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愿为裙下臣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初见倾心
    薛琼枝从小便十分贪玩,在g0ng里时经常央求顾南征给她讲关于民间的趣事,但一直不满足想自己出g0ng玩。
    这次薛琼枝听木槿说近日民间好像有什么庙会,薛琼枝心里很是心动。
    所以今日一见到顾南征便缠着他带自己出去。
    “枝儿,不是我不想带出去,g0ng外本来就不安全,加上庙会就更加不适合带你出去了”
    “我不管,我不管,你之前明明答应我了。”娇蛮惯了的薛琼枝立马熟练地耍赖起来。
    “下次如何,下次我一定带你出g0ng玩个够。”顾南征向来受不住她的撒娇。“再说太后娘娘肯定不会允许你去的。”
    “呜呜,你讨厌,说话不算话,我再也不要理你!”看着油盐不进的顾南征只能使出最后一招,一转身开始“嚎啕大哭”。
    “枝儿,别哭了,我下次一定带你出去!”明明知道她很有可能在假装哭泣但还是忍不住安慰起来。
    “哼,      你每次都是说下次!”薛琼枝掐着大腿挤出了几滴眼泪,眨巴着通红的眼睛看着顾南征。
    “行行行,我带你出去还不行吗!”看到眼眶真的变红,顾南征手足无措地拿袖子替她擦g眼泪妥协。“别哭了,我来想办法还不成吗。”
    “嘿嘿,我就知道你最好了。”闻言立马破涕为笑。拉着他的袖子蹦跶起来。
    “唉,就你是个机灵鬼!”知道自己被骗了但是还是没有办法。
    “说好了!我会好好准备的。”薛琼枝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开心地笑弯了眼睛。
    不久便到了庙会当日。
    为了这次庙会薛琼枝特意找了件素净的普通衣物和木槿早早就到g0ng门等着了。
    “顾南征!你看我。。。”兴奋的薛琼枝踏上马车看见他旁边坐着一位不曾见过的nv子。
    “枝儿,这位是我老师家里的大小姐蒋云溪。”薛琼枝介绍了一下“蒋小姐,这位是琼枝公主。”
    “原来是琼枝公主,小nv给您请安了。”蒋云溪柔柔地说道。
    “免礼,今日在g0ng外不必拘礼。”薛琼枝看着两人坐在一起心里有些许郁闷。
    “枝儿,我刚刚去老师家里正好听到蒋小姐也要去庙会,她没有兄长我便自作主张邀请她来了。”顾南征与她多年情谊自然看出她心里有些不好受。
    “公主,是不是云溪给您添麻烦了,云溪带了家丁一会云溪可以自己逛逛。”蒋云溪也看出了。
    “没事,本公主可不是小气的人,人多些还热闹,你也别叫我公主了,叫我琼枝就行。”薛琼枝努力让自己忽视心里的不喜。
    “好的,琼枝。”蒋云溪柔柔地笑着。
    “我说得没错吧,枝儿很好的,你们也许会成好朋友的。”顾南征笑着说道。
    “云溪此前只远远看过公主,只觉得公主容se过人,没想到x格这么好。”蒋云溪赞同道。
    看着蒋云溪弱不禁风的外貌,薛琼枝听过皇子们私下讨论都是喜欢柔弱听话的nv子,不像自己太过蛮横。
    看着他们俩之间的对话互动,薛琼枝早已没有出来玩的欣喜心底只有丝丝苦涩。
    终于到了,薛琼枝实在不喜欢这个狭小的空间,抢先扶着小厮下了马车,一转头看见顾南征扶着蒋云溪下马车,心里越发气鼓鼓起来。
    “木槿我们走去。”薛琼枝拉着木槿就走到人最多的一个摊子前,没想到居然是在猜谜底,薛琼枝最不擅长这些转身就想走,这时顾南征蒋云溪两人却跟了上来。
    “琼枝,你也喜欢猜灯谜吗。”蒋云溪开心地问道。
    “还好,平时只是随意猜猜。”薛琼枝不好意思说实话。
    “看不出来枝儿还有这个ai好。”顾南征也提起兴趣随手ch0u出一条上面写着“柴门闻犬吠(打一字)”
    “这么简单吗,不就是润字吗。”蒋云溪笑着说道。
    “姑娘好才学!”三人一出现就x1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毕竟俊男靓nv的组合,尤其是明yan动人的薛琼枝即使身着普通的衣物也x1引着他人的目光。
    “老板说笑了,想必琼枝姐姐肯定更厉害。”蒋云溪看着身旁的薛琼枝说道。
    “我。。。”薛琼枝刚想拒绝。
    “这位姑娘容颜动人想必也是有好才学的。”周围人都开始起哄道。“对啊!姑娘来一个。”
    薛琼枝第一次遇到这种情景红着脸不知该如何。
    “枝儿我来给你挑一个。”顾南征又ch0u了一条递给了她。
    伯牙望知音,琴声意绵绵。(打一成语)
    “这个。我。。。”薛琼枝那知道,手纂着纸条微微出汗,感觉周围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的身上。
    “一见钟情。”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自己耳旁响起。
    “一见钟情。”si马当活马医地喊出。
    “姑娘果真才貌双绝!”老板鼓起掌来。
    “琼枝姐姐真厉害。”蒋云溪夸道。
    “枝儿没想到你还会这个。”顾南征也赞道。
    被夸的薛琼枝强装镇定地说“都说了本公。。我才貌双绝”看着其他人又陷入猜谜游戏。
    薛琼枝笑着看着身旁带着狐狸面具的少年“谢谢你。”
    本就生得明yan的五官在烛光下显得越发动人,月牙般的眼睛里盛着细碎的光芒,看得人心神一动。薛琼枝塞了一片金叶子到少年的手里。
    感受到手里触到一片柔软后多出了一样东西,思索了一下转身便走。
    “我想去其他的地方逛逛。”薛琼枝说完看着傅怀瑾两人沉浸在游戏里亲密的模样,刚刚心酸的感觉又涌上心头。
    便带着木槿走开。
    第一次出g0ng看什么都新鲜,两人定在糖人摊前一人捏了一个喜滋滋地吃了起来。
    走着走着发现有一些不怀好意的目光飘来,这时身旁出现了一个兔子面具。
    顺着修长的手向上看“是你啊,小狐狸。”
    薛琼枝接过面具带起来“谢谢了。”
    “你一个nv孩走动在庙会不安全。”清冷的声音从面具下传来。
    “我不是带了人嘛。”薛琼枝天生对清冷不好惹的人有些怂。
    “既是如此,我送你到刚刚那位公子那里。”傅怀瑾看着低着头别扭的她说道。
    “我不要,我一人逛逛就行。他有美人再怀怎会管我。”薛琼枝抱怨道。“你一个人吗,不如我们一起啊。”
    傅怀瑾没有出声却默默跟上。
    “我叫薛琼枝,你呢。”薛琼枝在热闹的环境里闲不住。
    看着他没有回答的意向自问自答“那我还是叫你小狐狸吧。”
    “公。。小姐,我看那里有放花灯的!”木槿失言但兴奋的薛琼枝没有察觉,傅怀瑾也好似没有察觉一般
    有话说:写了很多但总觉得不太满意包括这个,还要改改,说不定明天就不一样了!
    他本来是不会出现在这种场合,今日和四皇子聊过后,无事路过这里时被人群x1引,他向来一个人在这样的日子里也是,只是不知为什么今日双腿不受控制走向猜谜的小摊。看到身旁的姑娘脸颊微红,眼里亮晶晶地看着同行的男子顾南征,他曾和四皇子进过一次g0ng,看过那个容se倾城的琼枝公主,尤其看到过她和四皇子耍赖要新奇玩具时,眼里的流光溢彩让人忍不住想收藏起来,看来小公主偷偷跑出来了。
    傅怀瑾向来是不会管这种闲事的,只是看着她璀璨的双眸里快蒙上一层水雾,心底仿佛被什么柔软的东西一触便悄悄告诉她了。
    没想到居然得到了一片金叶子果然是小公主的手笔。
    只是看着周围人尤其是男人的目光盯着她过于惹眼的容貌,不知为何心里有些不爽便再去摊子上买了一个面具,在许多品种中毫不犹豫地拿起了兔子面具,想起这和她那日讨要玩具的神情极像。
    “小狐狸,你不写花灯吗?”薛琼枝发现她和木槿写好了之后傅怀瑾还一动不动地站着。
    “我的愿望不需要别人来帮我实现。”傅怀瑾看着水面上荡着的无数的花灯。
    “这你就不懂了吧,放花灯更需要的是一种祝福。”薛琼枝表现出自己很懂得样子“算了算了,木槿我们来放吧!”
    写好之后本想一手提着裙子一手捧着花灯下台阶,“我来帮你拿灯吧。”傅怀瑾接过花灯走在前头。
    “谢谢你啊,你真是个好人。”薛琼枝开心地走下去了。
    闻此言傅怀瑾挑了挑眉真是新鲜,会有人这么夸他。
    “小姐,您许了什么愿望啊?”木槿看着薛琼枝一脸的期待。
    傅怀瑾也微微侧目看着她。
    “当然不能说了,说了就不灵了!”薛琼枝想到其他g0ngnv偷偷说的话。
    “不说也知道,定是和小将军姻缘一线牵吧!”木槿打趣她。
    “胡说。”虽是反驳,但是她脸上却染上一抹腮红,显得面容愈发娇俏可人,她的愿望可不是这个。
    “走吧,我们该上去了。”突然傅怀瑾出声。
    “是啊,小姐时候不早了。”木槿也劝道。
    薛琼枝看着河面已经找不到自己的花灯了,就和他们一起上去了。
    一上来就看见一脸焦急寻人的顾南征“阿枝,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就离开,你知道这多吓人吗!”
    本来因为任x离开的薛琼枝心里涌起一些愧疚“对不起嘛,谁叫你总是和那个蒋小姐呆在一起都不喝我玩。”
    “再说了有人陪我玩。”说完,她想找一直陪着自己的狐狸面具的男子,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人怎么不见了?”
    “算了,你能平安就行,下次可不要再这么耍小孩子脾气了。”顾南征并不在意那个人是谁。
    “对了,蒋小姐呢?怎么没有看见她?”薛琼枝张望了一下。
    “我让人送她回家了。”顾南征也清楚她心里有些不开心“怎么能让我的小公主不开心呢。”
    “哼,我才没有那么小气。”这般说着,脸上却是笑开了花。
    又玩了一会之后,顾南征才把依依不舍的她送回g0ng里。HàīΤànɡSнūщū。℃Ο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