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愿为裙下臣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N2qq.てǒм 惩罚S尿3500+
    看着风尘仆仆,脸沉如墨的傅怀瑾,薛琼枝心里升起一阵恐惧。      在场的人都不动,朱玲眼神在两个“深情对视”的人之间转悠。
    “你怎么提前回来了。”她觉得是时候要打破一下僵局。
    “过来。”傅怀瑾向她伸了手。
    “原来是驸马爷,留下一起玩嘛。”朱玲像是没有看见他杀人般的眼神。
    “过来。”傅怀瑾眼底发红紧紧盯着薛琼枝,他去了外地连夜赶工好不容易提前完成任务自己骑马紧赶慢赶回来了,本来满心欢喜地回了府像同她亲热亲热没想到管家居然告知自己她居然来逛馆子了,门一开居然她正准备喝其他男人喂她的酒,她居然敢!
    “我,你先不要生气,要不先坐下吃点东西。”薛琼枝感觉要是和他走了自己肯定连渣都不剩了。
    “过来。”傅怀瑾身姿不动。
    薛琼枝没办法起身走向他,这时一旁的墨情突然站起来“这位小姐说她不愿意了。”
    傅怀瑾跨步上前一脚踹翻了他“你算个什么东西。”
    只见墨情在地上挣扎许久也没有再坐起来。
    傅怀瑾一把抱起薛琼枝走出门上了马车。
    “傅怀瑾,我”薛琼枝被他双臂箍疼了。
    “回府再说。”傅怀瑾害怕自己控制不了情绪。
    在诡异的沉默中回到了公主府,他抱着她下了马车管家迎了上来“让所有下人撤退。”
    “阿?不行,我。”薛琼枝闻言开始挣扎起来。
    “还不快去。”看到神se迟疑的管家傅怀瑾厉声说道。
    “是。”管家只能在心里默默为小公主点蜡。
    “傅怀瑾,你放我下来,  你不能这么对我。”薛琼枝看着他面无表情更加害怕剧烈挣扎起来。
    很快就到了寝室,傅怀瑾把她放到床上转身关好了门。
    天快大黑,屋内光线昏暗,薛琼枝看着他过来的步伐不断往后退。
    “枝枝,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大度?”边说着边脱下外衣。
    “没有,我就是想去看看而已,没有想别的,真的,我错了!”薛琼枝急切地声音染上了哭腔。
    “只是看看?我为早日见你每日只能睡上几个时辰,驾了最快的汗血宝马回来,却看到你居然敢去逛管子,枝枝,谁给你的胆子。”随着话音傅怀瑾衣服一件件地脱去。
    “我不敢,我再不敢了,你不要这个样子,我害怕,傅怀瑾。”退无可退薛琼枝地背部已经抵到墙了。
    “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枝枝,我ai你所以一直纵容你,知道你贪玩所以你使小x子我从来不会生气,但是,枝枝,有些事不能做。”傅怀瑾已经quanlu0,站到床边抓住她的脚踝轻松把她拉到床边。
    “我真的不会了,我就是一个人在家没事才去找阿玲玩的,我真的不是想去那种地方。”薛琼枝急得掉下泪来,眼前得傅怀瑾太陌生了,感觉随时都要把自己撕开一般。
    “我得乖枝枝,我怎么舍得怪你呢。”傅怀瑾温柔地拭去她腮边的泪珠。
    “真的吗?”薛琼枝ch0uch0u啼啼地问道。
    “当然了,别哭了等着一会哭吧。”傅怀瑾不知从哪里拉出铁链铐住了她。
    “什么意思。”薛琼枝看着细细的铁链感觉一gu寒意从手腕上扩散到全身。
    “枝枝是个乖孩子,乖孩子犯错也是要惩罚的。”傅怀瑾温柔地m0了m0她地头发眼里却是与之不符的y沉。
    傅怀瑾一只腿屈膝跪在床上开始脱去她的衣服,roubang直挺挺地朝着薛琼枝立着。
    薛琼枝呆愣住没有动作,任由傅怀瑾动作。
    不一会薛琼枝就光lu0了身t,伸手颠了颠挺翘地rr0u,低头吻上她地红唇,大力地纠缠起来,傅怀瑾咬住她的下唇“枝枝,你真该庆幸没有让他碰到你。”
    他的眼紧紧盯着薛琼枝的眼睛,美目含雾,泪珠似坠未坠。
    “傅怀瑾。”薛琼枝喃喃地喊道。
    傅怀瑾按下一旁的按钮,铁链卷起一下子把薛琼枝吊了起来,整个人离地全凭手腕上的铁链支撑,她有些害怕地扭动着身子“你要g什么,放我下来。”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
    因为手臂上吊着,r首愈发挺翘,rt0u颤颤巍巍地抖着。傅怀瑾低头嘬x1着,惹得她声线不稳“傅怀瑾,你放我下来,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傅怀瑾按住她晃动的身t,大力吮x1着rr0u以往浓情蜜意的力度如今却用牙齿恶意地咬磨着rr0u,留下大片青紫,一手向下滑到x口处,用力捏住rouhe。
    “啊。”薛琼枝忍不住上下的疼痛叫了出声“太疼了,傅怀瑾,我命令你放开我!放开我!”
    “我的公主殿下真是天真。”傅怀瑾探到x口稍许sh润,现在进入不会伤到她但会感到疼痛。他把薛琼枝双腿缠到自己的腰间,怒气冲冲地扶着roubangcha了进去。“怎么这时候还会幻想我会放过你。”从第一面就不可能了,傅怀瑾心想。
    “啊。”尖锐的叫声响起,薛琼枝从没想过欢ai也会这般疼痛,之前虽然大小不合适但每次他傅怀瑾都会让她先ga0cha0一次再继续,这次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就冲了进来,薛琼枝感觉自己被活生生地劈开一般。
    傅怀瑾缠绵地吻着薛琼枝的唇,双手紧紧箍着她的腰,下身毫不留情地冲撞起来。他也并不好受,往日sh润软紧的xr0u现下g涩拒绝他的进入,太过窄细的甬道箍他发疼,但是现在只有疼痛才能让他控制住内心的暴nve。绞紧的xr0u想方设法推他出去,但是傅怀瑾一次b一次狠。
    薛琼枝被吊着全身唯一的受力点就是灼热的roubang,要被撕裂的恐惧迫使她向后晃动。
    “不要让我c?”  傅怀瑾冷笑一声更加大力地c弄起来似是想csi她一般。“真不愧是枝枝,这么快就sh了。”早已熟悉他的x道开始分泌出大量润滑的花ye。
    “轻点,傅怀瑾,我以后真的不去。”薛琼枝有些崩溃地哭着,摇头胡乱躲避着他的缠吻。x口被撑得发白,承受着对方的攻击,吞入完全不符尺寸的roubang。
    傅怀瑾深深看着她,yan丽的小脸上皱起的眉头平日清澈的瞳孔里全是自己,她的疼痛欢愉全来自自己。这个认知让傅怀瑾感到有些满足,但也看到眼底对自己的恐惧和逃离的yuwang刺痛着他的心。
    “枝枝,不要这样看我,只会让我更想csi你。”温柔至极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语气不像作假让她起了j皮疙瘩全身更加敏感加上累积起来的快感使她很快就迎来了ga0cha0。
    ga0cha0来得又急又猛yshui浇得roubang越发坚y,傅怀瑾改为托住她的pgu上下颠起来,依靠重力每一次又狠又准,丰沛的水ye被两人x器摩擦成泡沫状沾在x口卵蛋周围。
    薛琼枝只能紧紧抓着铁链,随着他的撞击晃动起来,腿也使不上力气,颠了几点就缠不住地滑下。傅怀瑾顺势从大腿根处抱住她”就你最会偷懒。”这种姿势他更能用得上力气,c弄起来愈发深入。”嗯.”夹杂疼痛的欢愉让薛琼枝一口咬上傅怀瑾的肩膀。”嘶”不设防被咬个正着,疼痛反而更加刺激他的x1nyu“好好咬千万别松口。”手臂腰腹一起用力,生生顶开紧闭的g0ng口。
    “嗯.”因为咬着r0u只能闷哼着,口水滴落在他的肩膀上。”这么馋?上下小嘴都流着口水,真是水娃娃。”下身撞击啪啪作响,guit0u整个日了进去,不像之前全根进出堵着x口用只小幅度ch0uchaa着让guit0u不断进出g0ng口研磨着敏感的g0ng口,yshui一gu接着一gu地涌出,淋在guit0u。
    薛琼枝香汗淋漓这场折磨人的欢ai让她全身脱力已经顾不上羞耻了,整个人彷佛刚从水里被捞出来,早就没有咬人的力气了,只能软软地含着那块r0u。
    感受到媚r0u有规律地收缩起来,尤其是g0ng口紧紧收起卡住了guit0u,傅怀瑾感受到怀里人的颤抖,就顺势s了出来,积攒多日的n0ngj1n直直打在g0ng壁上,惹得她不自主地弓起身子。
    s完后一gu浓烈的尿意袭来,他忙着赶路没有时间解决问题,后来被她气狠了忘记解决了,现在尿意袭来,他想拨出来解决。但是这时意识模糊的薛琼枝被烫到不住地收缩x道。
    “啪”傅怀瑾打了她的tr0u“夹松些”
    偏偏这次薛琼枝起了逆反的心理狠狠夹了一下他半y的roubang。
    傅怀瑾一个没忍住尿了出来猛烈的水柱b刚刚jingye更加滚烫大量,狠狠打在g0ng壁上,她的小腹r0u眼可见地胀大起来。
    “傅怀瑾,出去,啊,出去。”子g0ng快要被胀裂的濒si感让她立刻松开盘住他的腿想向后逃离。
    大量的yet充满x道,咬得roubang一下子充血y挺起来。b以往任何一次都紧致的x道让他心里升起一gu浓烈的破坏yu,roubang也愈发暴胀起来。
    “你!你敢!你!”意识到他做了什么薛琼枝还是不敢相信,瞪着眼睛看着他。”叫你夹松些,不听话是要吃苦头的。”傅怀瑾托着她的力气越来越大开始ch0uchaa起来。
    “啊,不行了,我要si了,太疼了,真的太疼了。”薛琼枝根本没有受过这种疼痛连靠着他的力气都没有,被铁链吊悬着,小腹高高鼓起好似怀孕的妇人连x道里怒胀的roubang轮廓都显出来,看得傅怀瑾越发激动,额角青筋暴起彷佛失去理智一般,丝毫不管薛琼枝的哭闹求饶开始还稍稍控制浅浅cha着。
    渐渐不满足这种深度开始大开大合地顶弄起来,拨出时里面的jingye混着尿ye奔涌出来,就泄出了一点就又被堵了回去,导致原本就胀到极致的子g0ng越发疼痛彷佛要炸开了一般。
    傅怀瑾却仍然大进大出,近乎绞si般的力度带来窒息的快感让他日得红了眼,cx得力度越来越狠,速度越发地快,出入的动作快到看不清。起先还会有yet涌出现在连一滴都出不来了。
    手臂被吊着连捧住胀疼的肚子都不行,连哭喊的力气都没有了,低低地呜咽着可怜极了。
    在这恐怖的暴胀感中傅怀瑾忍着s意连着cha了上百下才释放出来,可是x内早已没有空间给他sjing,抬眼看见q1ngse痛苦的薛琼枝陷入昏迷拨出roubangs在她温软的肚皮上。
    一拔出来一gu水ye涌出彷佛失禁一般淋在床单上,浇sh了一大片带有淡淡sao味。
    傅怀瑾结下了她的铁链把她放到g净的床上,看着沾满jingye的她心里怒火才平复一些,拿出药涂了一下被拷红的手腕。HàīΤànɡSнūщū。℃Ο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