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沌八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我是你们的噩梦
    “噗通”莫忘看着被自己以气刃一掌砍倒在地的人腰般的大树,心中一阵惊喜,想起早上还难入登天的武技,如今却被自己运用自如,不禁心中赞叹《归心诀》的厉害.......
    将心中的一些念头迅速压下,莫忘也是伸了一个懒腰,直挺挺的倒在上,随即眼睛逐渐的闭上,胸膛处的绿草纹身,也是再度的散发出淡淡的光泽。这段时间,莫忘对这神农殿也是有了一些了解,他所进入的那种巨大空间,应该算是一个精神空间,他的身体并不能进入其中,但在其中所学到的一切东西,却依然是能够一般无二的反馈回现实中。
    黑夜中,清脆的啪啪之声,响个不停,稍息片刻的莫忘再次练起了武技,直到天色微微有些亮光,莫忘才停止下来,经过一夜的修炼,对于以气化刃,莫忘虽然不敢说是登峰造极,但也算得上是登堂入室,有时状态好时,经常能够将巨石劈断,看其断痕就如同刀切般平整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中,莫忘如入魔般废寝忘食的修炼,白天修炼以气化刃的武技,夜晚便躲在后山修炼从石壁上记下的《归心诀》......不禁惹得杨将等人的一阵倾佩。而在莫忘修炼的这几日中,光头勇,杨将他们更是节节入胜,已将君临发展到新城区,发展之快犹如星火燎原。
    眨眼间,一周的时间,便是这般在安静与充实中,悄然而过。
    一周中,莫忘曾多次寻找机会想将《归心诀》传授于光头勇等人,奈何人心不古,莫忘对于光头勇可谓是信任至极,但剩余几人,莫忘无法做到如对待光头勇般。
    然而,当这种压制持续到第八天时,莫忘终于是无法再忍耐下去,因为光头勇,受伤了......
    当正在练功的莫忘听到叶月那焦急的声音时,他的脑袋几乎是当场嗡鸣了起来,然后急忙飞奔回家,闯进房间,正看见光头勇躺在上,面色苍白如纸,衣衫下,有着点点血迹渗透而出。
    “怎么回事?”支走叶月后,莫忘冷冷的盯着杨将道。
    而杨将深知莫忘与光头勇的感情非常人能比,在其冰冷的眼光下杨将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低头轻声道“是新城区内万英堂的堂主谢南彦,我们低估他了,他跟前有一个生门后期武者,修为远在我们之上,那日.......”
    原来那日光头勇几人去挑战万英堂时,杨将与同是休门武者的谢南彦比武,谁知在谢南彦即将败落之时,万英堂出现一个身着阿玛尼西服,络腮胡,大背头,小眼睛的青年男子打伤了杨将,光头勇为救杨将更落得重伤。
    听完杨将的话后,莫忘看向躺在床上昏睡的光头勇,眼睛中,是那冷冷的,如同北冰洋上的寒风那样可以冻结一切的目光,不断抖动的喉咙中,竟发出野兽般嘶叫的声音,此时杨将才发现,自己熟悉的那个看似长不大的小莫,如今竟然变得充满杀气,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眼中的寒光,足以冻结整个世界,稚嫩的面孔上,虽然一如既往的带着笑容,只是那笑容,分明是将人置之死地而后快之后的得意笑容,这个人,自己好像不了解他。
    万英堂总部,谢南彦笑着对坐在自己身边的络腮胡男子说道“季先生,家里面把您派给我真是太英明了,今天那小子就算是开门武者,还不是依旧被您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说着轻轻摇了摇手中的红酒杯,杯中的红酒随着男子的摇动也轻轻翻腾着。季联海实在想不明白,主人怎么会派自己来照顾这么个顽固子弟,还学人家拉帮结派,一想起早上他那副胆小如鼠的模样,心里不禁一阵鄙视,但面上还是谦虚笑道“五少爷,过奖了”
    距离墙壁那个红色警报器最近地一名男子。他在血泊中爬起。强忍着痛苦。恐惧地看着周围。没有现突然出现地袭击者。他颤抖着手指。缓缓按向警报器……就在此时。他地背后。忽然多了一人。口中冷冷地哼道:“自作聪明。”想按响警报器通知上头地男子听了。身体一震。他狂吼起来。拼尽最后地气力。急急扑出。想用手掌拍向警报器。
    可是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地整条手臂掉了下来。仅差一线。就能碰到那个警报器。
    仅差一线,却变成了不可逾越的鸿沟。
    时间不知不觉间,悄悄流逝。
    房间内,季联海和谢南彦仍然老神在在地喝着红酒,他们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地一切。
    久坐着的季联海放下酒杯,站起来,无意中踱到窗前,似乎想远眺一下风景,却发现总部门口一个看门都没有,不禁感到奇怪,警觉的对谢南彦说道“五少爷,好像不对,门口一个人都没有”。醉醺醺的谢南彦眯着眼打哈道“没事,放心吧,咱这里固若金汤,季先生来,咱继续喝,这酒啊。是我......”
    季联海越想越不对劲,瞪了自己这无能的五少爷一眼,便怒声喊道“阿全....阿全......你死哪去了?”
    “如果你找的阿全,是这只猪猡的话,估计他无法再为你们效劳了。”
    门外,传来一把冷冰冰的声音。
    接着,门板震碎,有个被打得不人形的男子,被人在门外扔了进来,重重摔在地面上,鲜血溅了一地。季联海看见,倒在面前的这个人,他的牙齿全部被打落,手脚如麻花般扭曲,浑身是血,死得奇惨无比,依稀在头和衣服这些方面,勉强能辨认出,他就是自己的得力手下李立全。
    李立全可是拥有休门中期的好手啊,现在却让人无声无息地打成了一滩烂泥,他的对手,到底是个什么恐怖怪物?而谢南彦此时也吓得酒醒了八分,惊恐的看向门外。
    谢南彦和季联海看得目光大寒,此时的门口,多了一个黑袍人。
    他的全身都被黑色的长袍遮盖,仅仅留下一双寒气逼人的深眸.......
    谢南彦失声的尖叫起来“你....你...你是谁?”
    “对你们来说,我就是你们的噩梦.......”
    (感谢大家的支持,,小和尚跪求阅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