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愿为裙下臣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天三夜被到失
    下人都被遣散了,傅怀瑾自己动手换了床单,却没有任何想帮她清理的动作,倒了杯温水端到床边含在最里对着薛琼枝的嘴过渡,一杯水见底薛琼枝睫毛微动却未醒来。      傅怀瑾顺势在她口腔里用舌头刮扫着,动作越发se情,但薛琼枝仍未睁眼。
    傅怀瑾伸手抹匀她肚子上的jingye,然后向下m0到泥泞的腿间整个手掌覆在x口处摩擦起来。嫣红的贝r0u在他手掌里开合发热,薛琼枝不由自主地轻抖起来睫毛颤动地幅度越来越大。
    “枝枝的nzi真是越发大了。”傅怀瑾另一只手掐住青紫的rr0u,让它充血挺立起来,低头对着可怜的n头不停啃噬着。
    事到如今薛琼枝也装不下去了”傅怀瑾!”沙哑的声音让她自己都吓了一跳,睁眼看着一脸无辜的他。
    “枝枝不装睡了?”傅怀瑾弹了弹一边的n头。
    “你知道还敢这么对我?!”薛琼枝一想到刚刚他居然敢尿在自己身t里就气极了。
    ”臣自然不敢,只是公主愿意装臣愿意满足公主演下去。”说话间他的动作一直没停。
    “把手拿开。”ga0cha0多次后身t敏感极了此时说话都断断续续的。
    “这件事臣怕是做不到,恨不得日日cha在公主里面一刻也不分离,这样公主就不会贪玩到那种下作的地方了。”傅怀瑾满面笑容眼底却是y霾重重。
    “我都说我错了,你还要这样,你居然还敢尿在,尿在,,”想到那个事薛琼枝羞得满脸cha0红。
    “哪儿?yinxue?我都让枝枝夹松些了,还不是你舍不得我拨出来。”傅怀瑾一脸正气。“枝枝我是你的夫君,不是道歉了就能获得原谅,否则,为夫如何正夫纲。”
    拨弄媚r0u间roubang又开始挺立起来,直直地向上戳着。
    眼看傅怀瑾又要扶着roubangc她,薛琼枝撑着发软的身t想往逃“不行,傅怀瑾,我真的不行,再做我会si的。”
    “一日5次,我出差办公务离了5日,一共25次,刚刚才两次而已。什么时候做完什么时候你才能下床。”傅怀瑾笑着说出令人浑身发冷的话。
    “傅怀瑾你敢!啊!”薛琼枝觉得他疯了,却被他抓住脚腕直对着x口狠cha进去,休息中的x道明显没有做好准备,就被他整个塞进去了。
    ”臣c自己的娘子有何不敢。”傅怀瑾ai极了全部埋在她身t里的感觉,温暖sh滑的甬道每一次都细细地吮x1安抚着他。
    ”嗯啊.啊..”薛琼枝一想到还有23次就恨不得就这么晕si过去,可惜傅怀瑾绝不让她如愿,看着她t力快跟不上的时候就停下缓了缓,时而喝水再哺给她。
    “傅怀瑾,求求你了,s给我吧,饶了我吧。”薛琼枝有气无力地说道。
    “世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虽然她人没有力气但是x口包裹着他的力度却一分没有减少反而越发紧致,让他开始有sjing的yuwang,可惜这次是狠下心要给她教训用尽意志力按捺住。通过更加猛烈的撞击分散快感,每几十次重击就淋下大gu水ye”啧啧,这水怎么流不尽,这可是夫君刚换的床单。”
    “喜欢夫君,喜欢,s给我吧,快给我。”现在身边没有人只能委曲求全了。
    “既然枝枝这么喜欢夫君肯定会多多c你的。”傅怀瑾恶意曲解她的意思,每次床上看见她满脸yuwang眼角眉梢都是媚意就感觉全身热血沸腾。
    “你,你,”良好的教养让她不会骂人的话沙哑至极的嗓子只能说几个字,又接受了他哺的水一gu熟悉的感觉从小腹内升起。
    “不行,傅怀瑾我要出恭,放我下去。”薛琼枝感觉到一gu尿意袭来,煞白了脸。
    “没关系,尿在为夫身上就当是赔罪了。”闻言傅怀瑾表情越发兴奋。
    “不行,不行!”怎么可以,薛琼枝紧缩下t企图憋住。
    傅怀瑾察觉到她的意图把她翻了过来,以小孩把尿的姿势抱着她“我是你的夫君不用害羞,你的一切我都ai。”
    “不行,真的不行,求求你了,放我下去。”薛琼枝泪流满面。
    “我说了做完25次才行,乖,尿给夫君看看。”傅怀瑾温声哄着,cg的动作不停,甚至还用手指不停戳弄着rouhe。
    ”真的不行了我。”薛琼枝难耐着在他怀里不断挺起身子又落下地扭着。“啊!”随着一声惨叫,一道淡h的水柱从两人jiaohe处的上方s出在空中划出一段弧线。
    与此同时甬道紧致至极,绞得他缴械投降,s出jingye烫得她迎来ga0cha0。
    ga0cha0和排泄的快感和心里的羞耻让薛琼枝t会到从未感受到的强烈到濒si的快感。
    大量的水ye持续了一阵,薛琼枝面如si灰自己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极致的ga0cha0也让她的脑子彻底罢工。
    ”真漂亮,我的枝枝真乖。”傅怀瑾奖励一般吻上她颤抖的唇”枝枝真bang。”傅怀瑾拿过一旁的丝巾草草擦了下她的尿口就把她以趴姿放倒在床上,更加兴奋地c弄起来一次b一次狠仿佛不知疲倦一般。
    “呜呜呜。”薛琼枝咬着床单小声呜咽着。
    傅怀瑾察觉到她地不对劲心里自然明白为了什么,虽然有些心疼她可是他必须打破她对他的心里防线,俯下身子t1an吻着她的耳垂”我说了我是你的夫君就是尿在夫君身上都没事,我的一切都属于你,你的一切也只能属于我。”
    薛琼枝对他的话不做反应愤愤扭头躲着他。
    “记住还有22次。”傅怀瑾心情愉悦地说着又开始了下一轮。
    三天三夜,整整三天三夜薛琼枝出来偶尔排泄没有离开床一步,三餐下t都要含着b0起地roubang吃饭,她不想吃傅怀瑾就威胁似地si命顶弄,直到她吃才休息了一会,全身都是他s的jingyeg涸在肌肤上。有时会在她强烈的要求下清洗身子,然后维持不了多久又被s了一身。全身青紫,尤其是xr和大腿根处最为惨烈。傅怀瑾似乎极ai用唇舌t1an咬她,每一寸都不放过,睡觉的时候大掌也sisi地包住她的nengru时而不自主地r0un1e起来,半y的roubang深深地cha着,侵略x极强地抱住她,让她睡得极不安稳。
    终于在她左求有饶下sisi担保下,这件事才算过去,傅怀瑾满脸魇足,薛琼枝像是si过一般。最后清洗的时候xia0x里的jingye仿佛掏不g净一般,一gu接着一gu,索x就不清洗了。把她全身擦g净后抱到了另外一个g净的房间,高强度的xa让她连把腿合拢的力气都没有。
    张着腿红肿的xr0u不自主地颤着,”唉,肿成这般可怜模样。”傅怀瑾取出药膏细细地她涂上。
    如此大的动作薛琼枝都没有清醒的痕迹,眼下淡淡的黑青一看就是累极了。他不想如此对她,他想怜惜她ai护她,只是每次她总能找到让他失去理智的办法。HàīΤànɡSнūщū。℃Ο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