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沌八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武者
    感谢(阿诺亚杰布斯罗佩兹)的评价,小和尚会继续努力 ,改进
    莫忘微闭的双眼猛然睁大。
    “勇叔,您推我到里屋好吗?我想睡会”莫忘向光头勇使了使眼色。
    光头勇阻挡了想要推莫忘进去的老乞丐,进里屋后说道“小莫,怎么了?”
    “勇叔,我想我会武功的事你早已知道,刚刚听你的话猛然间提醒了我,我之所以四肢均不能动,是我即将突破伤门后期导致内力集中于伤穴,无法使内力流通,所以.....”
    “你说什么? 你是伤门高手?”光头勇惊叫起来。现代练武的人虽然很多,但有点真才实料的人其实廖若晨星。
    “那日,我们打斗时我早已发觉勇叔也并非普通人,想必勇叔是开门后期的武者吧。”莫忘问道
    “我是早些年在外闯荡时,一个拳场的拳手教我的,嘿嘿,我现在都21了还只是开门武者,跟你一比我.....我....”光头勇尴尬的挠挠头。
    “勇叔,你想变强吗?就跟那些九州武王一样”莫忘忽然紧盯着光头勇淡淡的说道。光头用一想到当然这个只有13岁的孩子痛打自己和兄弟们时,不禁大夏天打了个冷战随即想下了必死的决心似的“想”
    第二天一大早光头勇就以看学校为借口推着莫忘去了后山树林,老乞丐也因为有了光头勇的帮助已经不再要饭而是开起了一家小型的废品站而在家忙碌并未跟去。
    “小莫。你要的中药都在这里了,还有药锅和银针”昨天一下午光头勇拿着莫忘说给他的药房抓药,虽说迦南香,安息香,远志,北沙参,南沙参,千斤拔,珍珠粉。自己也就认识珍珠,并且为买这些东西还花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但是自己没有心疼 反而觉得很值得。
    “勇叔你现在先用小火炖药,一个小时后改用大火并且加入珍珠粉”莫忘微微动了动嘴唇对光头勇说道,莫忘按照家中藏书阁中一本名叫《药王录》的记载打算以银针通气,再用中药解气划一,他在赌,赌自己会成功。书中记载,成着为神,败者为鬼,与其残废一生不如拼命一搏。
    此时,莫忘**着身子,光头勇正满头大汗的用银针找穴扎针,生怕自己的疏忽会导致莫忘受伤,光头勇在莫忘的指示下一步一步找穴下针,而光头勇每扎一针莫忘的疼痛就增加一倍。
    即使如此年仅14岁的莫忘只是咬紧牙关并未发出一丝**,此时的莫忘面色苍白,豆大的汗珠布满全身,额头青筋暴起如同一条条张牙舞爪的蛟龙,不一会莫忘身上的手太阴肺经,足阳明胃经,任脉,督脉,十四经脉都被扎上银针。
    莫忘咬紧牙关,一声不响,密密的汗珠,静静地淌过那双英挺的眉和坚毅的唇角,黑色的血液顺着银针滴在草丛上,青红色的草地此时显得异常惊悚。
    光头勇看到莫忘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依旧不吭不响,湿润这双眼劝其放弃。
    “勇叔,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心疼我,但...我不想做一辈子的废人”说到废人二字时,莫忘特意把其加重
    无奈,光头勇只得拔出银针拿出熬好的药浆涂抹在莫忘的每一寸肌肤。药浆涂在身上有丝丝的凉意让莫忘不禁感到一阵舒畅,不一会便紧闭双眼进入了梦想,光头勇听到莫忘微微的鼾声,苦笑的摇了摇头轻轻为其包上纱布便推着轮椅向家里驶去。
    夜晚,躺在床上酣睡的老乞丐刚梦见自己的养子莫忘恢复了身体能够下地行走时,一阵凄厉的惨叫把其惊醒,老乞丐醒后第一反应就是莫忘出事了。
    果不其然此时的莫忘身上的纱布已经崩裂露出赤红的肌肤,双眸通红,正叫喊着在床上打滚,老乞丐手舞足蹈的想要摁住乱滚的莫忘,谁知被一阵莫名的气体弹开撞向墙壁昏了过去,之后一声巨响莫忘身上散发出一团白气,那白气忽然分散成五团形成五条张牙舞爪的气龙,分别注入莫忘的头和四肢,而莫忘也停止喊叫一扭头昏了过去。
    旭日披着烈烈的酒气上升,将一种无限的醉意朝田野辽阔的天空酣畅地播散开, 仿佛月亮正在那道亮光之前撤退。亮光愈来愈呈现出粉红色,愈来愈明亮了。露湿的、获得了一夜休息的、世界苏醒过来了。
    当莫忘睁开疲惫的双眼时,光头勇笑着说“醒了.....醒了....可算醒了”。
    “勇叔.....”“你快躺下,你身子虚得多休息”光头勇在阻止莫忘起床时猛然发现。
    “小莫....你.....你..”
    “怎么了?勇叔”莫忘虚弱的看向光头勇
    “你能动了”光头勇猛的大声道“看来昨天的药真的很管用”
    莫忘只是虚弱的微微一笑,心中却是无比兴奋,看来家里藏书阁里那本《药王录》真是不可多得的奇宝,等身体完全恢复后得去王家一趟.....
    而老乞丐在看到养子身体能动时并没有像光头勇那般兴奋,只是一个劲的重复着“好......好......好”而双眸之中却泛起了泪花。
    一个月后,王家古堡。
    “六娘,找到他了吗?”一个**的微胖男子抚摸着一身穿薄纱将身子若隐若现的女子说道。
    “派出去的探子无一生还,看来这小子又进步了不少”被微胖男子称之为六娘的女子嗲声道。
    “不除掉这小子我心不甘啊,那老不死的眼里只有那小不死的,我可是他的长子啊,他竟然传位给一个14 5岁的毛头小子,我王章岂会留他” 王章忽然怒道
    “亲爱的,杀那小子交给流沙去做就行了,不值得为一个毛头小子生气”。六娘妩媚的用手指轻点王章的胸膛,那勾人的目光惹得王章一阵怒喘,随即猛然把六娘压在身下“你个小骚货”。
    而屋顶一道黑影飞速闪过.....
    (,雄起啊,伙计们,你们的支持将是莫忘崛起的动力)