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愿为裙下臣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堵住
    傅怀瑾不舍拔出,感受阵阵余韵,还未尽兴,看到她困极的小脸便顺着姿势躺下让薛琼枝趴在他的身上。身娇t软的薛琼枝早已透支了t力,此时竟温顺地趴着。
    “睡吧。”傅怀瑾一脸魇足地安抚着薛琼枝,轻轻抚着薛琼枝的纤背。
    薛琼枝迷迷糊糊地想睡觉娇气道“太涨了,拿出来!”被s了大量的jingye堵在了子g0ng里,涨的慌,想把东西挤出来。一挤一夹间又弄y了。
    傅怀瑾抚上变鼓了些的小腹,眼底幽暗,好似这里有了孩子一般,暗哑着声音说“不想睡的话那就再来一次。”
    闻此言,薛琼枝立马哼哼唧唧地入睡了,心中闪过一丝怪异,感觉今天格外地狠,好像在惩罚人一样。
    清晨,因为庆宴的关系不必早朝。
    安睡了一夜的薛琼枝,悠悠转醒宿醉之后的头疼加上纵yu的后果就是连抬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发现下身含着一个慢慢变粗y烫的roubang,正在有生命力地搏动着。
    看着傅怀瑾清醒的眼里满是笑意,薛琼枝忍不住打了他一拳“你太过放肆,给本g0ng滚下去!”
    看着虚张声势的薛琼枝,傅怀瑾轻笑一声“公主,臣y了。”说完便抱着她侧过身子,手顺势捏起y到发涨的rt0u,抬起一边的腿就着昨晚残留的yet冲刺起来。
    “你混蛋!”本就红肿的xr0u遭到强力地碾过让声音染上哭腔,突如其来的巨物让花x狠狠缩起。
    “枝枝落泪真让夫君心生怜惜”轻柔地t1an掉了眼角地泪珠,动作却越发凶狠,碾过一个凸起地小软r0u时感受她激动地颤抖,心下明了,调整姿势狠命撞着那一点,甚至guit0u前端的铃口也hanzhu软r0u。
    “啊。。啊。”经过一晚上摧残的薛琼枝本就敏感至极,连呼x1都被撞得支离破碎。很快便攀上高峰,抖抖索索地泄了,sh润地xia0x里喷出一gu水直接淋上guit0u。
    想到从昨晚开始被变着法子“欺压”到现在的薛琼枝心里感到委屈小声地呜咽起来。
    被烫到的傅怀瑾想到薛琼枝才经人事,昨晚又闹得狠了,便不再忍耐。
    “真是个娇娃娃。”看着哭得全身都开始ch0u搐的薛琼枝笑道。因哭泣引起xr0u更加绞紧巨龙,于是腰身用力,百来下狠入又是一gujingye冲刷xia0x,烫得她双目失神又是一阵痉挛。
    稍稍满足的傅怀瑾“送热水进来。”
    门外的丫鬟听到低沉暗哑的男生不禁脸红,想到刚刚公主低低柔媚的求饶声,越发羞涩。
    亲手打理梳洗好薛琼枝之后,哄她入睡之后便去了书房。吩咐木槿要让公主按时用膳。
    薛琼枝被折腾了许久,直到午膳时间才迷迷瞪瞪地醒来。
    “公主,该用膳。奴婢扶您起来。”木槿递上一方g净的手帕。
    “我睡了这么久。”薛琼枝从昨晚开始就没怎么进食此刻早就饿得前x贴后背了,伸手让木槿服侍穿衣,看到手臂上密密的青紫痕迹,就想起晚上的事。
    “公主奴婢看驸马爷ai极了公主,昨日回来时都没有让旁人碰过一下,太后娘娘说得对,是金童玉nv。”木槿有些不好意思地帮薛琼枝穿着衣服。
    “不许再提此事。”她脑子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
    “是,公主。”木槿觉得公主可能害羞了。
    用完膳后,薛琼枝坐在靠窗的软榻上发呆,想到傅怀瑾,其实自己虽然之前未经男nv之事,但是心中却不太在意,毕竟国家风气开放,有许多公主都成府也有养面首的风气。
    薛琼枝经过顾南征一事之后只想出g0ng成立府邸若是遇到合心意的便接进府里,可是太后觉得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加上皇帝总在太后面前夸赞新科状元细细一打听原来是个孤儿,想到不必受婆家脸se,太后心里便有了对策。特意让皇帝宣傅怀瑾进g0ng和太后一起用膳,心里更是满意。
    这件事有些cha曲,皇帝心里自然是属意傅怀瑾的,有治国之才还是寒门出身,十分适合做驸马。只是他想的是做自己亲生公主的驸马而不是薛琼枝的驸马,听到太后的提议之后。私下召见傅怀瑾,傅怀瑾神se淡淡作辑“谢陛下厚ai,臣听闻琼枝公主金枝玉叶有倾国倾城之姿,臣不能免俗。”
    本来皇帝只是想走个形式心里还是想让他娶自己的公主,但是看到傅怀瑾也避免不了好se的劣根x,心里觉得不是良配不想委屈自己的公主,便清了清嗓子“琼枝虽是极美但x格不如五公主温柔淑良,也罢既是如此,ai卿可要好好珍惜朕的琼枝。”
    太后心里自然清楚皇帝的想法但是并没有把这些弯弯曲曲的小事告诉薛琼枝,她只愿薛琼枝一直可以无忧无虑。HàīΤànɡSнūщū。℃Ο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