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愿为裙下臣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房lay骑马3000+
    “皇祖母,我不和他回去,枝儿想陪着您。”薛琼枝诚心说道。
    “行了,在哀家面前打情骂俏,随他回去吧,哀家也乏了。”说完太后就被嬷嬷扶到里屋了。
    “公主,回家吧。”一出去就看到身姿挺拔的傅怀瑾的桃花眼里带着深情和温润的笑对她伸出手。
    许是被这笑容迷惑道,薛琼枝鬼使神差地搭上了他的手。
    傅怀瑾随即握紧她的手像是怕她挣开。
    自从进g0ng那一日过去后,两人之间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什么。
    薛琼枝心里想着太后的话心里有些松动,虽然每次傅怀瑾在一起大多都在情事中渡过,可是每情至深处对方都紧紧盯着自己,眼里全是她看不懂的感情,浓烈得使她心惊,因为爹娘的关系她害怕任何浓烈的感情,之前对顾南征也只是喜欢不敢交付出整个真心。
    她不敢在顾南征身上赌就是因为他眼里不止有自己还有对前途的渴望和对家族的责任还有太多太多,可如果是傅怀瑾呢?她敢赌吗?
    薛琼枝心里不确定,每次面对他时心里总是逃避的心情。
    具t表现在薛琼枝越发喜ai对着傅怀瑾撒娇,傅怀瑾自然是甘之如饴,感受到薛琼枝心防的松动,傅怀瑾每晚欢ai时也越发地用力。直惹得薛琼枝美目含泪地求饶,事后他都是连连保证下次绝不过分,可到了下次,c弄她的手段越发磨人,每次都磨到她求他进来。
    近日,薛琼枝迷上了画画,可惜她自己却对画画没有什么天分,她本想请个老师来教自己和傅怀瑾商量后,傅怀瑾表示自己就能教她。
    于是,书房里,薛琼枝两腿挂在太师椅的两个把手上,双腿大张背对着坐在太师椅里的傅怀瑾,一手软软地握着毛笔,洁白地宣纸上都是错乱的笔画。
    “嗯。”薛琼枝不知道怎么突然变成这样,自己上身衣衫还完好,下身的亵k早已不知踪影,xia0x暴露在空气中,xr0u微微翕动流出动情的yet打sh了傅怀瑾的k子。
    “公主真是越发敏感,臣只是m0了几下就出了这般多的水,要淹si臣了。”傅怀瑾握住她发软的手,另一只手m0着细缝,沾到满指的yye。
    “你胡说。”薛琼枝只觉得浑身的感官都被玩弄xr0u的手指所x1引。
    x口却诚实地吞咽着他修长的手指。
    “就这张小嘴最诚实了。”傅怀瑾又加入一指扩张起来,手指在x道里m0索起来,触到一块不同的r0u,他试探x地按了按惹得薛琼枝身子直往上挺。
    傅怀瑾哪里肯搂着她地腰往下摁,手指对着那一点狠狠戳刺起来。薛琼枝一下子无法承受如此猛烈的欢愉,身子拼命后仰,眼角划出ga0cha0的泪水高声尖叫“啊..”
    子g0ng里涌出一大摊花ye像是失禁一般,许是白日让她b以往更加敏感。
    喷涌出来的花ye当头浇在guit0u上,整个roubang兴奋地跳了跳。
    傅怀瑾觉得可惜,薛琼枝x道太过窄小没有办法一下子就进去,每次都要好好扩张一番才能进去,小公主太娇neng了,他可要好好呵护。要不然此刻就已经在紧致的xr0u里冲刺起来了,恨不得立刻用roubang代替他t内的手指。
    薛琼枝整个人靠在他的身上,喘息着回味ga0cha0余韵。
    她向来不是个重yu,其实每次一次就够了,偏偏傅怀瑾都要压着她做上好几次才尽兴,刚开始还节制些到后来越发不知收敛好几次她昏过去再醒来他还是在不知疲倦地ch0uchaa着。所以此刻薛琼枝就满足了,懒懒地靠着他不愿动作。
    “怎么公主是要说话不算数了。”傅怀瑾被她耍赖地样子气笑了,挺了挺腰腹用guit0u戳了戳悬在上方的xia0x。
    刚刚他抱着薛琼枝教画,笔直的roubang戳着她的腰t处。让她有些意动,扭着身子分散欢愉,他自然是乐意之至了,只是玩了些新花样,哄得她大开双腿挂在把手上。
    “公主自己爽了就不管为夫了?”傅怀瑾上扬的桃花眼里盛着戏谑控诉她“真是薄情寡义。”
    傅怀瑾扶着roubangcha入,她刚刚ga0cha0过后的身子手脚发软连抬身的力气都没有,随着身t下沉。
    任由硕大的roubang侵入,ga0cha0后的媚r0u迅速绞起roubang,拼命吮x1起来。
    “白日就这般兴奋!”刚进入傅怀瑾就谓叹起来,绞得他爽到差点守不住jing关。“整夜含着入睡天天c弄怎么还是这般狭紧。”
    “还不是你太大了。呃.”nv上位一下子进了大半进去,roubang抚平每一处x道的皱褶。
    “能让枝枝喜欢是为夫的荣幸。”傅怀瑾拖住她的腿根上下举动着,让xr0u吞吐起x器来。
    薛琼枝手撑在他有力的手臂上,随着起落媚y起来“谁说喜欢了,傅怀.瑾好..深啊.”尾音上扬,娇软的sheny1n媚极了,仿佛变成了发丝缠绕着他的心脏,让它跳动得越发猛烈。
    “枝枝吃得下的。”傅怀瑾吻着她的脖颈留下一连串的吻痕。
    手里的动作却越发粗暴,大刀阔斧地抬起下落,腰腹配合着挺动。百下之后终于整个日了进去,薛琼枝脚趾蜷缩起来,低声的sheny1n转高,抓着手臂的手指发白。
    下身的撞击声啪啪作响,让傅怀瑾心里的暴nve生长,把她放倒在面前的桌上。飘逸的衣摆有些阻碍他的动作,深深嵌入xia0x后,扶着她的腿调转过来,变成面对面的姿势,伸手扯开她的衣衫,弹neng的rr0u跳了出来,扰乱着他的视线。
    rt0u早已挺立起来,傅怀瑾低头t1an弄起来,绕着rt0u打转,咋咋作响。薛琼枝身子在桌边摇摇yu坠,他两手穿过她的腿弯扶着桌边,迎着她下落的身t撞上去。薛琼枝被撞得颠簸起来晃出迷人的r波,连sheny1n都断断续续起来“慢.点,慢点.”
    “公主不是一直都很想骑马吗,臣愿为公主当牛做马。”傅怀瑾看着她媚眼朦胧,美目里满满都是自己,看到下意识躲闪的动作他想迟早有一天她的心里也会是自己。
    说完,tr0u紧缩腰部发力挺身的速度越来越快,傅怀瑾的话让薛琼枝感觉羞耻,x道里分泌出大量yet让傅怀瑾进出越发顺利“太深了,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身子随着傅怀瑾的挺腰颠簸起来。
    “枝枝怎么翻来覆去就只会这么几句,乖,和夫君学,要夫君大roubang狠狠草si我。”低沉沙哑的声音引诱着她。
    “不,不,要。”薛琼枝闻言满脸羞红,全身都透着动人的粉。
    “你要的。”傅怀瑾把她的腿撑得更开,撞击的动作越来越猛,恨不得把卵蛋也cha进去。
    guit0u碰到g0ng口,小小的g0ng口娇弱自然受不住了几次重击就颤颤巍巍地开了口,日进去之后就感受到更猛烈的x1力,不一会就泄出了一gu花ye兜头浇下,刺激他sjing的yuwang越来越强烈。
    他进去后停了一会,按下sjing的冲动。快到用午膳的时间,最近好不容易看着她按时用膳不想破坏,时间只够来一次。看着桌上软成了一滩水的薛琼枝,他拿过一旁g净的毛笔,对着肿大的rouhe戳刺搔刮起来。薛琼枝被这种痒意不住挺身逃离这折磨,傅怀瑾那里肯刮动的频率越发高,薛琼枝x道内r0usisi绞紧。不一会毛笔就被涌出的yye打sh“枝枝,你该庆幸我不喜欢除了我之外的东西进去这里。”傅怀瑾可惜地感叹。
    靠着t位,ch0uchaa的动作粗暴起来势如破竹般碾过每一寸媚r0u次次t0ng进子g0ng,r0ucu0rouhe的动作也越发大力。
    两种强烈的刺激下,薛琼枝只能随着他的动作,手sisi抓住他的手臂,泪流满面张着嘴连sheny1n声都发不出来,只能张着嘴弓起身子。
    傅怀瑾手sisi箍住她的腰身让她没有办法乱动,俯身hanzhu的她唇,伸舌进去扫荡她的口腔追随着她的小舌起舞安抚着她的恐惧。
    看着动作越用力的傅怀瑾,知道他一时不会结束,可是x道已经麻木起来,阵阵强烈的快感袭来。过多的快感让她受不住,一狠心主动扭动身子迎合他,收缩着媚r0u绞紧roubang“啊怀瑾..夫君.用.大roubang草..si我.全s给..我.草si我.”忍着羞耻喊道。
    闻言傅怀瑾roubang又胀大一圈,瞳孔一缩,穿过她双腿的手一个用力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是想被csi吗!”因为重力roubang直直cha入,si命挺胯捣入x道,狠狠碾过xr0u,把每一处的皱褶抚平,x口都是摩擦出现的白沫,嫣红的xr0u在他拔出时翻了出来不舍他的离开。
    最后几下cha的力度格外的强整个guit0u都cha入了g0ng口,以前从未到达的深度,剧痛让薛琼枝尖叫“啊!”整个人蜷缩起来用力缩起x道,傅怀瑾没守住jing关,jingye如同水压枪打在g0ng壁上。s了好一会才结束,roubang还堵在x道口。
    傅怀瑾抱着她坐下,看着怀里人满脸泪痕还有眼中的愤怒知道这次自己做过火了。
    “太疼了,你太过分了!”最后一下的深入痛得她整个人仿佛劈开了一般。“你给我出去,再也不要碰我。”
    薛琼枝是娇养大又刚刚ga0cha0过手脚都是软的,挣扎的动作撼动不了他半分。
    “是我的错,下次再也不会这么深了。”傅怀瑾搂着哭得身t发抖的薛琼枝,心里却觉得刚刚那一下有着濒si的快感,让他爽得头皮发麻。思及此眼底暗芒一现,m0着她隆起的小腹。
    “我不要,你出来,我不要你!”薛琼枝忍着呜咽说道。
    “枝枝,有些话不能说。”傅怀瑾听到他的话眼神突然凌厉起来,原本温和多情的桃花眼里满是粹冰的寒意。
    薛琼枝一下子就被吓住了,怔怔地看着他眼里挂着将落未落的泪珠,通红的鼻尖楚楚可怜。
    傅怀瑾看到她被自己吓到了,伸手擦拭掉她的眼泪”乖,我只是不喜欢听到这些话,我也不想吓你。”
    薛琼枝忽然发现他似乎没有半点和文弱书生扯上关系。HàīΤànɡSнūщū。℃Ο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