。”
    “无辜的人,顾南征,我府里上下何尝不是无辜之人!”像是被踩到了痛点。
    “你为官不仁,贪w受贿,在你手上多少宗命案冤案多少枉魂。那是你咎由自取。”
    “说得义正言辞,你又是什么好东西。还不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皇上快不行了,你就拿我们开刀不是吗,好啊!我今天也让你尝尝失去的滋味。”黑衣人示意手下拿着刀站在薛琼枝、蒋云溪两侧。“听说,这公主是你的旧情人?今天我心情好,这两人留一个si一个。”
    闻言,蒋云溪猛得抬头泪眼朦胧地盯着顾南征,而薛琼枝却出神地盯着地面。
    “怎么不选可就两个一起si了!”刀移到悬绑着两人的绳子上。
    “不,你冷静一点,你现在停下还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否则就是株连九族了。”顾南征此时心慌如麻,一边是他的挚ai一边是他的责任,云溪还怀了身孕。
    “看来是做不了选择,我数五个数,再不说可就一个都没有了。”
    “五、四、三、二、一。”作势向绳子砍去。
    “蒋云溪!”顾南征神se痛苦跪倒在地“我选蒋云溪。”
    闻言,蒋云溪眼中迸裂出一gu亮光,薛琼枝则闭上了眼,嘴唇微g,一行清泪却从眼角滑落。
    这时远处却突然传来打斗的声音,看见傅怀瑾带着一队人马杀拉过来,向来冷静自持的傅怀瑾却像发了疯一般冲来。
    “傅大人也来了?真是一出好戏,可惜是顾南征先做的选择。”黑衣人同时割下两人的绳子,顾南征离得近,一个飞身抱住了蒋云溪刚想伸手抓住薛琼枝却没抓住,只能眼看薛琼枝跌落,这时身旁一道青影闪过,直直跟着她跌落。
    顾南征趴在崖边看着傅怀瑾疯了一般抱住薛琼枝消失在深渊里。
    没有被抓住后急速下坠让她绝望极了,恍惚间,薛琼枝感觉自己被抱住睁眼一看居然是他。
    “傅怀瑾,你不必如此的。”薛琼枝极怕si可是此刻被这样炙热的怀抱紧紧拥着竟不是那般恐惧。
    “生而同寝,si而同椁。枝枝,我很欢喜。”傅怀瑾越发抱紧她。
    幸好悬崖边上有藤曼老树分散了一些冲击力,两人一路滚落至崖底,居然是一条汹涌的河。两人一起跌落到湖里,傅怀瑾把自己当作r0u垫去除了大部分的冲击。
    薛琼枝不会游泳只能sisi环住傅怀瑾,为了找到她原本就消耗了大量t力现下只能艰难地抱着她向岸边游去。
    m0索到岸边,傅怀瑾就晕了过去。
    “傅怀瑾!”薛琼枝四处打量没有一个可以藏身的洞x,现在最重要的是弄个火堆把衣服烤g,要不然得了风寒就糟糕了。想到这里薛琼枝把要涌出的眼泪憋回去“你要坚强一点,不可以这么娇弱,”为自己打起气来,用了全身的力气才把他拖到稍微远离水边的地方,天se太暗了,她只能m0索着拣一些小木枝,幸好她身上经常带有火石。可是没有野外的经验尝试了好几次才把火点着。
    有了火之后,僵冷的身t才开始恢复,薛琼枝把两人的外衣脱下拧g,外衣在滚落的过程中破烂得不成样子,薛琼枝索x把繁琐的部分撕去。架在火边烤了起来。期间实在害怕就拱到傅怀瑾的怀里,顺便帮他取暖,幸好木枝够多,外衣不一会就g了,她又依法pa0制把两人贴身衣物都烤g了。
    脱掉他内衣时才发现背上大大小小的刮伤蹭伤还有一大块淤青又让她红了眼,可是她能做的只是加快手脚甩g衣服。
    两人衣服g得差不多了,她才敢睡去。
    天光微亮,傅怀瑾眉头微皱醒了过来,火堆早就熄灭了,怀里的薛琼枝睡梦中还皱着眉。“嘶”稍稍一动后背的伤口就疼了起来。
    “怎么了,伤口太疼了吗?”感觉到动静薛琼枝醒了过来。
    “不碍事的,都是小伤。”傅怀瑾安慰道。
    “明明那么多伤口。”说着说着她又要落泪了。
    “怎么,不恼我了?”傅怀瑾擦掉她眼角的泪珠。
    “我之前也没有恼你,我们还能出去吗?”薛琼枝担忧道。
    “放心,很快会有人来寻我们的,他们是活要见人,si要见尸的。”
    一阵沉默中
    “你为什么要跳下来。”薛琼枝踌躇地问道。
    ”我要不是不下来,小公主不就哭si在崖底了。”傅怀瑾却开玩笑。
    “你!”薛琼枝含着泪瞪他。
    “我说了我们是夫妻生si同衾,哪有独活的道理。况且我ai你,怎么舍得一个人面对危险,这次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傅怀瑾心疼地拨了拨她的发丝。“被绑在崖边,你一定怕极了吧”
    “可是我对你没有你对我的感情深。”薛琼枝不想骗他,这么多日子以来她一直在逃避。
    “傻枝枝,感情怎么能用来b较,是我先动心,合该我b你深。”
    “在崖上,蒋云溪问我怕不怕,我心里是怕极了,可是我那时却在想傅怀瑾一定会来救我。”薛琼枝抓住他的手“其实不用顾南征做选择,我早就知道他不会选我,我只是有些难过为什么我先遇见的不是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薛琼枝脸se微红。
    “是我出现迟了,让你受苦。”傅怀瑾把她整个人密密地抱住x腔微震“我当然明白你的意思,我会等你,从一开始我就说过不是吗。”
    像是找到了安全所一般,薛琼枝开始哭诉起来“你知不知道我多害怕,我好害怕就这么si了,我还什么都没有做,都怪你给我这件衣服,他们是看衣服抓的人。要不然什么事都没有。”
    傅怀瑾轻拍着她的后背“都怪我,我的枝枝应该是独一无二的,以后我再也不会犯这种错了。”
    ”其实,我最遗憾的是没有一个自己的孩子。”ch0u啼着的薛琼枝双眸像是被雨水洗过一般明亮“离开这里后我们生个孩子吧。”
    “傻枝枝,这种事情应该我来说。”傅怀瑾敲了敲她的脑袋“我一定会努力的。”
    “你的伤还要紧吗?”薛琼枝脸一红转移话题。
    “不碍事,我可受过b这严重多了的伤。”傅怀瑾无所谓。
    "那给我讲讲你的事吧,我想听。"薛琼枝好奇起来,他是第一位寒门出身的状元一定付出了b所有人更为刻苦的努力。
    “我的事可没有话本好听狗血极了。”虽然这么说傅怀瑾仍开始讲诉“小时候,家里还算富裕,那时候爹娘还十分恩ai,只是日子长了,我爹开始流连于烟火之地还染上了赌瘾,家里凡是值钱的东西都被他当了去,后来赌坊的人了为了要钱失手杀了他,只留我和我娘两个人,我娘身子本来就不好被此事一刺激后,那时我还小没有能力救她,当时求便了人也没能给她续命,后来,我想就剩自己一个人了想换个地方重新生活,思来想去不如来京城闯荡,机缘巧合中和三皇子结交,他资助我读书入仕,我帮他到九五至尊,是不是无趣极了。”缪缪几句他用最平稳的声线说出,薛琼枝却能感受到那时小小的傅怀瑾一定极痛苦无助的,一个小孩想要到京城并且在京城存活下去一定受了不少的苦。
    “要是我能早些遇到你就好了。”薛琼枝感叹
    “是啊,要是能早些就好了,不过现在已经很好了,我娘缠绵病榻之时还会念叨爹,明明他如此薄情寡义下三lan,当时不明白,现在却有些明白了。”傅怀瑾温柔地描摹着她的眉眼。
    “我可不是那种人!”
    “我的枝枝当然不会是那种禽兽。”傅怀瑾一笑“情之一字最是磨人了。”
    “我爹和我娘倒是相ai,可惜太过相ai了,我爹战si沙场,我娘就随着去了。”换了口气“以前我怨极了娘,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后来皇祖母告诉我ai情本就是自私的,后来顾南征出现保护我带我玩,我想和他一直在一起。可是皇祖母却说那不是ai情,当时不信,后来有些明白了。”
    “傅怀瑾,我有些害怕ai情。”薛琼枝少有地流露出脆弱的一面。
    “没关系,只要你不再抗拒我,总会有那么一天的,一年,十年,无论多久我都会等的。”HàīΤànɡSнūщū。℃Ο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