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老公,艹我(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分卷阅读1
    老公,艹我(H) 作者:白露横江

    分卷阅读1

    老公,艹我(有生子,高甜,1v1)

    作者:白露横江

    简介

    有担当细心行为粗鲁攻x娘炮嘴上不饶人爱撒娇受

    注意,受对着攻很软很爱撒娇,对外虽然表面人畜无害,但是个利刀子,表达信任的方式是在他身边不带脑子。攻一生气就怂。

    有副cp出没,姿势解锁,生子有产乳有,爱爱爱做做做甜甜甜。

    【一】被老公插穴,舔穴,给老公咬

    周墨回宿舍看到李婴宁时,怀疑是自己看错了课表。

    “嘤嘤,今天不是有江遇然的课吗,你竟然没有去占空?怎么,终于明白过来,不再执着于江才子了?”周墨走到李婴宁床边,因为李婴宁睡上铺,还是背对着里头的,所以他只能伸手扯了扯他的睡衣。

    李婴宁动了一下,有气无力道:“别说了,我胃又疼了。我早上的课都没上,让明哥去给我答到了。”

    “你这胃怎么每个月都疼一次啊,跟生理期一样。”周墨踩上梯子,探头往里看,“要不要我给你倒杯水……你吃药了吗?”

    李婴宁应了一声,有气无力的。

    周墨没法,只好去给他倒了一杯水,他的壶保温效果差,昨晚打的今天就不烫了,现在给李婴宁喝也算适合。

    周墨拍了拍李婴宁的床铺,“拿着喝点,你这样下午的课也上不了了,干脆请个假吧,发条消息给王书野。”

    李婴宁摇头,“给他发还得给张峰发,下次去上课就有把柄给他了。”

    张峰是他们管理学的老师,中年大叔,上课总爱拿两性关系来举例子。有一次提到了同性恋,彻底暴露了自己直男癌的事情,被不服气的李婴宁冷嘲热讽,当场打了他的脸,从此两人就有了梁子。

    李婴宁在他们学院也是出了名的人,张峰在上课的时候说些不好听的话,没存几分故意是骗人的,偏偏李婴宁也不是让自己受委屈的人,刀子是一把把的往外丢,也算是又出了一次名。

    周墨同样发愁,“你就让他说去吧,等期末的时候还得让他给你分,他让你挂科怎么办?”

    李婴宁想到张峰的样子,翻了个白眼。“阿墨,水全都是碱味。”

    李婴宁的学校出名点之一就是它的水,绝对受到黄河母亲的眷顾,浅色衣服绝对无法逃离魔爪,李婴宁不少白色的衣服洗了几次都有起淡淡的黄色了。原本李婴宁就喜欢自己仙气飘飘的样子,白色衬衫牛仔裤,干净清爽还斯文,结果白色不能穿了,他只能忍痛换了其他路线。就算水烧开了也没用,上面飘碱底下一层碱更多。

    李婴宁觉得自己最近脸色差了这么多,十有八九就是这水害的,水根本不养人啊。想到这点,李婴宁就更加唉声叹气起来。“阿墨,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周墨装模作样地看了几眼。

    李婴宁紧张道:“怎么,真的丑了?”

    “嘤嘤,你危险了。”周墨指了指自己的额头,“你这里冒了个痘。”

    李婴宁噌的一下坐起来,找到自己的镜子左看右看,在发现自己的额头真的冒了个红肿的痘痘时,彻底崩溃了。“完了完了,我就说这里的水不养人,我以前这个时候从来没冒过痘的!”最后一句是小声嘀咕的,周墨没听清。

    周墨笑得不行,他一只手还拿着水杯,撑在梯子上抓不稳,赶紧先跳到地上。“放心,你还是最漂亮的,而且你这个不是在额头上吗,出去一挡不就行了。”

    “说的倒好,有一就有二,下次要是给我起在脸上怎么办?”李婴宁拍了一下被子,但是他肚子还疼得很,腰一扭就难受,只能哎哎的重新躺回去。

    周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得连声音都变了,赶紧扶着旁边的床站好,“嘤嘤,你下次就起在人中那里,肯定特别好玩!”

    “周墨!”李婴宁脑袋探出床,阴测测地盯着周墨。

    周墨知道李婴宁这是真急了,赶紧举手求饶。“我错了我错了,嘤嘤是最完美的,院花绝对名不虚传!我们还等着嘤嘤领着江才子回娘家呢。”

    李婴宁被周墨说的场景逗得笑起来,“我还不知道你们,就想着宰男神一顿。”

    李婴宁长得好看,脸精致漂亮,比女孩子还了解护肤化妆这类东西,衣品也好,当初就有人说他是不是gay,李婴宁也没有否认,这件事就心照不宣了。后来他追求江遇然,就有不少人拿他开玩笑,这个院花也是其中之一。李婴宁一向不理其他人怎么说,得到这个头衔还抱怨说怎么不是校花。

    周墨摇摇头,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电脑,他的桌子和李婴宁的床是正对面的,李婴宁面朝着外面就能看到他。“阿墨,我今天没去上课,你说男神会不会发现?”

    周墨等着电脑开机,漫不经心地点头,“会的会的,你都跟着他上了一个多月课了,他肯定记得你。”

    “我之前告诉他我的名字了,也不知道他记住了没有。”李婴宁看着天花板喃喃道:“不过那时候是在上课的时候说的,他可能都没听清楚。”

    “哥,我真服你了,上三疯的课你都敢出小差,没被他逮着啊?”三疯是指他们学院的三个老师,其中一个就有张峰。这三疯是出了名的上课眼镜毒还很事妈。

    李婴宁漫不经心地听着。他去上三疯的课本来就是另有目的,否则他一个绝对文科生怎么可能跑去听金融系的课,连自己的高数都没搞定呢还把精力分在另一个变态科目上。要说开小差那他整堂课都在开,整堂课都在想其他的事情。

    李婴宁别看身板小,但是呛起人来绝对厉害,小脸上天天挂着笑,被别人说是gay,是娘炮都没在意过。上个学期追着他们学校有名的江才子跑。之前他们的课比较多,这学期空了一点后就去和人家一起上课,每天都风风火火,唯一发蔫大概就是这时候。

    在床上躺了半天,下午李婴宁还是坚持起来了。不止是因为有张峰的课,还因为第二节选修课,他选了和江遇然一样的佛教文化。

    因为身体不舒服,李婴宁在上管理学时昏昏欲睡,就连张峰刻意点他的名他都没有什么力气去回嘴。终于熬完两节课,看他还要赶到西校去,宿舍其他人就劝他不要过去了。

    “嘤嘤,你现在脸色这么难看,你也不想江才子看到你不完美的一面吧?”

    “没事,我已经吃了药,过一会就好了。”李婴宁晃了晃手上的止疼药,还是坐上了校内公交车,往西校赶去。他不舒服,但也不能在外面捂着肚子,只能低着头休息,到了西校还是被司机叫醒的。

    李婴宁到的时候,惊喜地发现江遇然身旁的位置还空着。江遇然坐在右排。,而且今天他没有坐在前面,而是在偏后一点的位置,所以李婴宁偷

    分卷阅读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