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愿为裙下臣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绑架(第二更哦!!!)
    薛琼枝昏睡了将近一天一夜才缓过来,最先感觉到就是全身各处的酸痛,想到那几天y1uan的日子和婉转承欢的自己就十分生气。      对着傅怀瑾几日的讨好都熟视无睹,但是心里虽是气极了但是却没有其他想法就是觉得他做得太过火,自己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其他公主养面首驸马都不能说什么,凭什么他傅怀瑾处处压制着自己。
    当然这种想法她打si也不会再说了,这次之后朱玲也没有再找过她,日子又过得和以前一样除了每日赖在房里的傅怀瑾。她不理睬他便无事就站在门前露出可怜兮兮地表情,除了上药的时候强制进入。
    事后她也惩罚了那些不忠心的奴仆,但是明明犯了错的人是他为什么要惩罚下人所以就没有过多惩罚,傅怀瑾自己在她门前受了鞭刑,像是不要命一般ch0u得极狠,她看不下去拦住了,他嘴角居然还能挂着笑“枝枝可是担心为夫了。”
    “你要是si了,本公主就是寡妇,晦气。”她赌着气说道。
    “臣定竭力不让公主变寡妇。”
    木槿看着他们两人心里也有些着急,这次公主出去找乐子虽说有些不对,但是毕竟是公主驸马怎么能那个样子,自己去收拾寝房的时候一进去就是浓烈的欢ai的气息,整个大床凌乱得不成样子,多处大滩jing斑还有床下一堆擦拭过得丝巾,再联想到公主浑身青紫还在昏睡中,木槿就气不打一出来。这可是她们放在心尖上得公主怎么被驸马如此糟蹋呢。
    原本天平偏向驸马一点,但是现在十分不待见他,只是这个公主府除了自己似乎都是驸马的人,连当时听到公主惨叫想要冲进去时被其他下人sisi拦住。
    “公主,方才g0ng里传话进来太后想让您进g0ng看看。”木槿端了杯茶递给她。
    “正好我也许久没见皇祖母了。”薛琼枝也在府里呆着无聊了。
    “公主,奴婢觉得驸马这次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对您呢。”木槿愤愤地说道。“不过,奴婢怎么感觉您怕驸马爷呢?”
    ”哈,我可是公主,他一介书生罢了本g0ng只是贤良淑德而已。”薛琼枝一下子炸了毛。
    “好好好,我的公主,要不奴婢先陪您选入g0ng穿的衣服吧。”木槿跟着她选起衣服来。
    “奇怪,这些衣服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柜子里多出一大堆陌生的衣服把她以前的衣服都挤没有了。
    “这些是驸马爷添置的。”木槿ch0u出一件湖蓝的裙子“公主您看这件怎么样。”
    “不要,太yan了看着就热,那件鹅h的就行。”薛琼枝拽出一件。
    “公主眼光就是好,这可是上供的绸缎,京城可就几批,这好像是皇上赏给驸马的。”木槿取出裙子,虽是素se但是水光粼粼在有光处微微一动都煞是好看。
    “公主穿这件真是美极了。”木槿看着眼波流转不经意间流出妩媚的薛琼枝,觉得公主b以前还要美上许多。
    “本g0ng组自然是最美的!”薛琼枝骄傲地抬起头。“没想到他眼光还可以。”想到这薛琼枝撅起嘴还是没有释怀。
    在木槿一串串的彩虹p下,到了皇g0ng,一下车就看见穿着同款面料的蒋小姐哦不,是顾夫人。
    “妾身顾氏参见公主殿下。”柔柔地行礼。
    “平身罢。”薛琼枝神se淡淡,说完就上了g0ng内太监抬的轿辇,在入g0ng的人中可是最得太后宠ai的薛琼枝才能享受的。
    ”恭送公主殿下。”蒋云溪不在乎对方的冷淡。
    “夫人,这公主也把自己当回事了,您可是大将军的妻子,她除了皮相还有什么,不过是草包美人。”一旁的丫鬟反而愤愤起来。
    “够了,这里是皇g0ng,她是公主,无论如何我都要行礼这是规矩,再说,原是我对不住她。”蒋云溪神se忧伤。
    “公主,奴婢看那蒋家的小姐穿着没有您百分之一的美。”木槿看出她心情低落。
    “不是说只有几批吗?”薛琼枝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和别人相同。
    “公主殿下有所不知,这布料着实珍贵,前朝也就只赏给了驸马爷和顾将军了。”一旁的太监解释“自从驸马爷解决了水患的问题之后可是青云直上啊。”
    之前出差就是为了这事“哼”
    很快就到了太后的g0ng里,太后听到傅怀瑾负荆请罪一事以为两人闹矛盾了,但是见薛琼枝别扭下藏着小nv儿的娇羞心下明了就不多g涉“哀家是老了,不明白你们这些孩子怎么想的,只是看驸马实在不是不懂事的人,你呀,被哀家娇坏了可别欺负人家老实孩子。”
    “皇祖母,我怎么可能欺负得了他,他可b你想得坏多了。”薛琼枝不满怎么连最疼ai自己得皇祖母都不站在自己这边。只是她实在没脸说傅怀瑾怎么欺负得她。“木槿你告诉皇祖母到底是谁错了。”
    “行了,别为难人家木槿了。好好过就行,快尝尝这些可是你最ai吃得点心。”
    直到太yan落下,薛琼枝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到g0ng门时居然看见蒋云溪站着。
    “公主殿下,能否请您茶馆一叙。”
    “我们之间怕是没有什么好谈的。”
    “云溪从小t弱没有朋友之前有幸能和公主游玩一次云溪是把公主当朋友的,还望公主可以赏脸。”
    “不必了,本g0ng从未把你当朋友。”
    “公主您不会是害怕与云溪呆一起吧。”
    “笑话,本g0ng会怕你!本g0ng倒要看看你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茶楼包厢内
    “有话快说,我还赶着回去。”薛琼枝实在想不到她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
    “公主,妾身怀孕了。”但是蒋云溪脸se并不好看。
    “是嘛,恭喜了。”
    “公主,妾身没有别的意思,当初是妾身使了计谋才能嫁给南征。”说到这蒋云溪神se黯淡下来“南征他没有办法才娶了我的,他心里一直只有公主。”
    “是嘛。”薛琼枝平静地说。
    “妾身知道,公主您瞧不上妾身,也不敢妄想与明珠争辉,只是南征他心结不解郁郁寡欢,所以妾身斗胆请公主殿下见他一面。”
    “本g0ng从来没有瞧不起你,他娶了你是他做出的选择,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顿了顿“你是他的夫人理应照顾好他,不应该来找我这个外人的。”
    “之前妾身就听闻公主姻缘美满  ,妾身真心为您开心。”这些道理蒋云溪心里自然明白不过是关心则乱“不管怎么说都是妾身使计在先,这件事压在妾身心上许久,妾身知道自己没有脸求您原谅,今日能和公主一叙还望您能接受妾身的赔礼。”说完作势就要跪下。
    “不必了。”薛琼枝示意木槿拦下“你已怀有身孕不必如此,你也只是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我是怨过但如今早已放下了,你也早日放下吧。”
    闻言,蒋云溪激动地落泪“谢谢公主。”
    这时突然一阵白烟飘进,屋内几人依次倒下,几个黑衣人翻窗进入。
    “老大怎么这两人穿得一样,那个是顾南征的nv人?”
    “不管了,都带上。”HàīΤànɡSнūщū。℃Ο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